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9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教室死一般安静。
  李瑾钰像是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样,报出题目之后,足足停顿了五秒钟,给足了大家回神的时间。
  都回过神来了,这孩子刚才念的的确是“我的军长父亲”。
  军长父亲,父亲是军长。

  这个概念不难理解。
  那位詹女士,哪怕她是摩根的高管,她也不敢站在军长面前说我牛得不行,哪怕她丈夫手握数十亿资产,她丈夫也不敢瞪军长一眼。那位可可的父亲更是吓得浑身颤了颤。什么几十套房几百套房,都是虚的,这个天下都是人家打下来的!
  放眼世界,谁手里有枪杆子谁就是王,没有任何国家是例外的。
  手握数万精锐部队的军长,压根不是他们这些凡人能够比拟的。那已经超出了他们理解的范畴。再高端的酒会也比不上靶场的一场射击训练,再骇人听闻的巨额并购案也比不上一次大型军事演习。
  年度检验性演习,随随便便就是几个亿十几个亿出去,这些可都是没有任何物质上回报的支持。
  归根结底,军队是执政党稳定的基石,是国防安全的唯一保障。在这样崇高的使命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
  李瑾钰开始念正文了。
  “我的爸爸是军长,我不知道他带的是什么部队,但是我听说他打过很多仗,他的身上有很多伤疤,妈妈告诉我那是打仗留下的。我的爸爸很年轻,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已经是团长,不到三十岁就当了师参谋长、师长,现在我的爸爸三十二岁了,也许是三十三岁,我记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很少有机会和他见面,哪怕他和我在一哥地方。他现在是军长,但是他现在不带兵了,他负责装备研发和采购。听说部队上百亿上千亿的装备采购都是他负责的。其实我不关心这些,我只希望我的爸爸能够多一些时间陪我玩。”

  “有时候,我觉得爸爸还没外公好,起码外公去哪里视察去哪里开会,都会尽量的带上我。记得我在帝都上学的时候,外公去参观一大会址,他就带上我了,还有许多经常能够在新闻联播里看见的爷爷奶奶,他们都是一起去的。记得上次外公去北戴河开会,就有好多爷爷奶奶送我礼物。但是我的爸爸从来没有送过我礼物……”
  沈国峰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这个李副主任太能整了,云里雾里的把老岳父都抬出来了,这是想干啥,想让十二小被省市两级进行整顿吗?
  郑老师站不稳了,悄悄的找了个位置坐下。那些家长脸色都发青了。有听不出来的吗?显然没有。
  外公,新闻联播,一大会址,北戴河……
  这些关键词已经蕴含了足够丰富的信息。

  当他们瞧瞧的把目光投向李牧,把这样一个年轻人和军长这个身份联系到一起,他们才能够真正的感受到内心的那一份震撼!
  这是什么家庭!
  是他们无法想象以及无法触及的高度上的家庭。
  他们终于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只是说自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普通一员的这个穷当兵的,为什么那么轻而易举的那么臭不要脸的说愿意担任家长委员会委员长。

  请注意,是愿意,他说他愿意担任!
  现在,大家终于明白了,他不是用词不当,而是用词非常的恰当!
  李瑾钰念完了作文,但是她没有停止发言,她放下作文簿,落落大方的对着大家说,“各位叔叔阿姨,各位同学,我想在这里向我老爸道歉。老爸,我错了,我不应该让刘书东叔叔他们安排这些,我知道自己犯了资产阶级的毛病,回去之后我一定好好的反思。”
  好了,好几位在深蓝控股集团里担任高管的家长心脏都要吓出来了——董事局主席刘书东他们怎么可能不认识!
  全都他-妈要傻-逼了,本来以为最不足轻重的一家子,冒出来之后不但家庭背景吓死人,一些简单的人脉关系居然都通到了他们这些家长引以为傲的工作单位上去了!
  李瑾钰说,“我个人认为,家长委员会能够达到帮助我们成长的目的,但是我和我老爸的观点是一致的,我不认为比拼家庭背景有助于我们的健康成长。大人是大人,我们小孩之间的事情,不应该让大人参合进来。不管家里有很多钱还是很少钱,我认为这都不是我们学生应该骄傲或者自卑的因素。我希望老师以及家长,也能够克服资产阶级的毛病,不要让我们小孩沦为金钱和权力的奴隶。我的发言完了,谢谢。”

  她昂首挺胸的走了下来。
  李牧比出一个剪刀手,“闺女,好样的,耶!”
  “耶!”李瑾钰还以剪刀手,侧头嘟嘴。
  早有所料的李牧再一次上台。
  郑老师回过神来之后,热情邀请李牧上台发言。郑老师的态度简直令人发指,或者说她根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以及态度来对待一位三十多岁的部队首长。因此只能拿出对待学校书记的态度来对待李牧——学校书记大概是她见过的官职最高的人了。
  李牧是有话要说的,否则郑老师不可能请得动他。

  一众家长全都跟小学生一样好好端端的坐好两手相叠放在书桌上,腰板挺得直直的两眼平视前方。
  这些家长里面,哪怕包哈佛毕业的那位詹女士,都是接受过军事训练的——没有人能逃得过高校军训的十五天,哪怕不是在国内上的大学,中学阶段的军事训练同样也绝对不会缺少。
  在关于国防动员方面的政策里,所有的地方高校在校学生都属于军队的后备干部,所有的地方适龄青年都属于军队的后备兵员。有人说中国能够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动员出一个亿的军队,绝不是仅仅指中国完善的国防动员机构,更多的是指无论是高素质人才还是普通适龄青年,在十八周岁到四十五周岁这个区间内,中国随随便便能够划拉出一个亿的部队来。
  这个数量是非常惊人的,是许多西方发达国家的总人口加起来也不能比拟的强大力量。

  言归正传,这些家长都知道军长是个什么分量。因为他们很多人知道,哪怕是当年全校新生军训的阅兵式典礼上,出席二一一工程高校此类仪式的部队最高级军官,也仅仅是副军长以及同等级别的部队干部。要知道,那些高校里,有许多是省部级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校长书记是省部级领导。
  这样的换算非常的简单,也非常的明显。
  现在,一名三十多岁的军长同志就站在讲台上面,那种精神高度集中打心里敬畏的情绪是根本不受控制的出现,那种一种他们怎么也不能抵挡的强大的气势。
  “我想请老师把同学们请到外面去活动活动。”李牧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