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5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世界是世态炎凉,但是,我相信,有道义的人,绝对有道义,没有道义的人,他就是没有道义的。
  我说着,就拿出来名片,是赵祥明的名片,其实给他打电话,我是有心理负担的,如果之前没有谈话,我肯定会看不起他,但是自从到了他的店里之后,他做的那些事,让我佩服,他这个人,有教育别人的资本,也有原则。
  我想了很久,虽然不想打,但是我还是打了,面子跟命相比,我还是觉得命比较重要。
  “喂,赵老板,是我,周斌。”我和气的说。

  赵祥明意外的哦了一声,他说:“真没想到,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我之前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跟你这种有麻烦的打交道,我以为,你是聪明人。”
  我听着就很无奈,果然,他是这个意思,但是我认真的说:“赵老板,如果我告诉你,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会相信我吗?”
  “我当然不会相信,你是不是被陷害的,跟我没有关系,跟麻烦的本质也没有关系,重点是,你惹到了这个麻烦。”赵祥明认真的说。
  他还是那么不近人情,更是带着一种教育的方式来跟我说教,我立马说:“那赵先生,肯不肯帮助一个受到诬陷的人拨乱反正呢?你帮的不是我,是道义,如果一个人被陷害,你能帮他而不帮,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赵祥明沉默了,过了一会,他说:“你真的会偷换概念,聪明人,我很喜欢,说吧,有什么事,直接说。”
  听到他的话,我就握紧了拳头,虽然他还没有答应,但是,他肯听我把事情说完,就是一种胜利,我现在才知道,人在困境的时候,是多么的绝望与渴望希望。
  “赵老板,我呢,在缅甸赌了一块石头,四百多公斤,高冰海水蓝,我估价一亿五千万左右,我希望,能出手给你,我现在很缺钱。”我认真的说。
  我听到那边敲击桌子的声音,我知道他可能有点生气,但是很快他就笑着说:“你这个人,情商很高,求我的时候,叫我赵先生,要跟我做生意的时候,叫我赵老板,哼,如果你这个人肯走走路,一定是个不错的人,好,我就为未来的翡翠行业,做一个投资,我相信,你若是能加入到翡翠行业,一定是个不错的人才,今天下午,我刚好会去仰光参加一个会议,我会在政府军经营的机场等你,你随便选一个,我都会去。”

  我听着就很为难,因为政府军经营的机场,那是国有机场,就会脱离克钦人的控制,而现在,我要依靠范森的克钦朋友势力才能保命,如果离开了,很危险。
  我说:“赵老板,能不能……”
  “不能,我可以为你犯险,但是,你不能让我涉险,这是做人的底线。”赵祥明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我说:“仰光,我在那等你,但是多给我一天时间,最迟,明天晚上我们交易。”

  “别高兴的太早,我要先看货。”赵祥明说。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捏着脑袋,很头疼,妈的,受制于人的时候,真的太他妈难受了,这次的磨难,让我尝到了人间的种种痛苦,真的,我不会在经历第二次了,绝对不会。
  苏秦捏着我肩膀,我看着她,我说:“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星辉的人都要爬到最高的位置,做他妈小弟,太难了。”
  苏秦微笑了一下,说:“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爬上去的。”

  我没有说什么,而是站起来,我朝着大厅走,到了大厅,我看着我三叔,他在跟老张研究料子,看到我进来了,老张立马站起来了,想要说什么,但是嘴巴张开了就显得很痛苦。
  “你他妈的坐下,怕什么?我们是老虎吗?你他妈的要是找乖一点,能给你吃这么多苦头吗?”周老三不爽的说着。
  老张看着我,还是很害怕,他吱呀着说:“要,要什么货,我,我好做,你说。”
  我听着就眯起眼睛,我说:“高货,至少要比这块料子高。”

  “可以,我,我要选料。”老张说。
  我听着就皱起眉头,突然,我看到他女人拿着一把匕首就朝着老张捅了过来,我一把抓住他女儿的手,使劲一拧,直接把他的手给举起来,他手里的匕首掉在地上。
  老张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愤怒了,他朝着自己的女儿脸上就抽了一巴掌,打的这个女孩痛苦的别过脸去。
  我三叔很不耐烦,说:“行了,行了,都他妈什么事。”
  我推开这个女孩,我说:“我不管你心里有多恨你爸爸,但是,他是我花三千万买回来的,就是我的私人财产,你他妈也是,我告诉你,你就值三十万,对我来说,如果你不听话,我把你埋了也无所谓。”
  她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很愤怒,我看着老张,我说:“尽快把料子给我做好。”

  “好,好好,我,我出去尽快找料子。”老张说。
  “他会跑的,他一定会跑的,你不要相信他。”
  我听着这个丫头的话,就看着老张,他气的要过去打他,但是我抓着老张,我说:“我能从云顶把你捞出来,就能找到你,这件事做的好,我给你一百万,是跑,还是帮我做事,你自己选。”
  老张听了,就看了看地上的石头,我气的拿起来匕首,朝着他的大腿就是一刀,他疼的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我说:“你他妈的还真的想过要跑啊,王八蛋,你真的不知道死活是不是?”
  我三叔看着老张,跟我说:“你现在捅他一刀,不是耽误事吗?”
  “做料子,又他妈不用手,这种人,真他妈该死。”我愤怒的说着。
  我三叔点点头,说:“老张哎,我们也算是朋友了,我这个侄子跟着他,有肉吃,你他妈又何必呢?是不是?”

  老张痛苦的点头,一脸的害怕,我没有理他,而是看着那个女孩,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张雅,你也可以叫我缅甸名字,玛雅……”
  我听到他的话,我说:“叫什么不重要,我就知道一声,我救了你的命,你也算是半个中国人,知道什么叫感恩戴德,我也不用你感恩戴德,你帮我做件事就行了,看着他,他要是敢跑,你就可以杀了他。”
  我说着,就把老张腿上的匕首拔出来,塞进张雅的手里。
  他紧紧的握着匕首,瞪着地上的人,眼神里都是愤怒,我无奈的摇头,有一个这样的父亲,真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他的不幸是他的命运,我的不幸,我要抗争。
  密支那到仰光的路并不是那么太平的,虽然有飞机可以直接飞往仰光,但是我带着原石,没办法坐飞机,这些原石从密支那出去,多半到了仰光都是要被没收的,除非我找托运,但是找托运,当天是不可能到的。

  所以,我们只能开车去,开车出去是非常危险的,我相信他们在时时刻刻的盯着我,那么想要我的命,就不可能不盯着我,现在我在这栋别墅里很安全,只要我出去,我就面临一个绝对危险的世界。
  但是我还是要出去,我看着苏秦,我说:“你跟范老大先回昆明,我们在昆明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