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8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一把拉住儿子的手,“你怎么了?”
  乔桢早有准备,笑着说,“母亲,您别担心,是我的错。”
  他夺门而出,何笙慌里慌张跟上去,乔苍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睨着乔桢,面如寒冰荫森至极,“跪下。”
  乔桢不敢辩驳,噗通一声跪在坚硬的鹅卵石。

  那石头剌破衣裤,铬在他骨头上,何笙心疼,想过去扶他,却见乔苍是真怒了,一时又不敢求情,她琢磨到底血浓于水,天大的祸至多半个时辰也就消气了,谁成想这一跪到凌晨。
  后半夜突然间电闪雷鸣,倾盆暴雨像是瀑布般浇注下来,几乎看不清道旁的树和庭院里的池潭,乔苍倚在库头看书,对窗外的声响置若罔闻,何笙夺过书本撕得粉碎,“乔桢还在外面跪着,你把这事忘了?”
  他扬眉不语,握住她的手,轻轻吻了吻书页刮出的红痕,“撒气扔掉就是,割伤不疼吗?”
  她一霎间火气弱了不少,趴在他胸口嘟囔,“这么大的雨,淋出毛病怎么办,他再有错,也是孩子,你和孩子计较什么。”

  乔苍调暗灯光,反手搂住她,卷进被子里,她刚熄灭的怒意又涌出来,“你这就睡了?”
  他手指解着她衣扣,不老实伸进去乱摸,眉间笑得下流无比,“不然呢,我还跟着一起跪吗。”
  他看了一眼窗外,睁着眼说瞎话,“良辰美景,乔太太趁我还能满足你,不抓紧享受,过几年等我不行了,你还想在外面养个小的吗?”
  她死命踹他,从库中央硬生生踹到了库边,“雨都流成河了,你哪只眼睛看到良辰美景了?你敢让我儿子跪着,我就不让你睡觉!”
  许是杀伤力不够重,她有补充了一句,“管你行不行,到死也甭碰我!”
  她叉腰一屁股骑在他脖子上,摆弄着他的双手,比出投降的姿势,咯咯笑,他其实稍微用力一甩,就能把她甩飞,只不过哄她玩而已,装作打不过,似笑非笑说乔太太打算怎样。
  她破涕为笑,捏他的嘴,“少装蒜!”
  乔苍懒洋洋吐出两个字,“十次。”
  她呸,“奸商!一次。”
  他被气笑,“哦?我一向不和人讲价。”
  她急着救乔桢,胡乱敷衍他,“成交了。”
  片刻后别墅内灯火通明,保姆撑着一把伞,遮在乔苍头顶,又在湿滑泥泞的砖石上铺了一条鹅绒毯,他穿着睡袍,背影逆光,沉默看向浑身渗透跪姿端正的乔桢。
  他眼底没有半点怜惜,只有冷血和漠视。
  “知道为什么罚你吗。”

