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7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也就是李爷爷所说的关公梦中不睁眼,睁眼便杀人?!
  直到现在,赵凤生也很难将眼前的老好人跟刽子手印象重叠在一起。
  赵凤生掏出印着丰汝翘臀外国女郎的打火机,帮王建设把烟点燃,好奇问道:“王叔,当初第一次杀人时,害怕不?”
  王建设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烟民,只不过实在是提不起津神,深深吸了一口,双目明亮了几分,感叹道:“咋能不害怕呢,第一次扣动扳机时手都直哆嗦,当时不懂里面的道道,血直接喷溅了一脸,害得我几天都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接连瘦了十几斤。现在的小姑娘不是都喜欢减肥吗?我正寻思着退休后是不是开个减肥店,把那些枪决罪犯后的照片往那一摆,啥大胖妞看完后都得给她整成柴火棍子。”

  赵凤声伸出大拇指赞道:“这招绝。”
  王建设带有笑意说道:“生子,要不咱爷俩一起干?”
  赵凤声略带惧意打个机灵:“我怕先把我先到大名府报道去。”
  大名是本市辖内的一个县,最出名的就是津神病院,赵凤声这么说,也是带了玩笑的成分在里面。
  赵凤声轻声道:“叔,我记得你最早不是给领导开车吗?好好的工作放着不干,咋稀里糊涂吃上这碗饭了?”
  王建设吐出浓郁的烟雾,平静道:“当初我娘患了癌症,想让她老人家换个好点的医疗条件,那时候枪毙人有补贴,搂一枪能换二百块钱。我寻思着反正都是该死的人,我不杀别人也得杀,就硬着头皮上了。”
  赵凤声望着对面高楼大厦里面的通明灯火,总是感觉和简陋寒酸的老街相差了一个时代,揉了揉额头,将这抹恍惚赶走:“那时候枪毙人打哪?有一枪没打死的没?”

  王建设答道:“除了有两个民族需要尊重传统需要打心脏之外,其余的都打脑袋,那时候用的是半自动步枪,用钳子把子丨弹丨前面的尖头剪掉,这样犯人能走得快一些,瞬间毙命,咱也能图个心安。记得临省有个同行说起过,当初有个人打了三枪没打死,到了炉子里还动弹,吓得他以后再也没干过这一行。”
  赵凤声撇了撇嘴,“这碗饭还真不好吃,女的在旁边不得吓出的好歹?”
  “女的?”王建设略带嘲讽意味看了看他:“以前把死人拉到火葬场,都是部队里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过来剥人皮,拿去给重度烧伤的人用。你可没见过那些小姑娘出手,真霸道!脖子一刀,手腕和脚腕各两刀,侧身一刀,整张人皮就剥下来了,看得我肝都直抽抽。原本还对一个长得不赖的小女兵有想法,哎,看完后,直接让我对女兵打心眼里发怵,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想到了万里之外那几个外国娘们的残酷手段,赵凤声很认同的缩了下脖子。
  赵凤声赶紧转移话题:“叔,碰上过啥邪乎事没?”
  王建设摇了摇头:“没。懂行的都说我们这类人百鬼不侵,万邪难入。”
  赵凤声点了点头,就像李爷爷昨晚所说,杀人多的煞气重,尤其是心怀浩然正道的煞气,最能驱鬼辟邪。他在李半仙那略微涉猎过一些星象学,四象中的西官白虎主杀伐,煞气最重,凡有此命格的人往往能镇压万鬼。
  赵凤声问道:“叔,枪毙人时有没有碰到过视死如归的生猛家伙?就是高唱着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那种?”
  “视死如归是形容英雄好汉的,可不是用来形容罪恶滔天的犯人。”王建设轻轻一笑,先纠正他的用词不当,思索片刻后沉声道:“记得九几年时枪毙过一个流氓团伙老大,杀了人被判死刑。旁边人都吓得屎尿流了一裤裆,唯独他在那跟逛菜市场一样,在去刑场的路上东张西望,还跟我们嬉皮笑脸,说旁边哪个娘们屁股大,哪个娘们胸脯高。临刑前却死活不跪,说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不能对我们轮了骨头,旁边的同事用枪托快把他膝盖打烂了也用单腿站着,最后实在没辙了,两个人上去按住他肩膀,我才一枪赶紧把他撂倒,硬气得很。”

