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66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若是拿了钱,那就是卖,是名副其实的鸡。
  我苏米最恨别人骂我是鸡,就更不会主动去做鸡。
  我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小声说道:“除了那个,什么都好。”
  刚一后退,洛云川就像块橡皮糖似的黏了上来。双手捧着我的脸,细细密密地吻:“为什么这么固执呢?反正都要做,有钱拿不是更好?”
  我别开脸,逃避他的吻,他却霸道地钳住我的下巴,直接吻上了我的唇。
  整间办公室的装修设计,都透着浓浓的禁欲气息。而,他却在这儿跟我……

  我想推开他,却被他先一步钳住手腕儿,而后,带着我,边吻边朝一旁的沙发走去。
  就在堂堂洛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我被他霸道的吻技撩得七晕八素。
  但是,理智还在,在他有进一步动作之前,我摁住了他的手,喘息着说道:“我苏米什么都可以卖,就是这个不可以卖。洛云川,你还是换一个交易吧。”
  洛云川居高临下,因疲劳而布满血丝的一双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过了半晌,他才松开我,跟我说:“那就把你自己卖给我。”
  “我自己?”我不解。
  “做我三年情人,我给你一千万。”他的声音淡然冷漠,轻飘飘地就吐出在我们这种人看来是天文数字的一千万来。
  我默了一会儿:“这跟拿身体卖钱,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他把我搂进怀里,认真地给我解释,“我要的不是你的身体,是你的感情。当然,你也可以把身体当成赠品,附送给我,我洛云川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说完,他居然开心地笑了起来,似乎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想不到,我苏米的感情竟然这么值钱。
  我仰头看他好看的下巴:“你为什么想要我的感情啊?”
  还是那个横亘在我心中多时的疑团,洛云川想要女人的话,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什么偏偏要找我?
  洛云川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寒光,笑容瞬间消失,冷冷道:“等你想起来,自然就知道了。”
  额……
  洛云川丢下我,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自己又坐回到办公桌后开始工作。
  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来什么。
  过了半晌,我才站起身来,跟他说:“我现在不需要一千万,所以,我选择只卖三个月的感情给你,五十万。”
  洛云川斜睨了我一眼,说:“成交。”
  后来,他又问了一句

  然后,就让阿东带我去提钱,我走出办公室时,听到他在背后小声咕哝了一句:“该死的工作,要不是有这么多工作要做,我能放你走?”
  额……我感觉脊背一阵发麻,赶紧加快了脚步,走出办公室。
  我拎着一箱子钱,急匆匆回到医院,预算了一下,给豆豆交了住院费以后,剩下的钱应该还够她做一个人工耳蜗的。
  想着甜甜接到钱时应该会很开心,可是,她却不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找了一整个楼层,问了能碰上的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没有找到她。
  甜甜的电话倒是打通了,她只说了一句:“苏米,如果我回不来,请你帮我照顾豆豆。”
  说完之后,就挂断了。再打,就是关机。
  我的心噗通噗通地在胸腔里乱跳,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早上走的时候,我跟甜甜说了好几句话,她都没有反应。我那会儿就应该知道,她肯定钻牛角尖儿了。
  顾不得多想,我直接冲出了医院,打车去黄能所在的小区。
  一路上,我都惴惴不安地想,甜甜,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豆豆注定是没有爸爸疼爱的,可千万别再没了妈呀!
  进了小区,就看到黄能家所在的那栋楼前,围了好多人。

  楼底下拉了警戒线,围观的人都在交头接耳地低声说话。
  我突然变得特别胆小,特别害怕自己的预感变成现实。
  拉住一个经过的大姐,我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大姐说:“艾玛,你自己去看吧,老惨了!一家子全都死了。”
  “那甜甜呢?”
  “谁是甜甜?”
  大姐疑惑地看着我,我丢开他就往警戒线里冲,被一个丨警丨察给拦住了。

  我冲着楼梯口,大声喊:“甜甜,甜甜,你在里面吗?”
  没有人回答,不一会儿,就看到有穿着大白褂的工作人员,从楼道里抬出几Ju尸体。
  我瞪着眼睛瞪着那些盖着白库单的尸体,想掀开来看看有没有甜甜,但是丨警丨察不允许。
  一阵风吹来,掀开摆布的一角,露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
  这一刻,我的心像是塌陷了一样,瞬间沉了下去。
  后来,甜甜戴着手铐,被丨警丨察从楼道里带了出来。
  我冲了进去,抓住她的手,问她:“甜甜,你有没有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甜甜的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见我来了,空洞的眼神慢慢聚焦,跟我说:“报应,苏米,报应来了。”
  紧接着,她就笑出声来。
  甜甜被警车带走的时候,我还完全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甜甜这么柔弱的女人,居然能……
  这件事的影响很大,事发后不久,各大新闻媒体上都开始报道,标题多是《一家四口睡梦中被杀,神秘女子持刀站在案发现场》。
  新闻里说,警方初步勘察现场后,得出的结论是,黄能、赵蕊和黄能的妈妈,是在睡梦中被人用菜刀抹了脖子,而那个刚刚满月的女婴,是用被子捂死的。
  现在,还不能确定甜甜是不是杀人凶手,警方正在进一步查证。
  如果是以前,打死我也不相信甜甜会杀人。可是,现在小豆豆命悬一线地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任谁都有想杀人的冲动。
  兔子急了是会咬人的!

  案件刚进入审理环节,我去派出所见甜甜,被告知不被允许。
  我现在能为她做的,只能是替她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等黄豆豆醒来。
  一天时间内,小豆豆病危两次,满屋的医护人员对她进行抢救。
  医生让我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我拒绝,我又不是她的监护人,哪里有权利签这个字?

  热血冲上脑门儿,我直接把那张纸给撕了个粉碎。
  我说,我不签!打死我也不签!豆豆不会有事的!
  医生很无奈地看着我,理性地给我分析签字的重要性,最后,实在是没辙了,就说:“你不签字,我们就不能更好地进行医疗救治,你自己考虑吧。”
  日期:2018-05-1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