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6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爷爷,这么久不见,您还是津神矍铄啊,照您老现在的状态,就是活到一百五十岁都没问题,您这一个人生活寂不寂寞?要不要我给您找个老伴?”
  赵凤声先是拍个马屁,然后再送上个甜枣,这是他对付街中固执老人常用的手段,很简单,也很实用,他在父亲那一辈的人嘴里口碑极差,但在爷爷那一辈的人里是个香饽饽。
  老人终于瞥了赵凤声一眼,翻了一页书,颇有兴致道:“行啊,超过三十八岁的我可不要。”
  一句话将赵凤声呛得差点栽个跟头。
  平日里巧言善变的家伙却不知怎么该去开口,瞅了瞅挂在老人身后纸色发黄的卷轴,上面写着笔力遒劲十四个字“能与诸贤齐品目,不将世故系情怀”,一阵恍惚。小时候赵凤声就觉得这些字写的很好,意也好,但Ju体弄不明白好在哪里。一直到他十几岁时,才知道是上世纪末第一书法家启功老先生的两句诗,至于是不是真迹,赵凤声敢拿脑袋担保,绝对是真的,比他白天送出的棒棒糖都真。

  因为赵凤声记得,刚上小学那会,他从老人屋内顺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碗,直到摔碎时才听懂行的邻居说起过,那是明代万历官窑青花碗,真品,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值上万块,如果换作现在,起码是七位数起价。而老人知晓后并未叱责一句,甚至连难听的话都没说过,让赵凤声直到现在,心里也怀着份不小的愧疚。
  一个家中随便摆放明代官窑小碗的人家,会在显眼的地方挂着一幅赝品吗?
  老人当年还曾经传授给赵凤声两门功夫,一门《蹲墙功》,一门《半步崩拳》,致使赵凤声童年被罚站时没有那么枯燥,每天练习后,反而从以前的病怏怏变成身强体壮,要不然,也不会带着几人在老街附近打出一片天下。

  李爷爷合上书籍,摘掉老花镜,双手交叉放置腹部,一双浑浊的眸子在赵凤声身上扫来扫去,含笑道:“什么事,说吧,这么大的雨你不在家待着,非得跑到我这里拍马屁。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就你肚子里面的花花肠子,还想瞒过我?”
  赵凤声被老人家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低下头瞅着脚上驴牌人字拖,本想绕几个弯套出来治疗方法,但也知道孩子的病情刻不容缓,耽误下去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干脆直接开门见山:“李爷爷,笑笑下午不小心爬进了九条三号那处荫宅,到现在一直高烧不退,口吐白沫,我怀疑跟我小时候一样鬼上身了,您老看看,能给出的办法不。”
  “哦?~”老人甩了个亢长的尾音,“姓杜的不是无神论者吗?一直扬言子不语怪力乱神,怎么还会信鬼神志异?倒是一桩怪事。”
  赵凤声嘿嘿笑道:“他哪能跟您老相提并论?您老也别跟一个后辈计较,就当看在我的面子,救一救杜家的独苗吧。”
  老人紧盯着赵凤声端详一阵,冷声道:“三年不见,沾了不少血啊。”
  赵凤声瞳孔一缩。
  赵凤声也清楚瞒不过慧眼如炬的老人,谨慎问道:“这都能看出来?”
  李爷爷没好气道:“我还没到了老眼昏花的时候。你天庭中青光流转,显然是背负不少人命债,但此青光中正平和,不像是滥杀无辜而来的乌青之光,要不然法律漏过了你,我也放不过你!”
  赵凤声打了个哆嗦,只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他对于老人手段是领略最多的,别以为干巴巴的糟老头就那么好欺负,以前家里光顾的小偷大盗绝对不下两位数,可哪一位从老人家里顺走过一件东西?走的时候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中隐隐于市,赵凤声没见过啥高人,可觉得独自生活在市井之中的李爷爷有点这个意思。
  赵凤声苦着脸道:“明天再来陪您唠嗑,您先给说个解决办法啊,要不然孩子就撑不住了。”

  李爷爷指了指他:“有你个煞星在,还怕什么秽气?”
  学识算不上深广的赵凤声纳闷道:“啥意思?”
  老人解释道:“所谓的鬼上身,只不过是民间的叫法,专业点一些就是沾染上了至荫的秽气,使得人浑浑噩噩。长此以往,会逐渐侵蚀到脑部中枢,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变成痴呆,女子和孩童阳气稀薄,最容易染到身上。”
  赵凤声挠头道:“那该咋治?”
  老人沉声道:“秽气虽然极难移出体内,但它的克星是至阳的煞气,尤其是你这种杀人积攒的煞气,你可以将额头对准孩子的额头,再呼喊其姓名,就是所谓的叫魂。在杜家门口驻守一晚,防止秽气再度回到孩子的体内,到了天亮时,应该也就没事了。”
  赵凤声讶然道:“这么简单?”
  老人点了点头。
  赵凤声赶忙起身:“那我先去救人,明天再来看看您老。”
  老人嘱咐道:“如果沾染秽气太重,别忘了叫上十条那位刽子手,你俩轮番救治,把握更足一些。”
  赵凤声眉头一挑,自言自语道:“王屠夫?”

  等到赵凤声走出屋子,老人冲着他没入雨幕的硕长背影若有所思,愣了半天神,随后轻轻一笑,缓缓念道:“芙蓉万里潇湘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王屠夫名叫王建设,并不是一个杀猪宰羊满手血腥的屠夫,而是一个在本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三十余年的老法警。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制度改革后,执行死刑就由武警官兵改成法院法警,王建设也就成了新一代刽子手中的一员。究竟他亲手枪决过多少人?被问及此事时本人却闭口不言,神秘兮兮的从未透露过。
  王建设并不像印象中的杀人狂魔般冷漠荫鸷,反而相当健谈,为人也和和气气,跟街里街坊相处都十分融洽,谁家有个困难需要帮助,他都施以援手。这不,听说邻居家孩子出了事,二话不说就跟着赵凤声来到了笑笑家里。
  赵凤声和王建设依照李半仙的办法,轮流在孩子额头贴了一阵,不断喊着他的名字。赵凤声感官还算灵敏,但没察觉出秽气这种东西,只是觉得孩子额头滚烫之余夹着一丝寒意。半个小时之后,笑笑也终于回归正常神态,哭闹了一会就酣然入睡,让杜家人对他俩感恩戴德不住连连道谢。
  此刻外面的瓢泼大雨已经变为淅淅沥沥的小雨,这种夏日里难得的清凉天气最适合蒙头睡大觉,可赵凤声和王建设不敢马虎,每人搬了把凳子坐在杜家门口,一左一右,就跟秦叔宝和尉迟敬德俩门神一样,防止秽气杀个回马枪。
  赵凤声深深吸了一大口沁入心脾的水气,感觉从头到脚都清爽几分,掏出烟来递给面目憨厚的王建设一根,笑道:“王叔,累不?”
  此时已经是深夜,年过半百的王建设接过烟后捶了捶酸痛的后背,微笑道:“咋能不累呢,年纪放在这,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
  王建设长得慈眉善目,说话语气也是清风细雨,和膀大腰圆横眉竖眼的刽子手绝对沾不上边,赵凤声记事起就没见他发过脾气。不过听老人说起过,八十年代末时,王建设和三个通缉犯不期而遇,没等三个悍匪开火,王建设就掏出五四手枪抢先扣动扳机,一枪一个,枪枪爆头,下手狠辣果决,回来后还荣获个人二等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