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里的美少女》
第514节

作者: 咖啡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况且刘勇的真气,不止一次的被人说纯度超乎一般练功者所能及,不管是黄三还是后来的于恭都这么说,被愚公的真气纯度所惊到,这也就说明刘勇的真气并不是像那些邪恶功法一样通过男女交合得来的一样驳杂不纯。
  所以刘勇也就否决了那种可能性,自己肯定不是修炼了什么邪恶的功法,但是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就连刘勇自己也不得而知,为什么自己居然会出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既不是那种邪恶功法,又不是名门正统的修炼方式。但是修炼出来的真气去而出人意料,超乎想象的纯正。
  不过刘勇明白,这些东西就和自己的天眼秘密一样,不能够轻易地给外人说,就算是再信任的人也不能说,除非是像刘萌、秀秀这种肯定是自己的亲人一样的,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人,才能毫无防备的把什么都说出去。
  不过黄三当初也说了,最值得相信的人永远还是你自己,只有自己保守秘密才能确保不被人知道,这番话如果是别人说出来,也许刘勇还会不以为然,但是这番话却是从江湖里面的老大哥,也就是在江湖中混迹的黄三口中说出。
  这就由不得刘勇不信了,而且这里面的意思刘勇也懂,就算是你确保这个人是完全值得信任的,并且也完全不可能出卖你,可以完全保持信任,但是保不齐也会迫于某种压力或者无心之举说出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打个比方,虽然说谢丽、刘萌、秀秀这些女人绝对不可能做对不起刘勇的事儿,比如出买刘勇,把刘勇的**事情告诉别人,但是保不齐她们就会在无意之中把刘勇的秘密泄露出去,这也是刘勇一度最担心的事情,这些女人虽然有的精明强干,比如谢丽,有的温婉知性,比如刘萌。但是她们毕竟只是女人,万一有心人在她们身上做文章,那刘勇可就欲哭无泪了。
  “刘勇后生,你在想什么呢?”于恭看着刘勇嘴里一直在重复着化茧成蝶,但是脸上表情却又是另外一种根本看不出来是不是又在魂飞天外的想些什么的神情,所以便有些奇怪的向着刘勇问道。
  刘勇听到于恭的疑问,立马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越想越远,给魂飞天外不知道思维都飘到哪儿去了,立马反应了上来,然后赶忙摇了摇头,让自己现在先别想那么多,然后对着于恭说道:“没,没有,我就是在想现在于老您说的话。”
  “化茧成蝶?您的意思是说我现在不仅仅变得更强了,而且还换了一种,运功运气的方式?变换了一种形态么?原来这种变化……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吗?”刘勇明白,自己现在的这种从丹田方式的真气运转比起之前来说更像是一种进化,和“破茧成蝶”一语双关。
  “呵呵,没错,我们修炼真气的人,第一个阶段就是通过经脉运转,这也是修炼的第一步,那就是周身的奇经八脉全通,任督二脉全通,然后可以顺利运转真气进行修炼,这也就是传说中的练气境。”于恭和刘勇两人正一边儿散着步,一边儿聊着天,看起来就像是出来散步的爷孙两人一样,在院子里走着,毫无违和感。
  然后于恭便打算细细的给刘勇讲解一番修炼的奥秘,这也就刷新了刘勇对于修炼的另一种认知,直到今天和于恭的交谈,刘勇才认识到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也认识到了之前自己的那红动不动就觉得谁的武功天下第一,觉得自己很牛皮的想法有多幼稚。
  从于恭的嘴里,刘勇这才知道,原来修炼一途很长,自己之前走的那个路线包括运功方式方才是修炼的第一步——也就是练气境,这才是修炼真气的第一步,通过在体内的经脉之中运转真气来练功,包括出手运气,还有各种需要用到真气的时候,都是通过经脉传导,这种入门的修炼方式,被所有修真者成为练气镜。
  但是刘勇很奇怪,为什么于恭所说的这种阶段划分和境界划分之前自己没有听黄三他们说过?就算是刘勇自己前往谷一派之后,见到的那些所有人也都是和自己一样,通过经脉来运转真气,怎么没见他们和自己有什么不同?难道他们都处在修炼的第一步,也就是练气镜?难道他们之中都没有一个像自己这样破茧成蝶的嘛?
  刘勇心里很疑惑,于是看向于恭的表情也很疑惑,有些欲言又止,既想搞清楚这是为什么。但是刘勇自己也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和于恭说出来自己心里的疑惑,说出来关于谷一派的事情。
  毕竟这些江湖上的事情刘勇还不是很了解,不知道于老和谷一派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利益冲突之类的事件,所以刘勇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不该说……
  于恭看到刘勇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欲言又止,有点儿难言之隐的神情,于是便笑了笑,然后拍拍刘勇的肩膀,然后说道:“怎么,刘勇后生?你还不信任老夫么?有什么事儿可以对老夫但说无妨,只要不涉及到一些敏感话题和个中辛秘,老夫必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这个……于老,其实我还真是有点儿不太明白的地方想要请教您老,想让您老帮我解答一下,我实在是有点儿想不通,感觉有点儿蹊跷。”刘勇挠了挠头,觉得于老说的有道理,于老对自己都这么坦诚相待,而且还这么不遗余力的为自己答疑解惑,刘勇觉得自己是不应该对于老有所隐瞒,好像还信不过于老的人品一般。
  于是刘勇便一咬牙,然后对着于恭把对谷一派的这些疑惑的点都说了出来,当然,刘勇也没忘了问问于老谷一派的那只镇派之兽,也就是那只大蜈蚣的事儿,刘勇还是第一次见到那种怪物,不知道那种怪物如果换算成人的实力,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境界水平呢?
  所以刘勇便把自己心中的疑惑全盘托出,当然刘勇也不忘记顺口问了句于恭,那于恭现在到底又是什么水平呢?刘勇很好奇这一点,也很想知道自己之后修炼的方向,又会是什么样子的。
  “噢,呵呵,这个……关于老夫自己的问题,我待会儿再和你说,不过你说的这个谷一派,老夫倒是的的确确有所耳闻,这个谷一派现在是不是在桐城市,宗主是……是谁来着……哎呀,老夫记性不好,实在是有点儿老糊涂了。”于恭听完刘勇说的话,然后便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皱起了眉头,然后摆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

  “对对对对!是在桐城市,我家也在桐城市啊,所以我才会和他们谷一派有所交集,谷一派的现任宗主是江心月,我和她还有过几次交情呢!”刘勇看到愚公的确听说过谷一派,确认于恭肯定是对这方面很是了解的,再加上刘勇本身对于恭的无条件信任,所以刘勇就对于恭全盘托出了想说的话,包括谷一派的现任宗主是谁,还有刘勇为什么会和谷一派产生交集。
  当然,刘勇对于具体为什么和谷一派结缘还是说的比较马虎的,含糊其辞的就过去了,只是说自己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谷一派的某个帮派弟兄,然后和他结缘,后来又帮助谷一派做了一些事情,这才凑巧和谷一派有所往来,刘勇当然不止于把谢利马、谷一派之间的那些恩怨说的那么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