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老去,疯子长在》
第2节

作者: 两把唐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红毛青年急了,眼前的抠脚大叔也太不上道了,真以为自个不会打人呢?于是露出凶相,大声喊道:“信不信抽你个王八蛋!”
  赵凤声诚惶诚恐缩了缩脖子,赶忙翻了翻格子裤衩旁边的兜,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皱皱巴巴10块的纸币,递给红毛,堆起诚恳的笑脸:“不好意思,就这么多了。”
  红毛青年一巴掌将纸币打掉,愤恨道:“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呢?一个月200!”
  赵凤声拍了拍裤衩两旁干瘪的兜,一脸委屈道:“刚开张,真的就这么多了。”
  红毛青年彻底怒了,指着赵凤声鼻子叫骂道:“再扯淡,老子把你摊子砸了!”
  赵凤声就差脱光了以证清白,一脸无辜:“真没了。”
  红毛急了,顺手抄起根木棍就向小卖部里冲去。
  可还没等他走上水泥砌成的台阶,里面伸出一条粗如房梁大腿,大脚丫子狠狠印在布满痘痕脸上!
  咣!
  “卧槽,谁尼玛敢踹老子!”这一脚劲道十足,红毛青年足足飞出了有3米远,趴在地上鼻血长流,刚想爬起来准备指挥手下打人,就瞧见了那个壮硕身躯。
  “你个几把玩意的是谁老子?!”

  大刚的嗓音也如同身材一样彪悍,呵斥起来震耳欲聋。
  “刚……刚哥。”红发青年瞬间变得唯唯诺诺,显然认出了对方是道上声名远扬的大哥,把木棍赶忙扔在一旁,站在那里像个被老师从网吧抓到的三好学生。没办法,大刚在桃园街是名头响亮的大哥级人物,哪怕自己老大来了也得给人家低头认怂,而自己这种不入流的小混混,更加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大刚脸色不善上前几步,一把揪住红毛青年的头发,爆喝道:“你们跟谁的?!”
  红毛青年不敢擦拭流到嘴边的血渍,战战兢兢答道:“跟…跟世杰哥的。”
  “世杰?”大刚泛起轻蔑神色,“回去跟他说,就说我大刚放出的话,再敢来这间小卖部收钱,老子踢爆他的蛋子儿!听到没!”
  红毛青年哆哆嗦嗦:“知……知道了,刚哥。”
  “妈的,连生哥的保护费都敢收,真是活腻歪了!”大刚又是一脚,将红毛踢到梧桐树下,瘦小的身躯和树干来了个亲密接触,震落了几片手掌大小的树叶。

  “生哥?”
  三个不到二十的小混混,望了望矮凳上的男子,充满诧异与茫然。他们已经跟着老大混了段日子,不是那种只动手不动脑子的愣头青,隐约间从大刚嘴里听出了一丝信息,好像这个坐在凳子上邋里邋遢的男人,也是和大刚同一级数的老混子?
  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出道的时间摆在那,没听过对方名号也实属正常。赵凤声,绰号“赵疯子”或者“生子”,十年前仅凭两把唐刀就砍翻一厂七少的猛人,对于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太过遥远。
  三人见到大刚不再追究,向着赵凤声点头哈腰道歉后,灰头土脸跑了出去。
  大刚坐回矮凳上,愤懑道:“这帮兔崽子一茬不如一茬,又不能打,还他妈穷横,比起咱们那一伐可差远了。”
  赵凤声继续搓着脚底板,无所谓道:“混口饭吃的孩子而已,你这两脚下去,别把人家饭碗砸了。”
  大刚纳闷道:“呦呵,三年不见,赵疯子变成大善人了?别人说这话或许我还信上几分,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构建和谐社会的老好人,明明是吃肉的家伙,难道放进动物园关了几年,改吃素了?”
  像是觉得以前的行径有些荒唐,赵凤声讪讪一笑。
  大刚拿出从小卖部里顺来的苏烟,拆开后放到嘴中点燃两根,分给旁边的赵凤声一根。
  有点嫌弃的赵凤声后撤身子,撇了撇嘴:“没病吧?”
  大刚指了指裆下:“鸟有病,嘴没病。”

