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196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车,万浩鹏接到了白婷婷的电话,不等万浩鹏说话,白婷婷说:“你一个人是吧?”
  “是的,市长,我刚车,准备回志化县去。”万浩鹏老实地回应着。
  “说吧,你为什么要帮孙清城?”白婷婷直截了当地问道。
  原来白婷婷看出来这次是万浩鹏极力要帮孙清城了,可是万浩鹏不能把武训的事情扯出来,只好说道:“市长,我们是结拜兄弟,不瞒您说,我早晨抽了孙哥一记耳光,他没有还手,毕竟是一千万的漏洞,他也意识到错误了,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我还是想给他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再救不了他,我这个当兄弟的做到人致已尽了。
  市长,对不起啊,因为早晨确实和孙哥在干架,所以来晚了,这件事不当着您的面解决,我也没办法安心离开是不是?不管怎么说,还是请市长再给孙哥一次机会,我只敢求您,在书记面前,要是我又喊孙哥,肯定是要被书记训斥的。”

  万浩鹏的这些话明显很有些暧昧,他和白婷婷之间的心照不宜,其实都懂,都没有挑破而已。如果这算撒娇的话,万浩鹏还真在白婷婷面前撒了。
  白婷婷又被万浩鹏的话说得,心一阵接一阵地加快速度地跳跃起来。
  第1399章 潘多拉的盒子
  第1399章 潘多拉的盒子
  白婷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万浩鹏的,只得万浩鹏挂了电话半天,她还怔在靠椅子不能动弹,她也不知道自已这是怎么啦,好端端的被这个小年轻搅和成这个样子。
  好久,白婷婷一直在压抑自已,有时候她甚至都不敢去想万浩鹏的名字和样子,第一次他敲开自已家门的情景,他去省城替她过生日,他和她之间的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种种,此时象电影画面一样,一幕接一幕地播放着。
  白婷婷的情感世界一如打开的水笼头,哗啦啦地流淌着,流得她很有些措手不及,她虽然向往这一天,可是她却一直自律地压着自已,哪怕被汪琴琴笑话过好多次,她都不敢踏出半步。
  有时候,白婷婷好羡慕表妹,想爱了爱,想丢了丢,拿得起放得下,活得那么地从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汪琴琴的职业所在,在白婷婷眼里,这个表妹一直活得我行我素,随心所欲。
  白婷婷这些日子以来,承受着来自工作的,生活的各种压力,特别是桥墩一出事故时,她的第一反应是给万浩鹏打电话,她也不搞不清楚自已从什么时候开始,如此地相信和依赖着这个小年轻,这种状态很可怕,一旦任依赖扎根,她清楚自已会有所求了。
  是啊,不是一个你情我愿的皮与绊的生活吗?有什么好紧张的呢?这是汪琴琴的话,可到了白婷婷这里,她却始终迈不出这一步,年龄是她和万浩鹏之间最大的问题,哪怕她不要婚姻,她都觉得无法和一个小自已十岁的小男人开口谈情说爱,那种情感是错位。

  男人找小的越小越好,可女人想找个小的总是别别扭扭的,偏偏白婷婷的情感寄托在这个小男人身,她想寻找另一个寄托,身边的男人放眼望去,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放心和完全相信的男人了。
  老板们,白婷婷根本不敢走近,官场的她职位高的男人算找情况,也是找小嫂子或者小丫头们,谁会找一个要奔四的女人呢?她这个年龄注定是尴尬,她这个年龄注定该独守空房,让自已干着旱着。
  白婷婷一直不敢打开自已的感情,那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她每天都需要用很大的自律才能守住这个盒子。
  有时候,白婷婷真羡慕那些男人们,他们活得远她轻松,他们在外都有这样那样的红颜知已,偶尔的时候,白婷婷也会想一想,她和董执良的校园风情,可那也只是想一想,思绪很快都会跳到万浩鹏身,所以,白婷婷越来越怪,她这是要干嘛呢?
  白婷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极力把万浩鹏的影子压下去,可是整个人还是站了起来,朝莫向南的办公室走去。
  敲开莫向南办公室的门时,白婷婷看着莫向南说道:“向南书记,我有件事要向您汇报一下。”

  “坐吧,我让小许进来泡茶。”莫向南说着,要给许光辉打电话。
  “不用了,我汇报一件事走的。”白婷婷阻止着。
  “你说吧。”莫向南没再客气,压掉了电话。
  “普鄂大桥有个桥墩发现了熔洞,这个责任故事孙清城刚刚来我的办公室检讨了,现在是想听听向南书记的意见,关于孙清城如何处置?这次我是打算把他换下来了,熔洞这件事虽然不是他人为的问题,但是他还是有监管失职的责任,我也有,我在这里向书记检讨。”白婷婷还是照着万浩鹏的意思,对莫向南如此提了出来。

  莫向南一听,一脸焦急,他看了看白婷婷说道:“现在问题解决了吗?能不能按时通车?这次千万别再被老百姓骂娘了。”
  白婷婷到了这一步,才发现万浩鹏替她解决了大问题,如果不是因为有万浩鹏早替她解决了熔洞的问题,莫向南这么焦急时,白婷婷还真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向南书记,问题正在解决,加加班能按时通车,是成本多了近千万出来了,必须填掉这个熔洞,临时去修改线路是不可能的,目前只有填熔洞的法子。”白婷婷看着莫向南汇报着,她只字没提万浩鹏,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提这个小年轻,大约内心有鬼的原由,担心她一提,莫向南能嗅出她的内心世界吧。
  几个坐在一定位置的官员是省油的灯呢?无论靠什么位到一定位置,他们都有这样那样的过人之能力,这种能力一定是其他人不具备的。
  这一点,白婷婷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她更多的时候还是从男人们身去学习,去领悟为官之道。

  “能解决问题好,要确保按时大桥通车,万一不能通车,也要提前把原因在报纸和电视台轮翻广而告之,不要再让老百姓猜测,再生各种流言。
  宇江能有现在的稳定局面,我们都用了很大的努力,来之不易的局面,我们要保持,而且趁着这种稳定局面,加快整个城市的发展速度,你说呢,婷婷市长?”莫向南说到后来,语气缓和下来,完全是商量的语气了。
  “谢谢书记的理解,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关于孙清城的去向问题,我刚刚询问了,他想去医保局,他有与群众打交道的经验,医保局也是一个民生窗口,更多的时候要为老百姓服务的,他愿意去也好,这一次的教训,他是深刻认识到了。
  关于人事问题,还是向南书记拿主意吧。”白婷婷最终还是帮万浩鹏把这个要求说了出来,她很清楚,她今天找莫向南提的这一切,全是为了万浩鹏,而不是孙清城,出了这么大的故事问题,没撤掉孙清城是她最大的客气,哪里还有任由他挑去哪里,不去哪里的道理呢?
  “咦,清城同志出了故事问题,还有想挑去哪里不去哪里?宇江的位置是他家菜园子?”莫向南反感地皱着眉头说道,他是反感要官和挑地方的官员。
  日期:2018-05-10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