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针在手赛华佗》
第54节

作者: 龙九霄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个小时后,王宜欣驾着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来到别墅门外。
  林飞离开时也不敢惊动袁语熙,不然她若是知道王宜欣来了,恐怕两个女人又要斗起来。
  林飞坐王宜欣的兰博基尼,前去看望十几个失孤的老人……
  前去看望失孤老人路,林飞询问了王宜欣哪里可以出售万宝龙手表和苹果手机。
  王宜欣一脸轻松说道:“这个容易,交给我行了。”
  然后,王宜欣将兰博基尼,开到一个商业广场,让林飞留在车等候,她一个人进了商场大楼。
  不到十来分钟,王宜欣回到了车,将一个鼓鼓的信封,交给林飞说道:“我已经把手表,手机出售给商场手表,手机专柜,总共卖了五万。”
  林飞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有五沓人民币。
  “谢谢了。”林飞没有想到王宜欣,竟然把一个万宝龙手表和几个苹果手机,卖到了五万,这些东西都是使用过的,并非是新的,能够卖到五万,确实让人不敢相信。

  林飞怀疑,王宜欣根本没有卖掉那些东西,只要她自己掏了五万给自己。
  开得起兰博基尼的人,要拿出五万元还是很轻松的。
  但林飞不会知道,王宜欣确实把他给的手表,手机给卖了,而且真的卖了五万。
  只不过,这个商业广场,是她的父母开的。
  林飞没有多说什么,将信封里五万放进口袋,当是自己和王宜欣一起捐给那些需要帮助的老人。
  十几分钟后,王宜欣驾驶的兰博基尼,来到花都大学附近的一个城村。
  城村道路狭窄,像兰博基尼这样拉风的跑车,行驶起来显得十分碍手碍脚,王宜欣只好在路边停了车,两人选择步行,而且王宜欣说接下来路并不远。
  城村,到处都是握手楼,楼挨着楼,各种大小巷子,像蜘蛛一样,错综复杂交织其,许多小巷,灯火微弱,令人害怕,地也随处可见垃圾。
  这里住的大多都是农民工,还有形形色色社会底层小人物。
  王宜欣在前面带着林飞,穿行在一条条,或脏乱或黑暗的小巷。
  这让林飞心里都有些不敢相信,王宜欣一个富家小姐,竟然也来过这样地方?
  “宜欣,这里巷子这么昏暗,你以前来不害怕?”林飞向王宜欣问道。
  王宜欣回过头,向林飞说道:“怕,来过三四次,每次来都是带三四个保镖,不过,带着保镖来看望老人家,还是会惊扰到老人家,所以我后来也没有再来。”
  很快,两人来到一栋陈旧的二层楼房前,灯火之下,楼房墙壁风雨留下痕迹斑驳,一看这楼房,便是有些年月。
  王宜欣向林飞说道:“这栋楼房里,住的是九旬的梁老奶奶,她是一位老红军,丈夫死在长征路,唯一的儿子也在抗美援朝牺牲,而她的唯一孙子,现在也是海疆南端守护祖国岛屿的战士。”
  林飞不由说道:“这是一门英烈,革命之家。”
  王宜欣点点头:“正是一门英烈,又是花都市唯一幸存老红军,这些年,是省市领导都来看望梁老奶奶。”

  林飞问道:“宜欣,老人既然无亲无故,为何还让自己唯一孙子,前去遥远大海守护海疆?”
  王宜欣叹息一声,说道:“这是老太太要求的,她要自己后人,世世辈辈报效祖国,守卫祖国的海疆。”
  林飞不由对这还没有见过面的梁老奶奶,心生敬意。
  “我们进去看看老太太吧!以往这个时候,她都是应该在吃饭。”王宜欣向林飞说道。
  林飞看看手机时间,正好是晚七点,确实是晚饭时间。
  于是,两人前,王宜欣用手轻敲了两下,门吱呀一声打开,却见一个四旬左右年妇女出现在门前。
  “你们是……”年妇女打量着林飞和王宜欣问道。
  王宜欣向年妇女说道:“阿姨,我们是花都大学的学生,我们是来看看梁老奶奶,她最近身体还好吗?”
  年妇女听到两人是花都大学学生,立刻热情将两人迎进楼里,看来,经常有花都大学学生,前来探望老太太。
  “原来你们是花都大学的学生,多谢你们来看望我的姑母,我是她的侄女。”年妇女向林飞和王宜欣说道。
  显然,平日便是这年妇女照顾老太太。

  “阿姨,不用客气,梁老奶奶呢?”王宜欣打量四周,不见老太太,便向老妇人问道。
  年妇女顿时皱起眉头,叹息道:“我的姑母,已经重病多日卧床不起,医生在数天前已经下了病危通知。”
  “什么?梁老奶奶她……”王宜欣满脸惊讶,声音都有些颤抖。
  她只不过一二个月没有来看老太太,想不到,老太太已经重病不起。
  年妇女向王宜欣说道:“姑娘不要难过,我姑母不希望我们难过。”
  “阿姨,我想看看梁老奶奶可不可以?”王宜欣看着年妇女说道。
  年妇女点点头,说道:“跟我来。”
  年妇女带着林飞,王宜欣来到二楼一个房间,只见灯火之下,一张床榻,躺着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目光浑浊的老奶奶。
  “秀珠,是谁来了?”老奶奶虚弱声音问道。

  “姑妈,是花都大学的学生来看你了。”年妇女向老人说道。
  “你们有心了,快坐……”老人目光怔怔看着天花板。
  年妇女向林飞,王宜欣说道:“我姑母眼睛已经看不见,你们坐吧!”
  “阿姨,我们没有关系。”王宜欣看着憔悴老奶奶,眼圈有些红。
  林飞瞳孔一个收缩,目光开始透视老奶奶的经脉,五腑六脏。
  可当他透视之后,发现老奶奶全身重要器官,几乎已经行将木,马要停止生命运作。
  不用说,老奶奶已经熬不过今晚。
  算林飞,身体之内隐藏有别人所没有强大神秘力量,也不可能将老奶奶所有衰竭器官,全部恢复如初。
  他还没有再造肝脏器官的力量。
  “阿姨,老奶奶还有什么心愿?”林飞向老妇人问道。
  老妇人手指床前的桌子,放着一支唢呐,说道:“我的姑母说过,她想再听一听唢呐吹的十送红军,因为这是她最难忘的一支曲子。”
  林飞目光落在灯光之下,那支已经泛黄的唢呐,缠在唢呐红布,都脱色成浅白色,显然这是老奶奶长征时保留下来一支红军唢呐。
  “阿姨,让我来帮老奶奶完成这个心愿。”林飞拿起桌子的唢呐。
  在这时,梁老奶奶家楼下,来了十几个人。
  “到了,这里是梁老太太家。”

  “梁老太太,可是咱们花都唯一老红军,我们一定要治好老人的病。”
  “市长,我来敲门……”
  楼房前,来了十几人,他们有年轻的,年的,老年的。
  其一个五旬左右,穿着灰色衬衣,浓眉,目光炯炯,看起来特别有神的老者,尤为醒目。
  这个老者便是花都罗市-长。
  罗市长虽然日理万机,但对老一辈革命同志尤为关怀。
  梁老奶奶一门英烈,革命之家,又是花都仅存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
  所以,他对梁老奶奶生活,健康,十分关心。
  得知梁老奶奶重病,他放下工作,在夜色来临时,带了市里一些官员,前来探望梁老奶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