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9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家长完全的没有见过大蛇屙屎,他们根本不知道,随便部队里任何一个兵,都绝对的有开大会一开一上午四五个小时的经历而且绝对不允许上厕所的。
  就拿一个师级部队的军人大会来说,师长师政委做主要讲话,离不开三点有三点,运气不好碰上喜欢吹牛逼的师长师政委,给你跑题几千里再拉回来,单单是这个过程就一个小时过去了。接下来还有分管的副师长副政委,参谋长政治部主任,等等等等。等到主持会议副师长或者副政委做最后的发言宣布散会,四五个小时妥妥的放在那里。
  李牧在讲的时候,看到这些家长变来变去的脸色,心情舒畅得很,不由的想起了还是小兵的那个岁月。他记得有一次开大会,搞专题思想教育,开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主讲的政委突然的停下来,直接下达了命令——驻地森林起火,战备值班部队快速出动。
  当时兵们那个爽啊,踩着皮鞋从礼堂往营房狂奔,三公里多的路硬生生的只花了十一二分钟就干回了营房,马上换装携带装备登车出发。那个时候,所有人心里都在想,宁愿干死在扑火现场也不要开大会了。
  可以判断,现在这些家长的心情大抵如此。
  “我要讲的就这些,谢谢大家。”
  当李牧讲出这一句随即温柔一笑,反应最快的家长已经夺门而出向厕所方向跑去,然后是其他家长紧随其他,争先恐后的抢门而出。
  直到教室里只剩下李牧、郑老师以及沈国峰。
  沈国峰站起来快步向这边走来,立正向李牧敬礼,“报告李副主任!第三舰队司令部军务处处长沈国峰向您报到!”
  李牧回礼,点点头,“沈处长,你好。”
  沈国峰连忙过来和李牧握手,“首长,您认识我?”
  “呵呵,之前已经看出来,但并不知道你的工作单位。”李牧笑道。
  沈国峰说,“首长,今天聆听了您的教诲,感触良多。咱们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一些不好的风气已经影响到了中小学校,这个现象,我个人也认为到了必须要纠正的时候。”
  “家长也有家长的难处,主要还是学校的引导。”李牧笑道,“沈处长,坐了几个小时,你没问题?”
  沈国峰呵呵笑,说,“还行,平时开会也都习惯了。”
  李牧注意到郑老师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便对沈国峰说,“行,沈处长你先忙。”
  “是!首长!首长再见!”沈国峰敬礼,随即快步离开教室。
  他其实也憋不住了,但是在首长面前,必须得保持好状态。
  李牧打量着坐在那里的郑老师,轻轻叹了口气,道,“郑老师,那我就先走了。”
  郑老师脸色难看得很,她僵硬的点了点头。

  李牧微微摇头,举步离开了教室,他也只能帮她支开沈国峰让她一个人待在教室里处理了——她尿裤子了。
  严格的说,她失禁了。
  因为憋尿太久,她又不断的用意志力要控制着,最终导致泌尿系统失控,因此有了湿漉漉的一片。
  当看到李牧的背影消失之后,郑老师精神一松,突然的下面又是一阵热流出来,又尿了。她羞愧得想要自杀。
  为了不在首长面前失礼,结果高估了自己的肾能力,以至于失了更大的礼,郑老师心情不知道应当如何形容了。
  一一班里发生的事情是瞒不住学校领导的,不仅如此,地方的教育部门、分管教育工作的市府领导,全都被惊动了。丢人不要紧,但不能在部队面前丢人,在部队面前丢人也不是很难处理,但是在部队首长面前而且还是一名背景显赫的年轻首长面前丢人,那就绝对的不行了。
  家委会算什么组织,不就是学校班级里类似于学习委员会完全称不上档次的组织吗?当时,一些有很敏锐政治觉悟的领导会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他们不会关心家委会是否能够正确引导孩子们的价值观,他们只关心,一群来自各行业的精英以家委会的形式组织在一起保持着频繁的沟通,会不会出现其他政治问题?
  如果没有那个方面的苗头,为什么部队的首长会当场发飙直接给那些家长上了三四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课?
  当领导的思考问题就是透彻就是深入,从而自己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吓人的误会。
  当陆南地区的行政主官们被惊动从而马上视察十二小的时候,李牧已经带着李瑾钰功成身退回家过一个难得放假的下午去了。
  如果女儿不在身边,李牧也许是没有机会实时的了解到现如今的社会风气。部队和地方,因为制度的关系,在信息流动上并不同步,而李牧一心扑在工作上,从不主动了解地方上的情况。

  这样的状态导致他在听闻地方上一些现象的时候,都会目瞪口呆上一阵子。他同时也在意识到,现如今的社会,和十几年前他还是青少年的那个时代完全的不同了。
  他开始有了上年纪的觉悟,那是一种许多人都会夸你年青而你自己却非常清楚正在老去的觉悟,很让人惆怅。
  时间过得很快,坐在装备研发采购委员会副主任这个位置上,负责南区的军工研发采购,李牧有大量的空闲时间,除了保持着一定强度的军事训练之外,他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放在了孩子身上,终于是好好的履行了一回当一个尽职的父亲的承诺。
  时间走过了五月,李牧也宣布步入了三十四岁的年纪。三十四岁,这是一个年龄上让人迷茫的阶段。踩着青春的尾巴却没了青春的激情,步入了中年却没这个年龄该有的妥协,总会想着自己还年青还能拼搏一把,直到晨勃越来越少,直到撒尿的时候出现了溅湿鞋子的情况,方才猛然大悟,原来身体的的确确的在走下坡路了。
  于是迷茫。
  李牧多多少少也会有这样的体会。
  当六月一过,他带着放暑假的李瑾钰返回帝都,回到的第一天晚上,他就和冯玉叶在一个黑夜的时间内连续交战了三番,他才送出一口气——还好身体素质并没有让他失望。如果不是因为冯玉叶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他有可能还会继续征战。
  一想到国庆前后会迎来第三个小生命,李牧就什么中年危机感都没有了,有的只是满满的幸福感。

  在帝都待了一周的时间,李牧就乘坐他的运-7专机返回了陆南地区。每年的年中和年终,都是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他这个副主任不能长时间的不在岗位上,最关键的是,今年是许多新装备入役的年份,同时也是确定下一批新装备采购的重要时期,因此他必须得时刻盯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