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3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毫不迟疑的一跃而下,足下却是个台阶,倾斜着通往下面,前方有灯光,从里边忽然传出一声尖锐嘶叫,肩头上的魁斗如闪电般当先冲了进去。李牧野意识到孙德寿果然藏在这里,立即紧随其后追了进去。
  只见一间宽敞的地下室内,灯光辉煌,布置极尽奢华,居中一张大理石台子上,姬雪飞被扒了个精光,待宰羔羊似的躺在那里,焦大凤手里拿着尖刀和肉叉正准备拿她炮制刺身肉片。靠里边一张沙发上,孙德寿本来半躺着的,受到爆炸声惊吓,一跃坐起,就看到了李牧野冲进来。

  小野哥跟这俩魔鬼没什么可废话的,飞起一脚踢在焦大凤的手腕鱼际穴上。尖刀脱手而飞,李牧野凭空接住反手刺向焦大凤的眼睛。焦大凤自知躲避不过,抬手一挡,尖刀刺在手心上,竟只刺入不到半寸深。
  姬雪飞头晕无力,但意识犹存,小姑娘何曾经历过这等爆裂残忍之事,躺在大理石台子上,眼看着自己就要被人做成刺身肉片,焦大凤故意吓她的时候还用尖刀在她身上摩擦,这可怜的小丫头片子都已经被吓尿了。突然看到李牧野冲进来阻止了焦大凤,惊喜之下,早忘记了羞耻,赶忙大声叫道:“老李,快救我!”
  一阵猫叫鼠咬的声音爆发开来。魁斗已经跟白冠鼠帅斗起来。二兽各有神异之处,一时半刻难分胜负。
  李牧野用尖刀刺伤焦大凤,但并未对她造成严重伤害,顺手一抄将姬雪飞推下大理石台子,横身拦住了焦大凤。孙德寿也已经反应过来,抢步上前与焦大凤并肩而立,喝道:“小辈,你欺人太甚,老夫把鼠国都让给了你,宝藏任你攫取,你却还咄咄逼人找到我家来,真以为你是玄尘白无瑕之流吗?”

  “他吗的,你这老畜生还真会躲。”李牧野道:“怎么着,有这个胖娘们儿给你撑腰,就想跟我比划比划?”
  孙德寿道:“小王八蛋,在别的地方老夫也许还怕你三分,到了我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夫惧你何来!”他藏身在焦大凤的腋下,冷然一笑道:“这是你自己找死,弄死你,大不了我们再换个地方逍遥快活。”
  李牧野扯掉身上的外套丢到姬雪飞身上,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道:“我就看看你们两口子能把老子怎样!”话音未落,突然将手里的尖刀丢了出去!
  嗡的一声!

  孙德寿不躲不避,却启动了手中一个遥控装置,那射出去的尖刀刷的一下改变方向贴到了旁边的墙壁上。接着是小野哥的袖里乾坤,两支手枪都被吸引过去,百宝囊里有点零碎也是金属的,立即蠢蠢欲动。
  李牧野立即取出百宝囊里的特工手表丢出去,果然被那道强磁墙壁吸引过去。
  孙德寿狞笑着说道:“怎么样,手无寸铁的滋味不错吧,接下来还有更好瞧的让你开眼界!”
  李牧野一时不明就里,隔着大理石台子看着他们俩在那得意的表演,只见焦大凤从大理石台下边的柜子里取出一条金黄色的狼牙棒,孙德寿则披挂上了一件包金的紫竹铠甲,手上多了两把黄金手枪……
  焦大凤举着几百斤的四九纯金狼牙棒,猛扑向李牧野!
  空间狭窄,局面凶险,利在速战!
  李牧野审时度势,一出手便是杀招。一道无影无形的纤细飞链悄然从小野哥指尖弹出。
  与此同时,孙德寿手中的黄金双枪也同时向李牧野射击。这老畜生没什么功夫,心法修养也不过初入门径的层次,但枪法却着实了得。有飞豆杀蝇的本领,双手双枪,夜打香头弹无虚发。

  这个地方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精心设计的,灯光,环境布置,甚至是气味,都无不考虑到给对手以最大干扰,而他早已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孙德寿自信满满,在这个地方他已经杀了不知多少一流人物。那些人不管携带任何兵器都难免落入他们夫妇的算计,而他的黄金双枪和妻子的黄金狼牙棒却不受强磁的影响。
  在开枪射击的刹那,他坚定不移的认为这个距离内没有任何人能在应对焦大凤的黄金狼牙棒的同时躲避他的子丨弹丨。李牧野也不会例外。他打的是小野哥的头,这两枪志在必得。直到斗大的人头飞起,横亘在双枪的弹道上,孙德寿才意识到自己危险了。
  李牧野在收回削首飞链的刹那,同时抢步上前,从死了的焦大凤手中夺走了黄金狼牙棒,跳到来不及击发第二次的孙德寿面前,挥手一棒砸飞了孙德寿的黄金双枪。
  “别!”孙德寿看着额头前的黄金狼牙棒,捧着鲜血淋漓的双手,失声叫道:“别杀我!留着我还有用,我还有秘密可以跟你说,杀了我,会有人找你寻仇,你今后会麻烦不断的。”
  黄金狼牙棒轻轻落下,孙德寿眼睛一翻晕了过去。李牧野拿出青云镰月来,径直走向正大战猰貐魁斗的白冠鼠帅。这东西敏锐无比,察觉到危险立即转身。李牧野在它有这个动向意图前已经举起了手中的神兵,挥手一刀将他剩下的前肢斩断。白冠鼠帅吃痛惨叫,魁斗趁机扑入怀中,利爪划过当胸白线,刺啦,一下到底!
  姬雪飞恢复了知觉和行动力,正坐起穿衣裳。
  李牧野头也不回,拾起昏迷不醒的孙德寿走过去坐到沙发上。小魁斗扒出了鼠帅的内脏大快朵颐,场面十分血腥火爆。

  “小丫头片子,我真是很好奇你这两下子怎么就在那个什么榜上排到了白起和陈庆之的前面?”李牧野笑嘻嘻看着她,问道:“你要不要先上去洗个澡?”
  “少废话!”姬雪飞面皮微红,又道:“自然是因为发榜者是我们玄门!”她扣上衣裳扣子,看着已经失去脑袋浸泡在血泊中的焦大凤的尸体,恨的咬牙切齿,飞起一脚来踢在焦大凤的死人头上,恨声道:“想不到会着了这恶妇的道儿。”
  李牧野道:“这俩人跟你们玄门作对许多年,居然还能在这里活的这么滋润,这事儿还真有点意思呢。”
  姬雪飞微微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你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跟玄门有什么过节?”
  李牧野点头道:“这男的是鼠王孙德福的三弟,之前我跟你提过五部地师门的事,这人也算是地师门里的重要人物之一,你们玄门跟政府合作的特殊部门通缉他们多年,损失了不少好手,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派真正的强者来收拾这两公婆。”
  “这怎么可能呢!”姬雪飞先是一惊,随即凝眉沉思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有些蹊跷,我虽然没跟宗教办的师兄师伯们接触过,却也知道师爷对他们有过严格要求,任何时候都不许弱了玄门的威名。”
  李牧野笑道:“这就有趣了。”
  姬雪飞脑子不慢,立即问道:“你的意思是玄门内部有人袒护这俩人?”

  日期:2018-05-10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