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7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没关系!”秋语儿微笑打断道,“那边那个男人是我的……一个故人,如果真发生了什么,那一切责任也都在我,回去之后,我会向他好好解释的。快去吧!你知道车上的急救包在哪儿,不管怎样,先把身上的血止住再说。”
  言罢,她便转过身,目光望向包围圈外的儒雅男子,平淡开口:“邵文彦,可以让你的这些人退开了么?还是说,今天要针对我的人……是他们?”
  对于秋语儿的淡定,名叫邵文彦男子似乎非常意外,挑了挑剑一般的直眉,摆手让手下的包围圈开个口子,抬步走了过去。
  “你好像变了很多。”他来到秋语儿三米开外站定,笑着说。

  “人都是会变的,”秋语儿说,“而且,对于自己现在的样子,我很满意。”
  “能看得出来,”邵文彦点点头,“你的模样比我记忆中的要平和许多,再也不是那副似乎永远都处在焦虑和紧张中的样子了。”
  秋语儿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眼中有一丝痛苦闪过,紧接着便恢复了平静。“我找到了我真正想要的东西,自然不会再焦虑。”
  “哦?是什么?可以说来听听吗?”
  秋语儿张了张嘴,片刻后却摇摇头,说:“算了,你这种人,是不可能明白的。”
  邵文彦神色一沉,儒雅的表情就被阴戾替代。“秋语儿,你有一点似乎并没有变——还是那么愚蠢。”
  秋语儿丝毫不在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淡淡一笑:“你倒是变得比以前更像个男人了,我还以为,今天你会一见到我就开始为一年前的事情辩解、并大谈有多么的思念我呢!现在看来,我当年所有的紧张和焦虑,在你眼中果然只是一场笑话。”
  这话一出来,邵文彦就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彻底放下了两人之间的感情,别说爱了,他甚至都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恨意。
  这让他非常的不可思议,同时又极度的愤怒。
  因为,他当年是确确实实爱过秋语儿的,只不过他更爱的是他自己,为了熄灭妻子的怒火,保住自己的地位和锦衣玉食,他只能忍痛舍弃这个让他体会到‘王’的感受的女人。

  这一年多来,若说心里没有一点愧疚,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丑陋的妻子将他当作奴隶一样使唤、而他又不得不强颜欢笑时,他的心中总是会想起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声音如天籁一般的女人。
  但是,现在他却发现,本该在他想象中痛苦不堪、对他爱恨交加的女人,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他的得意、他的虚荣、他高高在上的愧疚和怜悯全都变成了自作多情,这让他如何能够承受?不恼羞成怒才怪。
  “难道你不认为现在的你依然还是个笑话吗?”他声音低沉的问道。
  秋语儿摇了摇头,目光越过他的肩头望向空处,幽幽地说:“在来京城之前,改变我的那个人曾试图阻止我。原本,我是不敢也不能违背他的,可那天我鼓起勇气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我人生的第一次爱恋、命运的第一个转折、最恐怖的一场噩梦,都发生在京城,我需要、也必须要重新回到这里,因为我知道一定会再见到你。
  那时的我只有憋出来的一点心气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再次面对你时会不会崩溃。
  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我冒着惹怒他的危险所作出的选择,是值得的。”
  说到这里,她深吸口气,视线重新回到邵文彦的脸上,郑重又道:“邵文彦,我曾经深深的爱过你,也曾深深的恨过你;我想过放弃一切和梦想与你远走高飞,也想过将你碎尸万段再与你同归于尽。
  但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以后也不会了,过去的那个秋语儿已经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如今的秋语儿,是由那个人一手塑造、全新的、只属于我自己的秋语儿。
  所以,邵文彦,我原谅你了。”

  我原谅你了,简简单单五个字,却仿佛五柄大锤依次砸在邵文彦的心上,砸碎了他所有的伪装,暴露出内里所有的肮脏、虚伪、自私、懦弱和骨子里抹都抹不掉的自卑。
  邵文彦是典型的凤凰男,而且还是凤凰男中的佼佼者,因为他娶的不是什么富二代或者官二代,而是带有某个颜色的三代。
  虽然妻子的家族在豪门林立的京城根本不入流,虽然妻子也只是家族里最受排挤和没用的那个,但依然还是让来自穷苦山村的他一步登天。
  至少他认为自己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连找小三找的都是天后级巨星,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吗?起码要比当年娶了巡抚孙女或者知府女儿的同学们要风光的多。
  不过,不管他的地位是真高还是虚高,凤凰男终究都是凤凰男,出身贫苦的自卑是他一辈子都不可能甩掉的原罪。
  于是,和绝大多数的凤凰男一样,他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在外面也习惯用一层又一层的骄傲与自信来掩盖真实的懦弱和自卑,以至于连他自己都坚信自己是一只骄傲的、高高在上的凤凰。
  秋语儿是什么东西?一个戏子而已,有人捧是明星,没人捧连**都不如,一年前还被老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意儿,现在却拽起来了,竟然敢用俯视宽容的态度跟老子说“我原谅你了”,凭你也配?

  邵文彦怒不可遏,神情阴冷至极的看着秋语儿,咬牙讥讽道:“我还以为是这次容貌失而复得的经历让你脱胎换骨了呢,感情还是因为男人啊!
  秋语儿,醒醒吧!你就是一个离了男人都不能活的贱女人而已,拿着别的男人给的底气跑到我这儿大言不惭的说‘原谅’,只会让我觉得你既可笑又可悲。
  说实话,原本我对于你一年前的遭遇还有些恻隐之心,现在看来,当初选择你,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一个莫大的耻辱。”
  “果然,你只注意到了我话里的那个男人。”秋语儿摇了摇头,表情平淡如水,却给人以极度嘲讽的感觉,“你说的很对,那确实是一个耻辱,不过不是你的,而是我的。
  像你这么自卑的男人,根本不配得到我的爱情……不,你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情,我真为你的妻子感到悲哀。”
  “放肆!”邵文彦一声大吼,双目赤红,“秋语儿,你想再体会一次失去容貌的痛苦吗?”
  秋语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微笑说:“随便,反正那个男人足够强大,除非你有胆子杀死我,否则的话,他总是能让我重获新生的。”
  她提及“那个男人”只是有感而发,但听在邵文彦耳朵里,却是故意的刺激和羞辱。再忍不住,他手臂一挥,对手下命令道:“给我上!我要你们在这里轮了这个女人!”

  此言一出,刚刚包扎完脑袋、手臂才包到一半的魏天豹噌的一下就从保姆车里蹿出来,紧紧的护卫在秋语儿的身前,而秋语儿也终于无法继续保持镇定。
  日期:2017-12-07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