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6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过午饭,女人们都去厨房忙活年夜饭了,萧晋正陪着几个孩子玩儿,门帘被掀开,梁翠翠和秋韵儿一起走了进来。
  “呦!你们俩这是等不及明天拜年时再拿压岁钱了吗?”
  萧晋调侃一句,正要伸手进兜掏红包,却见梁翠翠皱了皱鼻尖,说:“你和我平辈,凭啥给我压岁钱啊?我才不要呢!”
  脸皮抽搐一下,他拿出一个红包塞进秋韵儿的手里,撇嘴道:“翠翠是个傻蛋,给钱都不要,我们家韵儿既聪明又乖,赶紧拿着,回头多买几件自己喜欢的衣服穿。”
  秋韵儿不想背叛与闺蜜的统一战线,可又不敢违背萧晋的意思,拿着红包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憋得小脸通红,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给你你就拿着吧!”梁翠翠笑着说,“反正哥哥有钱,不要白不要。”
  “可是……”秋韵儿低下头,微嘟起嘴小声道,“可是这样感觉一下子就比你小了一辈。”
  梁翠翠一怔,随即便伸手勾住她的下巴,坏笑道:“这样也挺好啊!哥哥那么疼你,不如干脆就让他当你的干爹好了。”
  秋韵儿只是性子内向,却不懦弱,闻言立刻反击道:“大哥哥成了干爹,那我该叫你什么?干妈吗?”

  “哎呀!你个死丫头,瞎说什么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因为现场还有几个孩子在,所以梁翠翠大囧,抓住秋韵儿就开始挠她的痒。
  漂亮少女之间的打闹自然是赏心悦目的,但同样因为有孩子在场,尤其是巫飞鸾那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不知道心里在打着什么鬼主意,萧晋只能咳嗽一声,制止她们道:“别闹了,既然不是来讨压岁钱的,那你们这会过来做什么?”
  “爹娘让我来给你送菜。”说着,梁翠翠就将脚边的一个篮子拿起来并掀开了盖在上面的布。
  萧晋打眼一瞅,见是一条炸的金黄的鱼,不由诧异地问:“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村还有过年送别人菜的习俗?怎么没听沛芹姐说过呀!”

  “我们囚龙村确实有这个习俗,”梁翠翠解释道,“在年底的最后一天,每家都做一道菜送给村子里最德高望重、或者在过去一年对村子帮助和贡献最大的那户人家,以示大家对他的尊敬和感谢。
  以往这份殊荣都是族长爷爷的,但是,今年送菜给你,绝对不会有人觉得有丝毫不对!”
  说到最后,女孩儿的脸上已经满满的都是骄傲,可萧晋却皱起了眉头,严肃道:“不行!你马上把菜拿走送到老族长家去,你哥我只是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哪里有资格把老族长比下去?”
  “好一个力所能及,萧老师是想说,你随随便便做点事,都比老头子干一辈子强,是吗?”
  伴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门帘再次被掀开,梁庆有在儿子梁大柱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萧晋赶紧迎上去:“哎呦我的老族长诶!您这话可太不讲理了哈,得亏这屋里没外人,要不然,小子的这个年都没法过安生喽!”
  梁庆有哈哈一笑,被萧晋扶着坐下。小鸾、小纯、小月、二丫赶紧上前磕头,老头笑眯眯的摸摸巫飞鸾的头顶,夸句“好精神的小子”,就摸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给他,可是,对于剩下三个丫头,他却只说了声“乖娃”,红包也明显比巫飞鸾的那个薄了许多。

  老头儿既封建又传统,而且固执的厉害,会重男轻女一点都不奇怪,萧晋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个心爱的丫头受委屈,无可奈何。
  这时,得到梁翠翠报信儿的周沛芹走了进来,微微有些惶恐的说:“老族长,您怎么来了?这大过年的,应该我们做晚辈的去您家才对,就算有什么事,让大柱哥过来喊我们一声就行啦!”
  梁庆有笑呵呵的摆摆手,指指梁翠翠,又指指自己儿子,说:“今年你家是咱们囚龙村的魁首,按照规矩,全村家家户户要齐心协力让你家过一个风光的春节。
  但是,你男人有本事,不声不响的就把我们所有人的年货给备齐了,现在我们也就只剩下‘奉食’这一道程序,而且,我这个当族长的已经落在大山家的后面了,要是再不来,以后哪还有脸再听你们喊一声族长?”
  “这……”尽管周沛芹满心都是骄傲,却不敢应承下来,只能为难的看向自家男人。
  “老族长,”萧晋斟酌着开口道,“按理说,既然咱们村有这个规矩,那我们理应遵守,可是,我所做的事情,真的没有资格接受大家这样的尊敬。
  就像城里开公司做生意一样,我是老板,乡亲们是员工,我是让大家赚到了钱,可他们同样也让我赚钱了呀,而且,我赚的可比他们赚的多得多。
  也就是说,这顶多算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没什么帮助,也没什么恩情,和您一辈子的呕心沥血比起来,屁都不是啊!”
  “哦?”梁庆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你真是这么想的?”
  萧晋毫不犹豫的点头:“我确实不值得乡亲们这么抬举我。”

  “那你觉得你要做出什么事情,才有资格成为魁首?”梁庆有又问。
  想了想,萧晋回答说:“起码也得是我把现在所教的那些孩子全都送出这大山的时候!”
  “好!”梁庆有大赞一声,起身拍着萧晋的肩膀笑道:“有你这句话,今年的魁首就非你莫属!谁敢不服,就让他来找老子,看老子不把他满嘴的牙都敲下来!”
  “老族长……”萧晋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梁庆有抬手制止。
  “就这么定了,沛芹,老头子拿来的是一只鹅,你家人口多,不知道都爱吃什么口味,所以我就让秀兰简单蒸了一下,什么都没放,晚上你再自己处理一下吧!”

  见他已经拍板,周沛芹又看了萧晋一眼,只好道了谢从梁大柱手里接过篮子。
  “好了,你们继续该干嘛干嘛吧!老头子回家等着你们明天过来拜年。”
  最后又捏捏巫飞鸾的脸蛋儿,说声“好娃”,老头儿就带着儿子扬长而去。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每个人对他人他事都有一套自己的评判标准,它不以个人品性的好坏转移,只和生长环境有关。
  如今的囚龙村虽然因为外出村民的回归,已经不复最初时的淳朴,但在上次梁大伟事件中老族长拿出了那个包裹、以及那几卡车的牛羊年货之后,萧晋在村民们心目当中的地位已经彻底不可撼动。
  现如今,哪怕嘴最碎、最八婆的几个妇人,也不会再在背后偷偷非议一直住在萧家的郑云苓和总往那里跑的梁玉香。
  村民们的想法很简单:萧老师是我们的恩人,那就是个大好人,好人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都不会错。

  于是,大年三十的这个下午,萧晋和周沛芹什么都没干,就待在家里迎接一个又一个来送所谓‘奉食’的村民。
  几十户人家,几十道菜,近百张或小心或讨好的笑脸,无数句或笨拙或俗气的吉利话,在萧晋的心里点燃了一个火炉,累,却前所未有的温暖。
  快到下午六点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落到了山后,只余山顶一抹烧红的天空,家家户户都到了要吃年夜饭的时间,一直大敞着的院门终于很长一会儿都没再有人来。
  日期:2017-12-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