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56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不管怎么说,也是花都大学四大校花之一,多少出类拔萃男生,想要给她吹曲子而不得。
  如今她放下校花和女生矜持,恳求林飞有空给自己吹吹曲子,他竟然说没有空。
  王宜欣深吸一口气,按下心里怒火,看着林飞问道:“那如果袁语熙,让你给她吹曲子,你会不会给她吹?”
  林飞说道:“我如果没有时间,是不会给任何人吹曲子。”
  听了这句话,王宜欣脸色这才缓和下来,这么说,林飞不但不给自己吹曲子,而且也不给袁语熙吹曲子。
  那么,自己和袁语熙在林飞心里都是一样的位置,自己并没有输给袁语熙。
  “那好,只要你不给袁语熙吹曲子,我也不强求你。接下来,我们去哪里?”王宜欣气也消了,向林飞问道。
  “梁老奶奶刚刚去世,给贫苦的人捐助事情,过些日子再回来做吧!”林飞想起去世的梁老奶奶,心情还有些沉重。
  王宜欣神色也黯然起来,说道:“嗯,那我先送你回别墅。”

  林飞点点头。
  兰博基尼离开城村。
  回到李如烟别墅门前,林飞下了兰博基尼,向王宜欣告别:“回去路,注意安全。”
  王宜欣心里一暖,看来林飞还挺关心自己的嘛。
  她点点头:“我会的。”
  林飞这才走进保镖打开的别墅铁珊门。
  看着林飞的背影,王宜欣忽然有点明白,袁语熙为什么会喜欢林飞。

  王宜欣唇角勾起一个笑弧:袁语熙,我是不会让你抢走林飞的。
  然后,王宜欣开着兰博基尼离开了别墅。
  回到别墅的林飞,看到客厅里,坐着一袭真丝睡衣的李如烟,沐浴后有些许湿意的长发,披散在秀肩,肤色白皙胜雪,真意睡衣将她完美身材勾勒得曲线性感,令她在夜晚灯下,越发有女人味。
  林飞也不觉一怔:如烟姐,不亏是花都第一美女总裁!
  李如烟一个人在客厅喝着一杯红酒。
  看到林飞进来,她神色一喜,立刻放下酒杯:“林飞,你回来了!”

  “如烟姐,你还没有睡?”林飞看了看手机,已经晚十点。
  李如烟说道:“没有,我还不累。”
  其实她之所以没睡,是因为从女佣张姨口得知林飞有事出去了,她一直在等他。
  林飞向李如烟说道:“如烟姐,我想要一些画油画的画笔,纸和颜料,别墅里可有?”
  李如烟有些疑惑:“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林飞说道:“我在花都大学报读了美术系,老师布置了一个任务,那是所有美术系学生,画一幅作品,参加一个月后百年校庆画作展览。”
  李如烟说道:“原来这样,语熙房间有这些东西,我现在给你去取。”

  两人随即来到二楼袁语熙的房间,李如烟用手轻敲房门:“语熙,睡了没有?”
  房间里并没有回应,李如烟扭动门锁,房门并没有反锁,李如烟和林飞走了进去。
  房间里开着一盏柔和台灯,林飞看到床袁语熙抱着一只海豚公仔,已经睡着,穿着短裤的袁语熙,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尤其惹眼。
  李如烟过去将床单盖在她的身。
  房间靠近窗户处,是一个支着画架,面夹着一张好似刚刚完成的素描作品。
  林飞走了过去,一看之下,不由莞尔,因为这幅素描作品,画的正是林飞的肖像。

  走到林飞身边的李如烟,看到画架林飞的肖像,她眼里有着一丝复杂神色:表妹画林飞的肖像,难道她已经喜欢了林飞?
  她心里忽然有点乱,好像平静湖面,被投下一块石子,荡起了波纹。
  林飞看到房间里有画笔,油料,画纸,便取了一些,然后离开房间。
  两人走出房间后,李如烟带房门,犹豫了一下,才向林飞说道:“林飞,表妹画的好像是你?”
  林飞点点头:“没有经过同意,画我的肖像,真是过份,如果不是看在同学份,我可要告她侵犯我的肖像权。”
  说完,林飞看到李如烟并没有被自己冷笑话逗笑,便有些尴尬说道:“我是开玩笑的,我去画画了。”
  然后,林飞进了3号房间。
  看着林飞进了房间,关了房门,李如烟心里叹息一声:傻瓜,我表妹画你的肖像,可不是单纯画画,而是喜欢你。
  可是她该怎么办?
  难道她只能一直将他当成自己的弟弟?
  在质朴,善良的林飞面前,她总有一种配不他的自卑感。

  或许她结过婚。
  但她和张政也只是领了结婚证,那时公司发展正处于快速时期,她和张政忙得连张罗酒席时间都没有,两人刚结婚那会,甚至连亲-热的时间都没有。
  然后三天后张政遭遇车祸死亡,她还是处子之身,保持迄今。
  虽然花都众多豪门名流公子,如赵宣,王彪等追求她,但她却全然看不眼。
  任何时候都从容冷静的她,自从遇到林飞后,开始一点一点发生了变化,甚至进退失据。
  林飞并不知道房门外的李如烟心百般纠结感情,他正在房间里全身心投入油画创作。

  今晚见了梁老太太,并且送完了她人生最后一程,他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触。
  他想给可敬可亲的梁老太太画一幅画。
  一个通宵过去,当黎明曙光,透过窗户,映照在桌子时,林飞收起画笔,可以看到桌面,有一幅宽一米,长两米完成的油画。
  油画画的正是刚刚走完了一生风雨岁月,安详躺在床的梁老太太,在她那胸前放着那支陪伴着她走过革命岁月的唢呐。
  画面温暖感人,色彩细腻,面目如生,细到老人两鬓丝丝银发,脸颊一条条岁月的皱纹,双手长满的老茧,还有放在胸前的唢呐,闪烁的金属光泽,都跃然纸,好像看得见摸的着。
  经过这一夜的潜心创作,林飞将老人最后一刻安详和蔼,全都表现在这幅油画。
  在油画左下角,写着几个字:“老人与唢呐”。

  经过一宿的创作,林飞有些累了,他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距离学七点,他还可以再睡两个小时。
  他躺在床,很快睡熟了过去。
  “咚咚咚。”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将林飞吵醒。
  “林飞,快起床学!”是袁语熙的叫声。
  林飞从床起来,摸过手机一看,已经7:30,距离课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

  “你在楼下等我,我马来。”林飞向房门说道。
  “嗯,那我在客厅等你。”袁语熙脚步声离去。
  林飞梳洗一下,便下了楼。
  客厅沙发坐着袁语熙和李如烟,一个白色校服,格子短裙,玉腿修长,清纯美丽,一个LO装,秀发盘起,成熟端庄,身段曼妙。
  一大早便看到清纯和成熟各具特色的两大美女,林飞只觉眼前一亮,神清气爽。
  他向袁语熙和李如烟打招呼道:“早!”
  “早!”两女看到林飞,眼里都闪着异样光彩,一起向他打招呼。
  “如烟姐,准备班吗?”林飞向李如烟问道。
  李如烟点点头;“嗯,我马要去公司。”
  “如烟姐,不如我们三人一起出发?”林飞向李如烟提议道。

  李如烟没有想到林飞竟然要和自己一起出发,心里有一丝异样甜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