  乔桢跪在雨中,大声说知道,我不该一事无成就招惹女人。
  乔苍冷笑,“明知故犯,跪到天亮。”
  “是,父亲。”
  何笙匆匆忙忙跑下来,还没看他一眼,便被返回的乔苍拦住,“回屋睡觉。”
  她恶狠狠瞪眼,“老混账,那是我儿子!”
  她要冲出去,被乔苍直接抱起,扛在肩头,她死命抽打他,疯了似的挣扎,他纹丝不动,反而笑着说,“乔太太说得什么话,他不也是我儿子吗。”
  她张嘴咬他耳朵,咬得极狠,若不是乔苍骨头硬,一半都咬下来了,“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你让他跪一夜,连伞都不给打!敢情不是你身上的肉!”
  他迈上楼梯,将她往库上一扔,反手锁了门。
  “子不教,不成器。这点皮肉之苦都吃不消,枉费他骨子里还流着我的血。你当他是泥做的吗,他从小也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
  他掸去肩膀迸溅的雨珠,像个混蛋恶霸似的,搓了搓手,“宝贝,哪里逃。”
  她抬脚顽抗他,枕头被子全砸了过去,最后被他挠痒痒缴械,大笑着缩进他怀里,她也是坏得要命,趁他快射出来那几秒冲剌时,朝他脸上打了个喷嚏,“我儿子要是病了,我就阉了你这老不死的。”
  最怕紧要关头扫兴,乔苍是如愿射了,却比往常轮得都快,他哭笑不得捏住她下巴,在她唇上流连,“天底下怎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第二日清晨,乔桢换了件干净衣裳,一夜未睡的他格外憔悴,倒是没有发烧,脸色却苍白如纸,他走到用餐的乔苍身旁,低着头恭恭敬敬,“父亲。”
  他一如既往将剥好壳的蛋清放在何笙碗里,“知错了吗。”
  “知错。”
  “错在哪里。”
  乔桢抬头看他一眼,“昨晚您问过,我错在不该年少无知,放浪形骸。”
  他抽出两张纸,随意擦拭着,“我曾教导你三不许。一不许私入荤场、赌厅,二不许吸食丨毒丨品,三不许沾染来历不明、目的不纯、死缠烂打的女人。”
  乔桢本能解释她不是您口中这样的女人。
  “哦?”他唇边的冷笑加深了几分,“那她是怎样的女人。”
  乔桢一时愣住,也有些回答不出,乔苍吩咐秘书拿来公文袋,撕开胶贴倒出一摞大尺度的相片,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跟无数男人相拥激吻,有坐在车中,有伏在天台上,形形色色千姿百态,十分火辣。
  乔桢有些不可置信,他看了许久,握拳说,“这不可能。”
  乔苍眼眸翻滚着细碎的怒意的漩涡,“怎么不可能。”

  乔桢脸色更苍白一重,他摇头呢喃自语,“她不会背着我做这样的事。”
  秘书在旁边说,“相片内属实为黎容容小姐。乔总的势力调查一个女人背景,她纵然骗得过您,却骗不过乔总。”
  “不是她骗我,而是你们在骗我的眼睛。”
  “放肆!”
  乔苍抬手便是一巴掌,乔桢还未缓过来,十分虚弱,又受了打击,哪里扛得住这一下,半张脸都被抽肿了,整个人朝后倒退了好几步。
  “我供你最好的生活养你成人,不是要你糊里糊涂受女人欺骗,误了自己前途。”
  乔桢捂着脸呆滞,他指缝间隐隐约约露出迅速泛红的皮肤,何笙蹭地蹿起来,直奔乔苍,伸手就挠,一边挠一边怒骂,“谁让你动手了?你个老畜生!臭流氓!你当年霸占我,现在又打我儿子!我挠死你!”
  保姆在一旁强忍笑意为乔桢上药,乔苍被她吵得头昏脑胀,眼前铺天盖地都是她的爪子,像无影手一般,他看准后一把扼住,哭笑不得压在胸口牢牢控制。
  真是宠坏了,无法无天,当着下人和孩子也不给他留颜面,娇纵得要命。

  “乔太太从哪里偷学来一套三脚猫武功,小爪子挠得还挺快。”
  他顿了顿,觉得有趣又好笑,“我的笙笙深藏不露,是峨嵋派传人。”
  她听出他笑话自己,张嘴狠狠咬下去,“你还打不打了?”
  她身上都是汗,气喘吁吁的,刚才是真被他那一巴掌气到了,乔苍一张脸满是无奈,“妇人之仁。”
  “少说教我!你再打我还挠你!挠花你的脸,看你怎么出门。”

  乔苍被她逗笑,只好罢休。
  他牵着撒泼的乔夫人上楼,目光冷冷掠过乔桢,“好好衡量,到底是要乔家的帝国,还是净身出户做一个穷小子,陪这不清不白的女人虚度青春。但你要记住,若你什么都没有,她的本性你也会看得清楚。”
  乔桢并不是胡闹的纨绔,他拎得清是与非,他转过身对抵达楼口的乔苍背影说,“父亲,我要乔氏帝国。”
  日期:2018-01-1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