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10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凤声听起爷爷的往事,表情悄然黯淡。

  李爷爷也发现他神色不对,赶忙岔开话题,神秘兮兮道:“我说你身负五星冲日,中了没?”
  赵凤声伸出手举过头顶:“我向老天爷保证,您要是早跟我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打死我都不去!”
  一老一少相视片刻后很默契地开怀大笑。
  赵凤声叹道:“以前没感觉到算命是正儿八经的东西,没想到您老算的那么准。”
  李爷爷对于他的怀疑态度像是颇有微词,脸色渐渐变沉,皱眉道:“华夏悠悠五千年,老祖宗留下了多少瑰宝传承下来?姜太公写下的《乾坤万年歌》,周文王姬昌所著《周易》,李淳风、袁天罡合著的《推背图》,再加上《左传》《国语》哪部不是盖世奇书?就你小子肚子里那点墨水,懂个屁!”
  赵凤声被呵斥后尴尬一笑,缩了缩脖子,虽然他当兵复员后看的书不少,但也仅限于“看书”,和老人通晓个中三味的“读书”,绝对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李爷爷挺讨厌他买回来的那些外国书籍,说先辈留下的经典传世佳作无数,自己国家的津髓都没领略其中含义,没必要崇洋媚外花钱看洋鬼子的著作,本来就不是一个祖宗,还能学到什么有用的玩意?所以每次买回来外国作者的书,赵凤声都偷偷摸摸的看,像是对男女之事懵懂初开的学生翻阅生理卫生课本,怕被老人家知晓后又是一顿臭骂。

  不过对于老人津准预言,赵凤声还是很好奇,问道:“李爷爷,您是咋看出来的?”
  喝下半杯白开水,李爷爷才娓娓解释道:“人曰命难知,命甚易知,知之何用?用之骨体,人命禀于天,则有表候于天。相学一道,每个年龄阶段看重的位置不同,你走那年我记得是二十五岁,适合看中正,当时你额头应明亮,但是却青灰或发暗,呈现不吉之色,再加上暗含五点幽玄,不难推断出你不久后有血光之灾。”
  赵凤声听得一知半解,毕竟他的学历不高,许多生僻字都需要查阅字典才能弄明白该怎么读,所以对艰涩的古文向来头疼,这也是他喜欢看外国书籍的一个主要原因,大白话嘛!

  赵凤声殷勤道:“那您再看看我还有没有血光之灾?最主要的是啥时候能娶上媳妇?让您老也好早日抱上大胖孙子。”
  李爷爷摇了摇头,故作神秘状:“不可说。”
  赵凤声指了指桌上的紫毫毛笔,意思很明显:“不能说,但是能写啊”。
  李爷爷不理他,闭上双目,眼不见心不烦。
  赵凤声无奈了。
  正当两人打哑谜时,赵凤声的诺基亚老人机响了起来,掏出电话,发现是大刚,“啥事?”
  “在哪呢?”
  “在李爷爷家,干啥?”
  大刚略带猥琐的声音说道:“太阳岛,去不去?”
  太阳岛是本市最大的洗浴中心,里面当然也有不摆上桌面的特殊服务,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当年没少在里面祸害大姑娘小媳妇。
  一听到昔日里的风流场所,赵凤声愤恨道:“老子都憋了半年了!”
  “十五分钟后,南头见!”
  收拾完李半仙家里的锅碗瓢盆,赵凤声来到了老街南头耐心等候,燥热的天气让他有些心烦意乱。还好,不到五分钟,大刚那辆挂着V587的丰田普拉多横冲直撞停在了路边。
  赵凤声本想坐在副驾驶位置,但隔着咖啡色的车膜察觉到有人坐在那里,也不介意,开门坐进了后排。
  “你好。”
  柔媚且诱惑的声音传来。
  赵凤声愣了愣,仔细看了看副驾驶上侧身回头的女人,波浪长发,Gucci墨镜,津致的俏脸,赵凤声对她不陌生,正是明珠小区里身材和姿容都堪称完美的金丝雀。

