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9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栗子和这帮人也没什么杀父夺妻之仇,就是网上聊了对方一个小女朋友,并且没进行过下一步的亲密接触,不算什么大事。赵凤声听完结怨过程后,忽然想到了以前的荒唐岁月,傻笑了几下。
  十几人看道对面的援兵傻不拉几的戳在那里傻笑,都乐得直不起腰,这家伙除了岁数大点,哪像能拯救世界的大侠?其中一个发型像孔雀尾巴的小青年站出来,趾高气昂道:“大叔,你混哪的?”
  这些小孩年纪太小,就算报出字号估计他们也没听说过,赵凤声挠了挠头,顿时犯了难,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伤脑筋的问题,于是露出一个诚恳的笑脸:“我就混桃园街的,叫赵凤声,各位兄弟能否卖个面子?”
  领头青年根本不尿他这一壶,仗着人多,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指着赵凤声鼻子骂道:“什么赵凤声赵龙生的,压根没听说过。老东西,赶紧滚蛋!要不然连你一起打!”
  面对着青年的凌辱,赵凤声不愠不火,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事,给我个面子,就当敬老爱幼了。要不我摆个酒席,请各位好汉们搓一顿,怎么样?”

  领头青年呸了一口,咒骂道:“当小爷们都是要饭的?谁他妈稀罕喝你的酒了,就你这操行,也不回家照照镜子!”
  见他们侮辱心中的偶像,旁边的竹竿不干了,从书包里掏出半截板砖,咬牙道:“生子叔,咱和他们拼了!”
  赵凤声一把将他拉住,依旧笑脸灿烂:“我和你们老大挺熟,要不你给你们老大打个电话,就说赵凤声在这等他,你说怎么样?”
  领头青年半信半疑道:“真的?”

  赵凤声千真万确地点了点头。
  领头青年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毕恭毕敬道:“吉庆哥,我们堵了个人,他说认识你,你看该咋办。”
  赵凤声有点发懵,不是花脸是他们大哥吗?怎么变成吉庆哥了?难道花脸那小子管教无方被人篡位了?
  电话那头懒洋洋问道:“谁?”

  领头青年小心翼翼道:“他说他叫赵凤声。”
  电话那头迟疑了片刻,答道:“什么赵凤声,没听过,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出来混的,别跟个二逼似的听到什么名号都到我这问。”
  被老大骂过之后的领头青年气得不打一处来,面露狞色,指挥着手下把赵凤声团团围住。
  小竹竿见到人家真要动手,急忙缩在赵凤声身后,可惜他身材太出众,怎么躲都露出一大坨肉,成为显眼目标。

  正当小伙子们要动手时候,领头青年的电话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动静,隐约能听清楚有人在那边嘶吼:“我是吉庆的老大花脸,谁敢动我生哥,老子剁了他的手!”
  过了一阵赵凤声才弄明白,吉庆是这伙少年的老大,而花脸是吉庆的老大,绕的赵凤声都有些迷糊。。。还好花脸对于自己比较恭敬,也比较念旧,要不然时隔十几年后还得在老地方上演一次大规模战役。
  对于出言不逊的青春期叛逆小混混,赵凤声没有将其怎样,出来混的,大都讲个面子上过得去,只要不触及底线,一般不会撕破脸皮。况且小混混们比赵凤声小了十来岁,如果这点胸襟都没有的话,他也白白活了将近三十年。
  反倒是那帮小混混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说着有眼不识生哥之类的话,赵凤声对此也只是笑了笑,宽慰几句。最后走时,还说过几天请他们喝酒的场面话,小混混们听后感恩戴德,不断道谢,目送他们离去。
  将两个惹是生非的小家伙解救出来后,赵凤声来到了李爷爷家中。
  老爷子食不厌津脍不厌细,选材和做菜都让赵凤声头疼不已,还好他手艺不俗,一盘清蒸多宝鱼,一盘地三鲜,一盘炒菠菜,不到半个小时就烹饪得当,色香味俱全,这样搭配也适合老年人的清淡口味。

