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55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陪同罗市长前来的人员,有花都大学校长,并兼市教育局局长的朱海。
  罗市长一行人,正要走进梁老奶奶家里,在这时,从二楼亮着灯火的打开窗户,忽然传出来一阵激情飞扬,又婉转动人心扉的唢呐声。
  “一送(里格)红军,(介个)下了山
  秋雨(里格)绵绵,(介个)秋风寒
  树树(里格)梧桐,叶落尽
  愁绪(里格)万千,压在心间
  ”
  唢呐声,不断从窗户飘来。
  罗市长目光看着那个传出唢呐声窗户,神色有着一丝激动:“这是《十送红军》旋律!”
  “嗯,这唢呐吹得真好!”又有官员点头称赞。

  花都大学校长朱海眼眶更是微微湿润,说道:“这唢呐吹的旋律,感情真挚,感人肺腑,细腻如诉,涓涓如泉,滋润人内心,令人动容,悲切又眷恋……”
  朱海似乎想用很多词语来形容这唢呐吹的曲子,可却发现渊博如他,也在这首唢呐旋律面前觉得词穷,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唢呐声一吹,周围原本有许多各种说话声音的居民楼,全都静了下来。
  好似楼房里所有人,都静静聆听和沉醉在唢呐声里……

  直到唢呐停下几分钟,罗市长一行人才回过神来,他们只觉得心有着难以言说感情,无法平静。
  而周围居民楼,也响起了许多人赞叹声:“这唢呐吹得真好听!”
  “太感动了,我想哭!”
  “怎么不吹了,我还想听。”
  罗市长调整了一下心绪,向朱海说道:“朱校长,花都大学培养了许多音乐成卓著的音乐家,歌唱家,你觉得这吹唢呐之人会是谁?”
  朱海沉吟了一下,说道:“据我所知,华南省擅长唢呐,并且能够吹出如此高水准,只有一人,这人是演奏家张郎,所以,我觉得楼吹唢呐之人,一定是张郎。”

  其余官员也纷纷点头:“没错,能吹出这么感人肺腑唢呐的,在华南也仅张郎先生所能够。”
  罗市长说道:“张郎先生,心系老人,亲自为梁老太太吹十送红军,真是一个好音乐家。”
  其余官员也纷纷赞同。
  “我们进去吧!”罗市长带着大家走进了梁老太太家里。

  二楼,床的梁老太太眼角淌下两颗泪珠,目光看向林飞,脸笑容说不出的和蔼:“年轻人,谢谢你,想不到,我还能再次听到这么动听的十送红军……”
  梁老太太的侄女秀珠,脸现出不敢相信表情,向梁老太太说道:“姑妈,你眼睛看得见了?”
  梁老太太向她点点头,说道:“看得见了,听了这首十送红军,我的病都好了。”
  然而一旁的林飞却知道,失明的梁老太太之所以能看得见,这是回光返照,老人恐怕马要永远离开了。
  林飞将手的唢呐,放在老人手,说道:“老奶奶,你想听唢呐吹十送红军,我以后常来吹给你听,好吗?”
  然而,老人却摇摇头,说道:“不了,年轻人,这支唢呐陪了我一辈子,我死了让它陪着我,到了那边,让我的丈夫为我吹十送红军。”
  秀珠脸现出悲伤,说道:“姑妈,你不会离开我们的,你会好起来的。”
  老人眼里光芒在一点点消逝,刚刚还精神奕奕她,好像一下子变得很疲倦,老人嘴唇蠕动,用微弱声音哼着什么。
  林飞,王宜欣,秀珠细听之下,听到老人哼的正是《十送红军》:“一送(里格)红军,(介个)下了山
  秋雨(里格)绵绵,(介个)秋风寒
  树树(里格)梧桐,叶落尽
  愁绪(里格)万千,压在心间
  ”
  那虚弱声音,渐渐没有了声息,老人永远走了,胸前放着那陪了她一辈子的唢呐。
  老人虽然走了,脸依然十分安详,好像睡着了一样,好像仍沉浸十送红军动听唢呐声里……

  林飞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拿起老人胸前唢呐,泪光闪烁,再次吹起了十送红军。
  “一送(里格)红军,(介个)下了山
  秋雨(里格)绵绵,(介个)秋风寒
  树树(里格)梧桐,叶落尽
  愁绪(里格)万千,压在心间

  ”
  秀珠,王宜欣在唢呐声,泪水止不住流淌。
  罗市长,朱海等人,来到了老人房间,看着吹唢呐的林飞,他们无不是十分惊讶。
  吹唢呐之人,竟然不是演奏家张郎先生,而是一个如此年轻小伙子!
  如此年轻,音乐才华已经可以肩真正音乐家。
  这怎么可能?
  震惊之后,罗市长等人,发现床榻安详去世的老人,他们悲从心来。
  一曲十送红军吹完后,林飞将唢呐放回老人胸前的手。

  然后,他向老人鞠了三个躬。
  罗市长带着众位官员也前来,向床老人鞠躬。
  “罗市长,您怎么来了?”秀珠声音哽咽向罗市长说道。
  罗市长向她安慰道:“梁秋老同志是人民同志,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她,你要节哀顺变。”
  林飞和王宜欣见市长也来了,知道接下来事情,已经用不着两人帮忙,趁大家不注意,两人悄然离开。
  从二楼下到一楼后,林飞将装着五万元信封,留在了桌子,并用笔在信封写了几个字:“老奶奶,一路走好!”

  然后,两人离开了梁老太太的家。
  从城村走出来后,两人了兰博基尼。
  王宜欣仍然好像没有从梁老太太去世事情走出来,还有林飞用唢呐吹的十送红军,那穿透人内心,令人震撼旋律,还萦绕在她的心头。
  她看向林飞的目光,也带着说不出倾慕之情。
  十送红军,以前在她听来十分普通曲子,而今天在她看来,这是一首最打动人心歌曲。
  这是林飞带给她巨大震撼。
  “林飞,你为何会吹唢呐?”王宜欣忍不住向林飞问道。
  林飞说道:“我在昆仑山时候,有个人教了我很多东西,而唢呐是其之一。”
  教他唢呐的,正是他的师姐。

  她的师姐,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人,武功,医术,音乐,美术等等,无所不能,而且无所不精。
  拿音乐来说,她不但擅长西方各种乐器,是华夏乐器也同样样样精通。
  唢呐是其一。
  不过,林飞以前除了在师姐和爷爷面前吹吹唢呐,却从没有在外人面前吹过。
  他也不知道自己吹得怎样?

  林飞试探向王宜欣说道:“我是不是吹得不好,你是不是觉得很难听?”
  王宜欣顿时满头黑线。
  “你吹的唢呐,让梁老奶奶都感动落泪,如动打动人心曲子,是我也很少听到,我认为你吹的唢呐,那个有名唢呐音乐家张郎还好听。”
  林飞没有想到王宜欣给自己评价这么高:“宜欣,我吹的唢呐,真有这么好吗?”

  王宜欣都想告诉他,自己被他唢呐吹的十送红军感动的要死。
  “当然有,以后我想听曲子时候,让你给我吹。”王宜欣声音不觉柔声起来,有些期盼看着林飞。
  然而,林飞面对王宜欣主动献媚,却有些为难说道:“宜欣,我除了学,还要工作,恐怕没有空给你吹曲子。”
  王宜欣一下子瞪大了一双凤眸,有种想把林飞当场掐死冲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