  “你好。”
  赵凤声下意识回礼,转眼间对大刚调侃道:“你他娘属鹰的?下手挺快啊。”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的本事。”前面开车的刚子得意一笑,布满横肉的脸上尽是猥琐神色。
  金丝雀听出了两个男人之间不太礼貌的对话,云淡风轻辩解道:“我们只是朋友。”
  “呵呵。”
  赵凤声身躯斜靠在舒适的后排座椅上,随意干笑一声当做应付。他对高价卖肉还想立贞洁牌坊的**没什么好感,这种女人往往仗着生了一副好相貌就想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如果碰到钻石王老五那就削尖了脑袋想嫁入豪门,太市侩,还不如洗浴中心里面妹子明码标价来的实在。

  赵凤声看了车里的装饰,说道:“你不是号称热爱祖国的大好青年吗?咋弄个鬼子车?”
  大刚拍了下方向盘,郁闷道:“别提了,有个玩意从我这贷了三十万,结果人跳楼了,现在又都抵制日货不好出手,害得我只能自己开。”
  赵凤声揉了揉鼻子道:“自作自受。”
  “我叫张小曼。”金丝雀从前排伸出白皙手掌。

  “赵凤声。”赵凤声面子上还过得去,坐起身和她握手寒暄。
  张小曼俏脸惊诧一下,瞅了瞅眼前又邋遢又寒酸的男人,不确定问道:“你是桃园街赵凤声?”
  蜷缩在后排真皮座椅中的家伙嗯了一声。
  张小曼轻启朱唇赞叹道:“我是一厂的老户,听说过无数次你的大名。”

  赵凤声呆滞了一下,本以为她是被人包养在明珠小区的小三,没想到是一厂的拆迁户,这么算下来,她住的应该是自己家的房子,不是被人豢养在豪宅里的金丝雀,致使赵凤声对张小曼的感官略微好了一点。
  赵凤声轻笑道:“是恶名吧?”
  国棉一厂和桃园街仅有一街之隔,从七十年代起就打来打去,都是狠人辈出的地方,谁也没有把谁真正打服。直到九十年代,赵凤声单枪匹马挑了一厂七少,才把对方的嚣张气焰按下一头,所以只要是上点年纪的老户,基本都听说过赵凤声当年是如何悍勇无双。
  张小曼身子又向后挪了挪,致使胸前呈现诱人的饱满弧度,激动说道:“我听张小光说的,他很敬佩你,说是和你不打不相识。”
  张小光,一厂七少老大,打架狠,为人仗义,当年也是混的风生水起,不过被赵凤声朝头上干了三刀之后就收敛起来,加上大拆迁后的频繁搬家,不怎么能听到一厂领军人物的动态,近些年有些销声匿迹。

  一厂的小姑娘们出名的好上手,许多十四五岁就早早被人破瓜,上中学时就被曝出好几个怀上风流种,名声奇差。这位张小曼没准和多少人滚过库单,所以赵凤声爱答不理的闭起了眼。
  张小曼像是看出了他的龌龊心思,解释道:“张小光是我亲哥哥。”
  “哦?”
  赵凤声这才饶有兴致重新打量起张小曼,瓜子脸,翘鼻梁,和张小光那张棺材脸不怎么像嘛!想到自己砍过一厂老大脑袋,大刚又马上要睡了他的亲妹妹,顿时心情大好,躺在那里一跃而起,兴奋道:“你哥现在怎么样?刚子,拿根烟!”
  “重伤害判了五年,还没出来。”张小曼表情黯淡答道。
  赵凤声点了点头,他们这类人脾气火爆,出手的速度远比脑子运转速度快上几拍,饶不了在局子里进进出出,混的出名的痞子基本都在里面待过。听到老仇人栽了进去,赵凤声也没有和大刚弹冠相庆,反而有点兔死狐悲的哀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