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4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赵凤声不在乎,反正从小学起,他就被老街的老人们定义为小痞子。
  赵凤声,靳军刚,郭海亮,再加上一个现在出落得如花似玉的小丫头,这就是当年为祸老街的四人组了。当年打架、逃课、偷看女洗澡堂、可以说是无恶不作。主要是赵凤声出谋划策,靳军刚和郭海亮负责职业打手,小丫头嘛,则是放哨望风,顺带着下黑手,四人狼狈为奸,配合的天衣无缝。
  别看小丫头比他们小几岁,可当时那黄毛丫头小学没毕业的时候,就敢往人后脑勺拍板砖,手段之狠辣,让下手最黑的赵凤声都看的触目惊心。
  随着他们父辈相继迁出桃园街,当初的小团伙也只剩下赵凤声一人独自留在这里,如果不是郭海亮把他的钱全都拿走,赵凤声也早在三年前住进了高档小区。
  桃园街,也许是老街名字的缘故,里面的孩子早早就听过桃园三结义,而赵凤声他们也在小时候就拜了把子。并不像电视里郑重其事的撮土为香拜天拜地,然后掏心窝喊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三根偷来的香烟,一颗烤的外焦里嫩的红薯,就算是兄弟姐妹之间誓死情义的见证了。
  老街总共十六个胡同,东边是双数,西边是单数,自打赵凤声记事起,每条胡同都叫做 “条”。
  老街见证了华夏建国后的迅猛发展,也见证了时代变迁中的沟沟坎坎,六十年人们在此的繁衍生息,少不了光怪陆离以至于惊悚的传闻。
  一阵荫风袭来,在三十五度的高温烈日下,赵凤声还是打了个冷颤,扭头望去,一条荫暗狭长的胡同呈现于眼帘。
  九条。
  也是被老街人们称呼为的——鬼条。
  这个鬼条邪门的很,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每个月都有里面的住户去世,使得条里经常悬挂三米长两米宽的白色麻布,从九几年时,里面的居民就集体搬出,宁肯睡在路边也不敢在鬼条里面继续住下去。现在稍微好些,没有了以前恐怖的传说,被住户们租赁出去,用来当做仓库。
  还没上学起,赵凤声就记得就有不少于五个同龄人命丧于此,有的是被高压线电死,有的是在房顶玩时摔在地上被摔死,最骇人听闻的,是个叫傻强的家伙,从九条路过时,被里面一条突然发疯的狼狗活活咬死,脑袋瓜被咬掉一半,惨不忍睹。
  对于九条内离奇事件,老人说那里以前是个大坟茔,恐怕现在下面还埋着十几个棺桲,只要过往的人们阳气不盛,都有可能被厉鬼缠身而索去小命。
  赵凤声在上小学的时候,无意间闯入九条内一处废弃的宅院,回来后就高烧不断,口吐白沫,连带着胡言乱语,去了三家医院也无济于事,最后还是津于青乌风水的李爷爷给治好。从那以后,往常胆大包天赵凤声就对鬼条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再也没有敢踏入一步。
  赵凤声双腿紧捯饬几下,离开让他发怵的地方,走入自己家所在的八条,刚一拐弯,沁人心脾的凉爽就扑面而来,老街虽然不像高档小区里有中央空调奢华的设施,但是有着纳凉的土法子,各家各户都栽种着不同绿色植物,这种大自然的清新凉爽,是任何现代化机器都不能比拟的。

  刚进入八条,就见到水泥台阶上坐着一个3,4岁大的小男孩,浑身肉嘟嘟的,很瓷实,正专心致志盯着自己小鸟,扯起老高后,啪的一声又回归原位,孩子憨憨一笑,继续翻来覆去的拨弄,玩的挺高兴。
  赵凤声知道是邻居家的宝贝儿子,当初孩子出生时,他见到这小子笑的跟弥勒佛似的,于是就给孩子起名叫做笑笑。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没想到才三年不见,笑笑从嗷嗷待哺的婴儿,变成了虎头虎脑的大胖小子。
  赵凤声走过去蹲在孩子前面,撩了下小鸟,满脸猥亵道:“笑笑,喊爹。”
  名叫笑笑的光屁股小孩抬头瞥了一眼赵凤声,发现不熟,于是低下头,爱答不理。
  赵凤声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根棒棒糖,在笑笑眼前晃了晃。

