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231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玉玲解释说:“这二楼和三楼六个房间都是出租屋,住了十几个人,都是厂里的姐妹们,她们今天都出去耍了。这里一个房间住三个人,每个人一个月三百块钱。这房东就夫妻两个人在家里,下面一层是他们住的,女房东就一个人在家里当家庭妇女,她老公也在一个厂里上班,他们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都在外面读书,男的一个在外面上大学,女儿要小一些正在读城里读高中,据说成绩很好也会考上大学的。”

  大李叹气道:“这家人光靠出租房子就收入不错啊,你们一个人一个月三百块钱,一个房间三个人就是九百块钱,两层楼六个房间住十八个人就是五千多块钱啊,乖乖,不走路,坐在家里就是五六千的收入,比我的工资还高,我一个月辛辛苦苦累死累活才挣四千多一些呢!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哎,这是人家的财气到了嘛!人家处在这工业园区,又有空余的房间,当然就可以出租出去随便就能够挣几千块钱了,那像我们一个月累得腰酸背痛才拿两三千块钱,不过你一个月能够挣四千多块钱比我们强多了。”
  大李笑了笑道:“我现在是厂里的老员工老骨干了,工资当然要高一些了,以后你成了老员工老骨干也会涨工资的。”
  徐玉玲点点头道:“但愿如此,不过得在厂里好好地继续干下去才有可能涨工资。”
  大李鼓励道:“那你就安心在这里干下去嘛!所谓人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嘛!”
  徐玉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突然间出现了沉默,两人一时间没找到话说,都望着电视屏幕。
  但过了片刻,徐玉玲突然问:“大李,你上次回家探亲距离现在多长时间了?”
  大李不假思索地说:“是过年的时候回家探亲的,过年的时候是二月份,现在都是秋天了,十月份了啊,现在算来都八个多月了。”
  徐玉玲想了想道:“我是二月底跟着姐妹们来这里的,现在算来也已经差不多八个月了。”
  大李道:“是啊,都离开家里七八个月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不过有时候又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
  徐玉玲问:“咋个会又觉得时间过得慢呢?每天的时间都是一样多的嘛,都是二十四小时。”
  大李瞟了一下徐玉玲裸露着的大美腿,真的好想伸手去摸一下啊!近在咫尺的大长腿好诱人哦!令他身上骚动不已,可一时间又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他只能用言语去挑逗她了,因此他故意叹气一声说:“哎,我的意思是一个人单独呆着的时候,比如晚上兴奋得睡不着的时候,就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所谓长夜漫漫寂寞难耐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嘛!”
  徐玉玲似乎被触动了某一根敏感的神经,颇有同感地说:“嗯,你说的不错,长夜漫漫寂寞难耐。虽然我每天晚上都和两个姐妹住在一个屋里面,可当她们睡熟了而我却睡不着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只是我不会说这些词语,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就是这种感觉啊!”

  大李笑了笑道:“呵呵,看来我们俩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徐玉玲愣了愣问“同是天涯沦落人是啥子意思呢?”
  大李笑了笑,沉思起来,似乎在考虑怎么向她解释?
  徐玉玲目不转睛地望着大李,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大李沉思片刻就开始滔滔不绝地给徐玉玲解释“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意思:“我在高中读书的时候学过一首唐诗名叫《琵琶行》,是唐朝的大诗人白居易写的,‘同是天涯沦落人’这个诗句就出自这首《琵琶行》,当时大诗人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司马是一种很小的官职,放在现在恐怕连县官都不如,从朝廷大官一下被贬为一个连县官都不如的司马小官,就像是现在的一个中央首长一下降为一个连县长都不如的啥子局的局长差不多,比如财政局或者工商局的局长,这种落差真的太大了,所以白居易就十分愁苦。在江边送客的时候偶然碰上了一个怀抱琵琶弹唱的女子,他听完了琵琶女婉转忧伤的琵琶曲后,才知道琵琶女也曾经是京城名伶,当年貌美技精,风光无限,而现今却年老色衰流落天涯,只好嫁作商人妇了,她的商人老公常常外出做生意不能陪伴她,所以琵琶女只好常常独守空船陷入寂寞和孤独之中,亦是无限愁怨。白居易陶醉于琵琶女的琵琶曲中,又深感于琵琶女的身世,再想到自己由京官左拾遗被贬为九江司马这种小官,其中的凄苦又何曾不是这样相似的呢!白居易所以感触于怀,便发出了“同是天涯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一千古名句。其意思是彼此命运如此相似,虽不曾相识,但却像朋友一样有相知,感慨无限,这样彼此就产生了共鸣。”

  徐玉玲果然一直在洗耳恭听,简直听得呆了!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人生体验,她那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毫无一技之长的老公哪里会说得出这样美妙的话来,她觉得听大李说话简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精神享受!所以当大李的话戛然而止的时候,她还沉浸在他所描述的那种意境之中,傻乎乎地望着他,好像还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大李看到徐玉玲目不转睛又傻乎乎地望着自己,就用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手问:“徐玉玲,你咋个了,神了啊?”
  “啊!”徐玉玲感觉到了眼前晃来晃去的手,这才如梦初醒,但她还是饶有兴趣地催促道:“嗨,大李你咋个不说了呢?快点继续说,说下去嘛!”
  大李笑了笑道:“说完了啊。”
  徐玉玲心有不甘地问:“这就说完了啊?咋我觉得还没说完呢?”

  “当然没说完?”大李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白居易的故事说完了,‘同是天涯沦落人’这个诗句的出处说完了,现在就该说说我们俩之间的事情了。”
  徐玉玲依然傻乎乎地问:“我们俩之间的啥子事情啊?”
  大李一本正经地道:“我们俩也给白居易和琵琶女一样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徐玉玲莞尔一笑道:“呵呵,你真会绕,绕来绕去就绕到了我们俩的身上啦!那你快说说,我们俩咋个就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你看,我和你都是为了家里人的生活过得更好一些才背井离乡来到这里打工的,我是一个人在这里打拼,你也是一个人在这里打拼,这就是我们俩的相似之处。”大李瞟了瞟徐玉玲的美腿之后继续侃侃而谈:“我们俩还有一个相似之处,那就是我的老婆留在家里照顾孩子老人,而你和我刚刚相反,你的情况是你的老公留在家里照看孩子和老人,这就好像《琵琶行》里面的白居易和琵琶女一样,白居易是男的,琵琶女是女人,虽然一个是男人另一个是女人,但两人的遭遇相同相似,所以就产生了共鸣。而现在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们俩的情况也和白居易和琵琶女一样,所以说我们俩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

  日期:2018-01-08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