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9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老师连忙的开始招呼,其他老师也配合起来,家长们都纷纷的交待自己的孩子乖乖听话。不一会儿,老师们就带着孩子到外面的小花园组织临时的课外活动起来,郑老师急匆匆的又返回来,在第一排端端正正的坐下,拿出自认为最美好的笑容,然后目光崇拜的望着讲台上的李牧。

  李牧扫视一眼,缓缓的点了点头,开始了他的表演。
  “各位家长,我并非有意隐瞒我的真实身份,事实上我不管是军长还是班长,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普通一员,有区别的只是岗位的不同。我实话告诉诸位,昨天晚上,当我看到微信群的聊天记录截图,我非常的生气。我十分的费解,我的孩子,到底就读的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十二小在陆南地区是十分有名气的,师资条件教学设施,等等等等,事实存在的好。但我决然没有想到我的孩子,以及诸位的孩子和更多人家的孩子,具体身处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教育环境。”

  李牧满脸沉痛,“我很痛心,我感觉到了强烈的悲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后代的教育环境变化成充满了铜臭味充满了学识之外的攀比?”
  “现在,我知道原因了。”
  李牧脸色严肃起来,手指画了一圈,“和咱们这些当家长的脱不开关系,和学校沾染上社会不正之风的现象有莫大的影响。”
  众人心跳加速,有些家长脸色已经发青,郑老师更是小腿肚子在发抖。
  李牧沉声缓缓说道,“学校方面的因素我暂且不说,但是我可以明确表个态,我会请地方的相关负责同志,好好的查一查这样的现象到底在多少学校里存在。少年强则中国强,咱们的后代成长成什么样,直接关系到国家命运。必要的时候,我会以私人身份向山云同志表达我的观点。”
  山云同志是谁?
  很多人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李牧没有停顿,继续说道,“在这里,我以家长的身份,讲一讲我对家委会的以及该委员会的实际操作所反映出来的相关问题。我主要讲三点。”
  这个时候大家猜慢慢的反应过来——山云同志,不正是那位分管教育工作的政务委员吗!
  众人都惊呆了,赶紧的竖起耳朵认真往下听。
  “第一大点第一小点。”
  李老师双手撑在讲台上,开始上课,他两眼横了一下扫视了一圈,淡淡的说,“诸位,我非常的费解,是谁给你们勇气?梁静茹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里我要点名批评一下詹女士。”
  詹女士脸都青了,他丈夫更是觉得羞愧,夫妻俩不敢抬起头。
  李牧道,“詹女士你是哈佛大学的高材生,就职摩根,这是很不错的。从一个角度来看,你的人生是很成功的。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你并没有真正的到你自认为的那个程度。一个人的牛逼,不在于他自身有多牛逼,而是在于他为这个社会为这个国家做了多少牛逼的事情。我刚才和蒋敬国先生聊了聊,他是中海油的一名设计人员,专门设计海上钻井平台的,负责的是配管专业。我也大致了解过,他的收入不算高,相对而言,比很多人要好一些,因为是大型央企,因此有一定社会地位。但是我相信,单单对比这些方面,他是比不上詹女士的。然而,如果从对社会对国家的贡献来说呢?我想,二位是相差不多的。那么,咱们有理由说双方不是在同一个层次吗?”

  “当一个国家的国民开始用金钱来划分档次,这个国家就开始完蛋了。我不怕告诉你们,我打了那么多年的仗当了那么多年的兵,如果单单算我的工资,一个月也不过二万出头。二万来块钱,在在座的诸位眼里显然不算什么。我和其他军级干部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你们也看到了,我很年龄,军龄工资很好。但是因为我战功无数,并且有其他贡献,从军队总部到政务院,从军区到具体我服役的部门,我都有好几份相关的津贴补贴,以及对战斗英雄的特殊津贴。这些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一个月也有三万块钱。我堂堂军级干部,一年收入也仅仅五十万左右。这点钱够干什么呢?陆南地区的房价是什么情况?现在均价四万了吧?”

  郑老师突然举了举手打断道,“首长,均价四万是去年上半年的行情了,现在是六万。”
  “谢谢。”
  李牧点头道谢,“六万,均价六万。五十万勉强能买个不到十平米的卧室。正常的一家三口,你起码得一百个平方吧。我不吃不喝要十几年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
  说到这里,他又扫视了一眼,道,“如果以收入论英雄,你们怎么不冲上来干我呢?为什么坐在台下跟新兵蛋子一样乖乖听讲呢?请见谅,我说话是这么直。因为什么?”
  他停顿了很久,然后慢慢的沉声接上,“因为我是军长,因为我手握数万精兵,说句难听的,什么手握数十亿资金的基金经理什么大企业人事总监什么及几十套房土豪,这些都是渣渣。”
  李牧缓了口气,在众人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当口,慢慢的开口说道,“以上就是我要讲的第一大点第一小点。下面我讲讲第一大点的第二小点……”
  在老师们的带领下,一一班的孩子们去吃了午饭,然后到午休室里进行午休。十二小有学生专门午休的地方,环境卫生舒适。

  这个时候,其他班级已经都开完会了,孩子们纷纷跟家长回家去,下午是放半天假的。
  唯独一一班里面还坐满了家长。
  第一大点有三点,第二大点有三点,第三大点有三点,而且李牧不时的即兴就某个话题展开来讲,先讲出现象,然后找出问题,再分析问题,最后提出自己认为的改进办法。
  一点下面又一点,展开展开再展开。
  一一班的家长们领教到了什么叫做开大会。甚至其中的一些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家长,也尝到了部队首长开大会的厉害以及部队首长双肾的牛逼。
  足足三个半小时,足足三个半小时。
  家长们从一开始的全神贯注到最后的精神涣散摇摇欲坠到脸色憋得铁青,从一开始的敬畏慢慢到最后的愤怒不敢言不敢示,他们完整的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他们尝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有家长想要告假出去撒尿。
  但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师们外被上了双岗。王国庆和苏小兵在前门那里门神一样站着,陈尚武和陈春英在后门那里面无表情的杵着。
  谁敢出去?
  李牧是真的希望通过一通说教彻底改变这些家长的价值观吗,他显然不可能有那么幼稚,他更不可能认为自己的思想教育能力能搞掂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固有价值观根深蒂固的中年家长。

  他仅仅是想以此来给这些家长一个难忘的经历,也许是出于恶作剧,也许是出于心里不爽这些家长带坏了风气,总而言之,心里这口气,他绝不会憋在心里。当他有能力做这样的表演的时候。
  日期:2017-12-0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