  笑笑见到棒棒糖后,嘴角迅猛溢出哈喇子,伸出两条胖乎乎的手臂就要抢。
  赵凤声将棒棒糖藏在身后,板着脸,沉声道:“喊爹!”
  “爹!”
  笑笑一笑,两只小眼眯成一条缝,喊得十分嘹亮。
  赵凤声乐了,递给他棒棒糖,顺势弹了下昂首向天的小鸟,“臭小子,真他娘的会长,比你爹可有本钱多了。”
  滋……
  回敬他的,是一泡势若惊鸿的童子尿。
  赵凤声猝不及防下被尿了一腿,赶忙后撤几步,远离机关枪扫射范围,笑骂道:“你大爷的!还真敢尿你大爷啊!”
  笑笑不理会他像绕口令一样的叫骂,眯起双眼,含着棒棒糖,挺着机关枪滋滋滋,优哉游哉,边吃边尿,两者之间一点都不妨碍。
  赵凤生连骂带笑,走进笑笑家的厨房,冲去上面尿渍。

  胡同里都是南面是住宅,北面是厕所和厨房,这种坐北朝南的布局,不仅是为了采光,还为了躲避冷冽的北风。华夏的地势决定了其气为季节型,冬天有西北利亚的寒流,夏天有太平洋的凉风,一年四季风向变换不定。老祖宗早在几千年前,就教会了后人怎么活着舒适安逸。
  赵凤声不再理睬恩将仇报的小家伙,走入胡同深处,就要到达自己居住的12号时,旁边一声爆喝炸在他的耳旁:“瘪犊子,给姑乃乃站住!”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从11号厨房里走出,左手拿着把血迹斑斑的菜刀,嘴里叼着根没有过滤嘴的劣质香烟,身材极高,即便是和一米八出头的赵凤声相比也不逞多让,站在那里杀气四溢,绝对有老太太版张翼德喝断当阳桥的威猛神态。
  赵凤声见到她后,身子都矮了几分,掏出兜里的苏烟,立马换成一副谄媚到卑微的嘴脸:“姑乃乃,三年没见,您可比以前都硬朗呐!来,抽根好烟。”
  老太太还真没骂人的意思,论辈分的话,得让赵凤声喊声姑乃乃。
  姑乃乃光听口音就知道是东北人,听其他邻居老人说好像名叫赛金枝,也不知是真名还是假名。七十年代搬进的老街,和赵凤声做起了邻居,膝下无儿无女,也没有男人,彪悍的作风暗地里被人嚼了不少舌头根子,说是从东北逃亡过来的女土匪。
  几年前赵凤声把她灌多后才打听出,老太太是黑龙江人,在十几岁时就被胡子首领掳进了山,当起了压寨夫人。后来胡子老大被剿灭,赛金枝就独自进了关,来这里投靠了远房亲戚。据她说,膝下还有两个儿子,但是这么多年,赵凤声都没有见有人来探望过老人家。
  老太太伸手接过苏烟夹在耳朵后面,脸色才好看了几分,“瘪犊子,这几年去哪瞎蹦跶了?祸祸了多少黄花闺女?”

  赵凤声陪笑道:“这不去外面转一转,见见世面。不看不知道啊,原来咱东北的大闺女真和姑乃乃说的一样,水灵,够劲,和姑乃乃年轻时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也不怨赵凤声如此迎奉献媚,他第一次见到拿刀砍人的,不是街里那些每日里耀武扬威的老混混,也不是叱咤本市多年的社会大哥,而是眼前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老太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