《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1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刚应该是早就清楚张小曼底细,并不诧异,把轮中华连同打火机一齐扔给了赵凤声,说道:“给你弄了件苏烟,在后备箱,一会洗完澡了记得搬回去,别忘了。”
  副驾驶的张小曼质问道:“你不是说去游泳吗?怎么改成洗澡了?”
  大刚嘿嘿一笑,大大咧咧道:“都是搓泥,有啥不一样的?只不过一个穿裤衩,一个不穿裤衩,都一样,都一样。”
  张小曼轻蹙眉头,没有说话,像是默认了大刚的解释,视线望向窗外,飘忽不定。
  坐在后面吞云吐雾的赵凤声心里嘟囔一句:狗男女。
  车子很快驶到了本市最大的风流场所,外面的装修堪称金碧辉煌。

  由于正是午睡时间,门口只是停放着稀稀拉拉的车辆。
  太阳岛艳名远扬,但价格着实不菲,随便来一套大保健都得几千块,让很多工薪色狼路过的时候只能垂涎观望。
  赵凤声率先走进大厅,负责接待客人的小哥没有因为他衣着简陋就摆出脸色,反而殷勤备至,彰显企业龙头的大家风范。搞服务行业的都讲究个眼力价,服务员在他们开进停车场时就早早摸清路数,能开几十万豪车前来消费的人,肯定不是寻常角色。
  换好拖鞋,拿上浴巾和手牌,赵凤声见到大刚和张小曼在门口唧唧歪歪,也明白那娘们不是什么容易拿下的主儿,才一见面就想抱得美人归有些不太现实,估计大刚那家伙得费点口舌,于是招呼一声,自己先进了浴池。
  赵凤声看了看手牌上的数字,来到了存放衣柜的地方。
  旁边几个描龙画虎的青年像是刚洗完,正坐在旁边抽烟,欢声笑语不断,正在描述着哪个妹子屁股大,哪个妹子技术好。

  赵凤声漫不经心扫了一眼,发现不认识,不过让他惊愕的是,中间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子,后背竟然文了个睁眼关公!
  关二爷侧身抚须,手提青龙偃月刀,丹凤眸子蕴含杀气,用朱砂点成猩红披风极为惹眼,威风的一塌糊涂。
  赵凤声以前要去当兵,没有文身。但身边的狐朋狗友几乎都是文身的发烧友,仅就大刚而言,身上的文身就不下十几处,所以他对这门传统文化还是略知一二。
  文身最大的忌讳不是五爪龙,也不是法力无边的佛祖菩萨,而是忠义无双的关二爷。
  关公历来就有镇邪驱灾的说法,但不是谁都可以文的,讲究一个“扛”或者“背”。有的人扛不住,那就是适得其反,保不了你不说,反而多灾多难。况且关二爷只能放在前胸,最忌讳纹在后背或者其他地方。
  眼前的白皙青年不仅文在了后背,还是睁眼的,而且四肢健全活到二十多岁,让赵凤声暗赞一声:这犊子命真硬。
  文着关二爷的小白脸似乎察觉到了赵凤声对他的注视,扭过头,发现只是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狠声道:“看个几巴!”
  赵凤声被他一句话逗乐了,捂着肚子笑道:“就是在看几巴。”
  小白脸噌地一下站起身,指着赵凤声鼻尖骂道:“你再说一句试试。”
  三个同行伙伴也将赵凤声团团围住。

  打架?
  赵凤声从来没怕过。
  没上小学那会儿,赵凤声就开始和老街中的孩子打来打去,到了大点就和附近学校的痞子过招,当兵复员回来甚至在整个市里厮杀,可以说是专注打架二十年,绝对堪称经验丰富。眼前这帮不入流的痞子,实在是提不起他的兴趣。
  赵凤声脱掉上衣,四个本来气势汹汹的家伙瞬间一愣。

