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3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自诩只是个逍遥快乐的江湖浪子,可他又深知一个江湖浪子如果只是江湖浪子是不会真正逍遥快乐的。人在江湖,心境可以脱俗,生活却离不开吃喝拉撒,没有钱,拿什么潇洒率意去?
  用焦小凤的话说,人在江湖,宁肯没有屁股也不可没有钱。没屁股有钱还可以吃几口奶,没有钱光有屁股,连屎都没得吃,更不要说用它拉屎了。这货现在是聚古斋的二掌柜,认识久了才知道老丫挺的还是个很会享受的家伙。老袁带来的俩洋婆子就是他的口粮袋,一天一千美金的高薪,专门负责抱着他喂奶,照顾起居。
  焦小凤因为排泄不便,吃不了固体食物,就由两个洋婆子代替他享受美食。什么参鲍翅鹅肝鱼唇的,不限量的供应,给两匹大洋马补的容光焕发,奶足的够养牛的。连焦小凤都被喂胖了一圈。这货虽然身体残了,脑子却一点都不残,谈吐幽默有分寸,思虑缜密有原则,对古玩奇珍颇有研究。老袁的评价是:人才难得!
  李牧野的性子向来慷慨,只要是人才,绝不会亏待了。给他年薪足够他雇佣十几个这样的奶妈了。
  料理完鼠国的事情,李牧野决定北上京城看一眼陈淼去。名义上答应了认个干妈,不能只是说说而已,有些法律程序要走一遍,关于鼠国的一些事情涉及到官方机构的问题还需要这位干妈大人出面帮忙擦屁股。

  九月的京城,骄阳似火,朝阳门南大街,某政府办公机构。
  陈淼一身正装从大门口出来,径直走进停在路边的专属座驾,吩咐道:“小赵,直接送我回家,嗯,先去一趟菜市场,我买点菜,今天家里来客人。”
  司机小赵在外事局工作多年,一直担任陈淼的专职司机,彼此间比较熟悉了,回头诧异问道:“陈局,什么重要客人在外面不能接待,还要您亲自下厨在家里接待。”
  陈淼笑了笑,道:“这个客人严格来说不能算客人。”
  她看来不想多说,小赵自然不敢多问。

  陈淼坐在车里两面张望,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紧张和期待,忽然问道:“小赵,你今年三十岁了吧?”
  小赵道:“是啊,您怎么想起问我这个来了?”
  “我记得你刚到外事局的时候刚大学毕业,才二十二岁,一晃儿八年都过去了,让你这个外国语大学的高材生给我开了八年车,还吃了那么多苦,真是委屈你这孩子了。”
  “陈局,您今天是怎么了?这可有点不像您说的话了。”小赵道:“您不是一直说年轻人就该多磨砺吗?再说,我觉得给您开车是我的荣幸,怎么会委屈呢。”
  陈淼道:“委屈不委屈的我心里有数,过几天港岛分局的军控科老郑就退下来了,你去那边接替他吧。”又道:“三十岁,正是干事业的好年纪,该出去独当一面了,那个职务是正科的位置,级别是副处级,工作地点在港岛,对你来说很合适。”

  小赵有些傻眼:“陈局,您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你不愿意去?”
  “不是,我就是觉得太突然了。”小赵难掩喜色,道:“您这突然间开天恩,我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陈淼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就当是我老了吧,耽误你们这些年,也是该把你们放出去飞了,这次职务调整不单是你,还有你们同届的十几个年轻人,所以你不必觉得突然,更不必有思想包袱,出去以后好好干,也不用念我的好,只要牢记使命好好工作,为党为国家的事业做好份内的工作就是对我最大的回馈了。”说罢,慢慢闭上了眼。
  小赵知道这是她要小寐一会儿的习惯动作,不敢再说话打扰,心怀忐忑的放慢车速。
  半小时后,车开进了菜市场。
  陈淼兴致勃勃的选了很多菜,小赵在后面负责拎包,忽然发现几乎不会流露老态的陈局脑后多了几丝白发,往昔标枪似的身形也多了几许佝偻。岁月的年轮不会放过任何人,陈局也许是真老了,也许只是放弃了抵抗岁月的侵蚀。
  ??????
  李牧野怀着略忐忑的心情走进陈淼的家,这是一间独门独院的四合院建筑。正门对着堂屋,中间隔着一堵影壁墙。天井当院很宽敞,左边是个露天的洗手池,右边空出来的地方修成了一花坛,种植了几株仙人掌树。
  厨房里正忙活的热火朝天,陈淼系着围裙从里面出来,一眼看见了李牧野身后的姬雪飞,诧异的一下,随即问道:“鲁少芬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李牧野道:“北边的事情结束后她就回北美了,这孩子是她侄女,从西宁那边来的。”

  陈淼看一眼姬雪飞,问道:“那不应该去宗教办吗?怎么领我这来了?”
  姬雪飞行礼道:“陈局您好,我叫姬雪飞,我师爷玄尘让我代他向您问好。”
  陈淼恍然有悟,点头道:“你好,你好,难得老先生有心还惦记我这晚辈,回头也代我向老人家问好。”随即又对李牧野说道:“快把东西放下,洗手进屋,准备吃饭了。”
  李牧野往里边看一眼,问道:“您这忙活什么呢?怎么还亲自下厨了?”
  陈淼道:“多少年都不做饭,手有点生疏,味道不见得好吃,反正你们凑合吃吧。”
  姬雪飞道:“我在山上的时候,师爷每当说起您的时候总说起一句话,可恨平生无女儿,生女当如陈家女,还说当年要不是您铁肩担道义,力挽狂澜,建议成立宗教办,与玄门合作,专门负责甄别邪教组织,上头发动的那场风暴几乎就矫枉过正,把好的坏的不分青红皂白都给一锅端了。”
  陈淼轻轻一笑,道:“这话老人家说的我可有些愧不敢当了,当年领导们并没有针对昆仑的意思,是下面有些具体办事人受到外力蛊惑,有意借题发挥而已,我不过是顺着领导们的心意想到了一个合则两利的办法而已。”又道:“快别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今天既然登门了,就是我的客人,都快进屋吧。”
  李牧野和姬雪飞走进屋子。

  陈淼的家简朴的超乎了预想,客厅里只有一套八十年代样式的组合柜,绝不是什么海外孤品,紫檀花梨的名贵物。就是普普通通的木头柜子,上面陈列了一些简单的日用品和老照片。其中一张是陈淼年轻时和黄永旭一起抱着她儿子照的,李牧野特意仔细端详了一下,照片里的孩子还真是跟自己有几分相像。
  “我这一年到头没几天时间是在家里过的,所以这个家也就一直没怎么收拾过。”陈淼端着做好的红烧鱼进屋,姬雪飞赶忙过去双手接过来摆到桌上。
  李牧野把照片放回原处,看着满桌子的菜,道:“二姐,您别忙活了,一共就三个人,吃不了多少。”
  日期:2018-05-1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