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一梦》
第7节

作者: 鸟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5 20:44:06
  秦始皇:“既然法是万能的,这天下为什么还要出现儒家呢?
  所以,儒家可以彻底消失了。我可没有给自己的帝国立潜在敌的嗜好。
  于是,我招来了丞相李斯,对他布置了一些任务。”
  我插嘴:“等会,陛下,我要没记错的话李斯应该是廷尉吧?王绾才是丞相好嘛?”
  秦始皇:“你们那什么《史记》上没说李斯是什么时候成为丞相的吗?”

  我赶紧摇头:“没有,反正我在《史记.李斯传》中没找着他是啥时候当上丞相的。”
  秦始皇:“那我也忘了。”
  “…”
  秦始皇:“行了,别墨迹这事儿了。
  给李斯布置完任务以后,又过了一段时间。那天正好是我的寿辰,我自然要摆酒宴招待百官。
  然而酒过三巡之后,七十余个博士前来向我祝酒,其中仆射(仆射:主管祭祀射礼)周青臣趁机对我溜须拍马,对我说了一些太阳和月亮都不如我的事儿,反正只要是我做的都是对的。
  虽然知道他是在溜须拍马,可我还是很高兴的。
  当然了,这天下事都是矛盾的,有助兴的就会有败兴的。这不,周青臣刚刚说完,有个叫淳于越的便对我进谏道:
  ‘陛下!我听说殷周称王天下一千多年,分封自己的直系血脉和有功之臣作为自己的辅助势力。而现在陛下坐拥天下,但您的直系子弟却都如同贫民百姓一般,没有任何辅助势力来衬托的你伟大。我试问,您能永远这样勤劳下去吗?陛下啊,这天下事如果不效仿古代的圣人是没有一件会成功的。’
  说完,淳于越指着周青臣道:
  ‘如今,这个周青臣当着满朝文武的面阿谀奉承陛下,助长陛下的过错,这是大罪!希望陛下给周青臣处罚,以服满朝文武!’
  话毕,这个淳于越便退下去了。
  呵呵,你别看他说的大义凛然,可却是指桑骂槐之举,明面上是在说周青臣,可实际上是在抨击我郡县制的种种不是。但是我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让下面的百官来讨论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我给李斯使了个眼色。
  要不说李斯就是我的得力干将呢,人家就是时时刻刻都关注着领导的眼色,所以一见我一个眼神儿,他直接就窜了出来,先是冷冷看了一眼淳于越,然后对我道:
  ‘陛下,武帝时期的制度不互相重复,三代时期的制度不相互抄袭,然而他们都将天下治理得井井有条。所以,不是后代一定要效仿前人,而是要因时而异,毕竟事物总是在发展的。如今陛下开创了千古事业,建立了伟大功勋,本就不是那些愚蠢的读书人所能够理解的。况且淳于越说的又是三代之事,这又有什么值得效仿的呢?他们才持续了多少年?而我大秦帝国又怎能像他们一样才存在千百年?’”

  我插嘴:“恩,对,确实没千百年,建国一百年都不到就被灭了。”
  秦始皇冷冷的看着我。
  我赶紧低头东张西望。
  日期:2017-12-05 22:17:11
  秦始皇继续道:“李斯说:
  ‘从前的时候,各种学派百家争鸣,各路诸侯相互竞争,他们会用最优待的条件来招揽游学之士。但是现在天下已经太平,且颁布了统一的法令,百姓们在家努力从事生产和家庭手工业,士人们则学习法家禁令。这是多么完美而又幸福的光景啊。’
  说到这,那李斯猛地转头,死死的盯着淳于越道:‘可笑有一些读书人却不向现实学习,与时俱进,反而用那些古代的陈腔滥调来限制皇帝、迷惑百姓。’
  说到这,李斯也不再去看那个气得都快岔气的淳于越,而是又看着我正气凛然的道:
  ‘我李斯今日冒着死罪向陛下进言!古代的时候天下分散混乱,征战多年而无法一统,所以各路诸侯兴起,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从那时候开始便有人通过古代的政策来诋毁现在的政策。他们的言论花哨而无实质,只会非议君主创造的制度,搅乱事务本来的面貌,使得整个社会退步。并且这些造谣生事的人都认为自己的学说是最完美的。现在陛下统一了天下,分辨了是非,确立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可这些不知进退的迂腐书生们还在私自传授自己的学问,批判国家的法令教化。听到中央有新的法令上台就要在背地里去诋毁,在陛下面前吹嘘,以此来沽名钓誉,标新立异。这还不算,他们还带着自己的学生组成团伙来诋毁中央的政策,进而使国家动荡不安。这种情况如果不加以制止,上则陛下权威下降,下则形成朋党相互勾结。我觉得,禁止出现这种状况才是正确的。我希望陛下能够下令,将非秦国官方所著的典籍全部焚毁,民间收藏的《诗》《书》、诸子百家等著作全都要送到郡守、郡尉那里焚毁。有胆敢相互私语《诗》《书》的,要在闹市区处死以示众人。有胆敢以古代非议如今的,便杀死他全族之人。那些本地官吏知情而不检举的,和他们同罪论罚。而命令下达后三十天还有未能烧掉书籍的,就在他们的脸上刺字,让他们成为刑徒。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书籍都要焚烧。像那些有关医药、占卜、农业、算术、兵书等对国家有益处的书籍可以不用烧毁。’

  说完,李斯就退下去了。
  呵呵,这些话就是我示意说的,可我没想到他说的这么彻底。
  不过,我喜欢,便准了他的建议。
  所以从那天开始,整个国家,除了学习法家的文人外,天下书生基本都是在哭爹喊娘的环境中度过的。因为现在的博士杂七杂八,有很多都不是学习法家出身。我也取消了博士议事制度,但凡国家大事都可以按照帝王的观点来决断。当然了,我有时还是会和百官们商议一下的。
  好了,现在天下太平,国库充盈,那些酸臭的书生们也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也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就在焚掉那些杂书的这一年,我征调天下七十余万刑徒来修缮我的骊山陵(皇帝死后的陵寝,古代的皇帝总是会在死前就将自己的陵寝修好)和上林苑里的阿房宫(秦朝宫殿)。毕竟宫殿代表的是我的体面,所以我必须将它们修缮的无尽豪华才可以。”
  我:“那陛下为什么不在咸阳城中建宫殿呢?”
  秦始皇:“咸阳的宫殿已经老旧,并且那地方人口太多,我身为天下的管理者,怎么能和那么多百姓住在一起呢?”
  “…”
  “可是,不管我如何富贵,如何有权,也逃不出生老病死的厄运。我想长生不死,可我也知道,这种好事儿应该落不到我的头上了。所以我在死之前就给自修建了豪华的陵寝。我记得《韩非子》说过,一个君王不能流露出自己的兴趣爱好,否则身边的人就会争着通过你的爱好来讨好你,进而蒙蔽你的双眼。
  这话我以前不信,但我现在信了。因为天下人都知道我秦始皇想要长生不老。所以这时候的方士多如狗,骗子满地走。之前的徐市就不说了,这不,正当我想放弃长生不老药的时候又有一个骗子来给我希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