  赵凤声盯着面前潺潺流水,神情恍惚道:“是骡子吧?”
  胡同里的路面都是中间高两边矮,这样方便排水,即使是面临再大的洪涝灾害,老街里面也没淹过,这要得益于当初建造时古朴而有效的方式。只不过赵凤声幼年时颇有微词,因为他那会爱弹玻璃球,这样的凹凸不平的地势根本没法让他纵情恣意玩耍,只好跑到几百米外的学校水泥地上弹来弹去。
  王建设嗯了一声,叹口气道:“以前就怕你踏上他们的不归路,直到你当兵走那年我们心里才踏实。你爷爷是国家英雄,不希望你走歪了,生子,我们从小看着你长大,虽然打架斗殴没少干,但都清楚你心眼不坏。你这次回来,身上的气又正了一些,这消失的三年之中,经历了不少事?”
  赵凤声明白一身血腥逃不过对方老于世故的双眼,自己能嗅到王叔身上的煞气,而活了五十多年的老法警,肯定也能察觉到自己身上不同寻常的气息。赵凤声搓了搓粗糙的双手,毫不隐瞒道:“服从组织命令,在巴格达干了三年,手上沾了不少血。”
  王建设拍了拍他的肩头:“那是光宗耀祖的事,走上了正路就行,叔看好你。”
  雨停。
  天上露出鱼肚白。

  赵凤声又进屋看了看孩子,发现笑笑依旧在酣睡,神态安详,身上的秽气像是被清除的干干净净,便和王建设各自回到家中。
  在没有靠背的椅子上坐了一晚上,哪怕是身体素质不弱的赵凤声都感到一丝疲惫,打开上世纪最为流行的录音机,里面播放出有些模糊的天籁之音。
  里面播放的不是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而是被奉为国粹的京剧。受到李爷爷的熏陶,赵凤声近几年也迷恋上了韵味醇厚的唱腔,尤其是酷爱马派创始人马连良老先生的唱功,雄浑中见俏丽,深沉中显潇洒,奔放而不失津巧,粗豪又不乏细腻。
  李爷爷说过,虽然只有梅兰芳和程砚秋两位堪称大师,但那两位都是旦角,如果说到老生,四大须生排名第一的马连良老先生堪称老生中的魁首。
  现在收音机里播放的,正是梅兰芳和马连良两位宗师联袂合唱《四郎探母》,赵凤声听着略显失真的千古绝唱,跟着一起拍腿而哼。唱到马连良扮演的杨延辉时,浑厚津巧,唱到梅兰芳扮演的铁镜公主时,清亮圆润,很有一股专业票友风范。
  正当赵凤声陶醉其中,桌上的手机“嗡嗡”转起了圈。
  赵凤声拿来看到了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皱了皱眉,又缓缓放回原位。
  此事正播放到《坐宫》选段,赵凤声跟着轻声哼唱:“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贤公主又何必礼太谦,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誓不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赵凤声躺了一阵毫无睡意,挎着菜篮走向菜市场,这个点去准备饭菜不是为了伺候崔亚卿,而是想孝敬孝敬李爷爷。
  老爷子把他又当徒弟又当孙子,恩情太重,那只明代万历小碗就得让赵凤声砸锅卖铁还上半辈子,况且尊老爱幼中华美德他还是懂的。先给李爷爷做上一顿好吃的,下午再去给二妮准备食材,反正那丫头晚上才来兴师问罪,不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