  见到类似半个孙子半个徒弟的赵凤声消失三年后归来,李爷爷心情也极为不错,开了一瓶九几年的剑南春权当接风洗尘,他知道赵凤声不太喜欢酱香型的茅台和口感丰富的五粮液,偏偏对淡雅清香的剑南春情有独钟。三个菜一瓶酒,不多,却饱含了一老一小体贴对方的真挚情谊。
  李爷爷老伴去世得早,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在省城当公务员,好像还是个当官的,女儿就在本市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负责照顾老父亲的衣食住行。
  赵凤声见到珍藏二十年的剑南春后双眼一亮,并不忙着贪图口舌之欲,先给李爷爷斟满,再给自己倒满,对于这些礼节他总是做到滴水不漏,这也是讨老街爷爷乃乃们欢心的一个主要原因。
  李爷爷岁数大了酒量渐退,喝了三杯后就将杯子翻成底朝天,意思是浅尝即止,不想再喝了。赵凤声也不勉强,老人吃口菜,他陪一杯酒,这也是两人之间多年形成的默契。

  “凤声,你多喝点,别管我。”
  李爷爷说话和吃饭一样,总是慢条斯理。这次语气里带着淡薄的欣喜,很显然赵凤声做的三样菜极合老人家的胃口。凤声这个称谓,也就是李半仙一人独享,桃园街的老人都嫌绕嘴,直接喊生子,而且大都不清楚Ju体“凤声”是哪两个字。
  赵凤声呵呵一笑,将白瓷酒盅里略微泛黄的液体一饮而尽,醇香的老酒即便游荡进了肚子里还是口齿余香,无愧苏东坡那句“三日开瓮香满域”。
  李爷爷上岁数后饭量也逐年减少,再加上刁钻的口味,没有几样菜肴能入他老人家的口,不过今天吃的不少,足足有多半碗米饭,也算时对赵凤声厨艺的认可。虽然老人家底雄厚,但每次吃饭都将碗里的米粒吃得一干二净,即便是不合口味也要强行咽下。这和贫富贵贱没有关系,经过四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人都会对粮食倍感珍惜,一碗平淡无奇的饭,在那个年代往往代表着的,是一条命。

  李爷爷吃完后将筷子放在青瓷碗上面,平平整整,打开旁边戏匣子,双手叠于小腹,有些浑浊的眼睛停留在赵凤声还算年轻的脸上,“凤声,外面有什么稀罕事?说一说。”
  面对老人看似寻常的聊天,赵凤声腰身悄悄直立一些,多半是尊敬,少半是感激,还有一小部分崇拜。他缓缓说道:“我三年来大部分是在中东待着,那边的局势很乱,和新闻里说的差不多。大胡子们不仅跟外面斗,还要窝里斗,每天里炮火连天,民不聊生,看情景还得持续不少年。非洲那边也不太平,地处四国交界博科圣地的黑鬼们动不动就屠村,百姓们也是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指不定睡下后就再也睁不开眼,见了阎王。还是咱国内安逸一些,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李爷爷点了点头,轻笑道:“上战场的感觉怎么样?”
  赵凤声苦笑道:“那边跟修罗地狱一样,天天都能碰上死人,刚到那的时候睡觉都睁着眼。也不怕您老笑话,有一次跟外国同僚吃饭时,对面的老外直接被掀了天灵盖,半颗脑袋直接砸到我的碗里,从那之后我啃了半个月的压缩饼干,一年没吃过肉。”
  “哈哈。”李半仙爽朗大笑,脸上的皱纹变得沟壑纵横,感慨道:“你爷爷当年就是刀枪弹雨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三大战役,抗美援朝,都是战斗在第一线,且不说每天里拎着脑袋风里来雨里去,吃喝也供应不上。别以为电影电视里演的吃树皮吃皮带都是假的,你爷爷当年跟我唠过,光他自己就啃了三棵树的树皮,皮带也没少吃。你们这代人算不错了,起码吃喝不愁,手里的家伙也和对方旗鼓相当,若是像你爷爷一样拿着三八大盖和飞机大炮玩命,你敢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