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20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孩子有没有事?”我急切地问。
  “对不起,你受到的损伤太大,孩子保不住。希望你想开一点。”护士遗憾地说。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再也说不出话来。心里有强烈的恨意升上来,我感觉自己在咬牙切齿。
  “下次小心一点吧,不要太难过了。”护士安慰我说。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难过得说不出话来。而且护士也不知道,不是我不小心,我的孩子是被人强行踢没了的。

  护士叹了口气,又安慰了几句,出去了。
  她出去一会后,那个男的走了进来。
  他穿的还是黑色衬衫,但肯定不是脱给我穿的那一件。他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更加斯文。“你需要联系你的亲人吗?”
  我当然最想打给华辰风。于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递过来一个手机,我拔了华辰风的号码。但号码还是无法接通。我只好把手机还给了他。
  “没办法接通吗?你要联系的人叫什么名字,我可以想办法帮你联系一下。”他轻声说。
  我犹豫了一下,觉得他是值得信任的,就说了,“他叫华辰风,人家也叫他四哥。”
  他没有说话,但我看到他眼神明显变化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正常。
  “他住在枫林别苑4幢。”我又补充说。
  他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
  我说地址的原因,是想着既然电话打不通,如果方便,可以直接去家里找。
  “医生说你需要观察,所以你暂时不能离开医院。合适的时候,我会送你回去。”他说。
  我点了点头,“谢谢你,请问怎么称呼你?”
  他似乎稍犹豫了一下,“我叫阿木。”
  这个名字有些怪,听起来不像是真名,我也没有细问。
  “你要吃东西吗?我去给你买。”他问。
  “谢谢,我不想吃。”
  他也就再也没说什么,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直到次日中午,他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针头没拔出,只是换药水,所以我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其他的状况。
  下午的时候,我有些焦虑起来,因为我一直也没有联系上华辰风,我不知道小峰到底有没有安全。

  我问护士我可不可以出院了,护士说也可以,但回去后要注意休养。
  我迫不及待地就准备出院,这时阿木回来了。
  “决定出院了?”他轻声问。
  他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非常符合他的形像,我莫名地觉得,他的职业应该是一个老师之类的。因为他整个人都让人感到没有一丁点的侵略性。
  我点了点头,“医药费是您付的吧,我回头还给您,我想要您的一个联系方式。”
  “不必了,也没花多少钱。我送你回去吧。把衣服换了。”他递过来新的衣服。
  我道谢后去病房换下病号服,换上他带来的衣服。
  还是那辆黑色的吉普车,他沉默地帮我打开车门,往枫林别苑驶去。

  “阿木先生,真的非常谢谢你,昨天幸亏你及时出现,不然我更惨……真的太谢谢你了,医药费和买衣服的钱,我是一定要还给你的。”
  “真的不必了。昨天我觉察到你的不对了,但当时我有急事赶去另一个地方,所以没跟着你进去。这是我的过错,如果我跟进去,你的孩子……”
  说到这里,他顿住没有往下说,他就是意识到这话会让我痛,所以他停止说下去,然后轻轻地补了一句对不起。
  提到孩子,我确实心里难过。但他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听到小峰有事就慌了神,上了别人的当。
  一路沉默到了枫林别苑门口,他将车停下。示意我下车。
  “阿木先生,我真的要把钱还给你的,已经很麻烦你了,怎么能还让你贴钱,要不,你给我个号码吧,我回头还给你,不然我会不安的。”

  他想了一下,从贮物箱里拿出纸和笔,然后写了一个号码给我,“你要是非要还,就把钱转给这个微信号吧,医药费是三千七百块,至于衣服,就不必了,就当有缘相见,我送的吧。”
  我见他态度诚恳,如果一直强调衣服钱也要还,感觉反而太不识抬举。于是我也就同意了。
  我站在路边对他挥手,他摇上车窗,然后驶离。我转身往别墅走去。
  开门的是佣人珍姐,他看到是我,长舒一口气,“太太你可回来了,我们都快要急死了!您上哪儿去了?”
  “小峰呢?小峰在哪儿?”我急切地问。
  “小少爷上学去了啊,先生派人接送的。怎么了太太?”珍姐问。
  “小峰没事?他昨天有安全地回来?”我再次确定。
  “没事啊,只是昨晚一直不肯睡,一直追问您为什么不回来。我们没法,只好骗他说你和先生出去了。我们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后来发现你的手机掉在墙角了,太太,不是我说您,先生再三叮嘱您不要外出,让我们看住您,您怎么能偷偷地跑了呢?”

  我没有解释,小峰没事,我就放心了。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要是小峰再出什么事,我真的要疯了。
  我拎着医院开的药,慢慢地上了楼。躺在床上,感觉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
  慢慢地睡了过去。最后是被小峰的叫声唤醒的,“妈妈,你去哪儿了?我好想你啊。”
  我翻身起床,紧紧地搂着他,眼泪哗的又下来了。
  我只顾抱着小峰,却没有注意站在门外的华辰风。
  “小峰,下去玩吧。一会要吃饭了。”华辰风对小峰说。

  小峰乖巧地点了点头,跑出去了。这孩子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粘人,当大人有事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尾随着,非常的独立。
  小峰一出去,华辰风的脸色忽然变得异常的冰冷,忽然一耳光向我抽了过来。
  我有很多的话要对他,可是我还没来得及说我的耻辱和疼痛,他却先给我了一大嘴巴。
  孩子没了,我还差点被人**了,可是那时他在哪儿?现在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开打!
  心里一寒,我一耳光也抽了回去!
  华辰风当时就愣了。
  他这样的人,应该是从来没有被人抽过耳光吧?至少也是很久没有被人抽过耳光了。所以当我的手掌抽到他脸上的时候,他真的是愣了。
  下一秒当他意识到我真的冒犯了他的虎威,真的回抽了他之后,他立刻暴怒,一把卡住了我的喉咙,脸上出现了腾腾杀气。
  那不是戾气,是真的杀气。
  我喘不过气来,胸口越来越闷,越来越疼。脑中开始迷糊。我心如死灰,有眼泪慢慢地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在了华辰风的手上。

  或许是我眼里的绝望和不挣扎,触动了华辰风,他的手忽然像被我滴下的眼泪烫着了一样,忽的一下子缩了回去。
  我呼吸畅了一些,人软软地瘫在地上,我低下头,大口喘气。没有抬头看华辰风一眼。
  “为什么?”他忽然在我头顶冷声问。
  我听不懂他的话,我也不想回答,我什么也不想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把我骗到烈士陵园,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

  可他现在却突然问我为什么,我哪里知道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