  因为他们除了看到中年大叔身上古铜肤色和健硕的胸肌腹肌,最触目惊心的是胳膊上和腹部的刀伤。有的伤口颜色浅而长,是砍的,有的颜色深而短,是捅的,这身伤痕的凶悍味道,绝对不是文几只猫猫狗狗就能比拟。
  不打了?赵凤声见对面四人愣在原地不再叫骂,也懒得和他们计较,转身向浴池走去。
  四个痞子看到他不算壮硕的后背,猛然浮现出惊恐神色,齐齐倒退一步!
  中年大叔后背伤痕纵横交错,比起身前密集了数倍,最令人震撼的是,后背上中下左右五个方位,竟然都有一处颜色深邃的圆形伤口,伤口从外面到中间不断凹陷,像是有了一段时间,形成层层褶皱。
  枪伤!
  也就是李爷爷所说的五星冲日!
  即便四人没亲眼见过枪伤是什么样子,也从香港警匪片里看过不少次,这种致命伤,绝对不是能拿管剌就能捅出来的效果。总而言之,眼前这个中年大叔,不是部队里经过枪火洗礼出来的兵王,就是杀人如麻的悍匪,两种人,他们都惹不起。
  四人互相对视一眼,胡乱披上衣服,仓皇逃出浴室,那种玩命的步伐,像是浴池里面镇压着一位千年老妖在里面。
  其中打头的小子运气实在不好,慌不择路中,撞上了被女人拒绝鸳鸯浴憋了一肚子火的凶神恶煞。
  “你他妈找死呢!”张小曼借口开溜,大刚正心气不顺,一巴掌呼在了那小子的脸上,瞬间肿起一片。
  一米八五魁梧身形的刚子绝对符合大哥形象,再加上和里面那位凶人一前一后走进浴室,不难猜测出俩人是同伴,四人甚至屁都没敢放,一边求饶一边道歉,连滚带爬跑了出去。
  “妈的!”大刚朝地上吐了口浓痰。
  等四个寻花问柳的家伙走掉,整个浴室就剩赵凤声和大刚两人,显得有点冷清。
  大刚脱了衣服走向洗浴区,发现了泡在浴池里的清瘦背影,感觉有些孤独,有些苍凉,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陌生感觉。
  等走到近处,大刚呆滞在原地。
  五处枪伤就像是刀一样,狠狠剌在他的心头!
  缓缓坐在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兄弟身边,大刚擦了擦眼角湿润的泪水,轻轻触摸着五处触目惊心的枪伤,颤声问道:“生子……疼不?”
  老街四害当年没少跟人干架,从两三人间不经意的矛盾冲突,到上百人大规模定点群架,大刚几乎都参与过,对管剌、砍刀、板砖这些常见的冷兵器全部得心应手,甚至连打铁砂的土喷子都见过几次,但是这种耸人听闻的致命枪伤,他根本没有亲眼见过。
  指尖划过伤处那种粗糙摩擦,令大刚情凄意切之余又带有强烈心悸感。
  赵凤声双臂舒展,搭在大理石质地的浴池边上,抬头望着刻有唐代仕女图的津致天花板,平静道:“说实话,还真不疼,就像一辆推土机狠狠撞到身上,完后就是麻,烧得慌,跟拿烙铁拧在身上一样。最狠的两枪要不是我命大,加上打黑枪的大胡子好像喝了点,专往防弹衣上打,真就死在那鬼地方。”

  大刚钻入水池,紧挨在赵凤声旁边,双手捧起水,淋在凶悍的脸庞上,低声道:“昨天回家我上网查了查,终于知道了巴格达是啥鸟样,那他娘就不是人待的地方啊……天天有人砍脑袋录视频玩,一梭子撂倒十几个,真吓人!换成我,给十个亿都不去,就算有命拿,回来也没命花。”
  大刚仅从面相上看,绝对是个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的浑人,但能在本市竞争激烈的灰色地带中趟出一条富贵路,不是靠着四肢发达就能解释清楚。况且连眼高于顶的李爷爷都赞誉过他有点大智若愚的味道,可见这位猛男粗狂的外表下,还暗藏一颗八面玲珑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