  赵凤声踌躇片刻,还是将烟接了过来。
  大刚深吸一大口,吐出浓郁的烟雾,沉声问道:“生子,这三年,你去哪了?”
  当年悄无声息离开武云市的赵凤声默不作声,只是抽烟。
  大刚紧盯着赵凤声侧脸,觉得有些陌生,这张他看了差不多近三十年的脸庞,比起以前的荫柔暴戾,多了几分男人的厚重沧桑。这种味道,是经过岁月沉淀后累积形成,学不来,也装不像。
  大刚恍惚一下,认真问道:“到底去哪了?不能跟哥说说?”

  赵凤声弹了下烟灰:“真想知道?”
  大刚嗯了一声,期待着他给出最终答案。
  赵凤声似乎用了不少力气,才从口中轻轻跳出三个字:“巴格达。”
  大部分时间在市区郊县活动的大刚愣了愣,他除了怀着娱乐心态看些尽是大牌明星的真人秀,就再也没有对电视加以更多关注,显然没有听说过在新闻联播中频繁出现的城市名字,更不会嗅到伊拉克首都上空弥漫的遮天血腥。
  大刚茫然瞪着大眼,试探性问道:“外国?”
  赵凤声对旁边一起长大的半文盲,毫不掩饰地丢过去一个鄙夷眼神,轻叹了一口气:“逗你玩的,去内蒙待了三年。”
  “内蒙?去那干啥了?骑牛骑马骑女人?”
  大刚说完放肆大笑,连带着胳膊上狰狞修罗都不停跳动,修罗血盆大口半张半阖,露出两颗尖利獠牙,似乎也在散发着抑制不住的笑意。
  赵凤声虽然和大刚一样,同为小学五年级毕业的辍学少年,但近些年来每天都会看些书,从最开始的金庸、梁羽生、古龙、陈青云的武侠小说,再到《社会动物》《羽蛇》这类深入到思想深度的书籍,近几年,甚至都看起了词句较为艰涩的四大名著。相比之下,大刚这种小学课本都读不下来的家伙,仅是识字率上,就被赵凤声远远甩出了几条街。
  “卖命。”
  赵凤声吞吐了一口烟雾,面容刻板,就像入党宣言时候的肃穆表情,正经的不能再正经,让人不会怀疑到他话语里的真实性。

  急忙刹住笑意的大刚由于心情转换的太快,顿时接二连三咳嗽,嗓门之大,使得路过一位少丨妇丨怀里的吃乃孩子连饭都不吃了,被吓得紧闭双眼、嚎啕大哭。
  赵凤声捶了捶大刚雄壮的后背。
  大刚涨红了脸问道:“为啥?”
  赵凤声轻描淡写答道:“钱。”

  “妈的!都是海亮那个驴操的玩意!当年要不是他鼓捣什么融资,能把弟兄们坑的这么惨?!我栽了几十万,那是我财迷心窍,输光了老本我都认!可你呢?吃过他一分钱的利息还是拿过他一丁点好处?完全是为了帮他!你是把这些年攒的钱都给他了,甚至为了帮那条白眼狼,你把结婚用的新房都抵押出去了!驴操的玩意拿了你的钱后就玩消失,完全是当他妈的跑路费了!”
  大刚越说越气,连说带吼,周围群众以为是俩人一言不合干起了架,慌慌张张撤出了一定的距离,直到觉得不会殃及池鱼,才在旁边饶有兴致地驻足观望。
  赵凤声轻轻一笑:“一起长大的兄弟,我了解他,海亮不会做的那么绝,估计也有他的苦衷。”
  大刚猛然站起身,指着赵凤声酷似鸡窝的脑袋叫骂道:“生子,你傻?!要不是那驴草的玩意,你媳妇能跟别人跑了?快三十岁的人了,指望着开小卖部发家致富讨老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