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家庭少妇,为了家庭,我瞒着老公出来卖了》
第14节

作者: 社会王t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护士拿着药盘走了进来,在她将药瓶挂在架子上时,我就开始全身紧张,身体开始发抖。
  她示意我伸出手,我却拼命地往里缩,拒绝把手递给她。
  护士扭头,看了看华辰风,华辰风的眉已经拧起。
  “你是小孩子吗,还怕打针?”华辰风的语气已有愠意。
  我不是小孩子,但我真的怕打针。我对打针的恐惧,无法向别人说明白,只有我自己知道,打针对我来说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我会全身抽搐,会呕吐,会突然休克。
  那种强烈的反应不是我靠意志能克服的,那是身体和心理的本能反应,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死穴。
  “你晕针吗?放松一些就好了。”护士说着,伸手要来抓我的手。
  我用尽全力闪躲,“求求你,我不能打针。求求你。”
  护士没辙,停下来看着华辰风。
  华辰风拧紧的眉头微微舒了一下,似在克服心里的躁气。他弯下腰,坐在病床边,“小峰都不怕打针的,坚强一点好吗?”

  我羞愧难当,但我没办法。“对不起,我不能打针,我会抽搐,会呕吐,会休克。其他的都可以,但就是不能打针。对不起……”
  华辰风沉吟了一下,回过头对护士说,“让医生想想其他办法吧。”
  护士看了看我,有些鄙视地摇了摇头,然后出去了。又过了一会,她又进来,说那只能暂时先吃药丸,不过药性起作用会慢很多。
  那药好像有镇定作用,我吃了药,过了一会就睡着了。再醒来时,看到华辰风披着一件白大褂,斜躺在对面的病床上,好像睡着了。
  他的腿很长,因为是斜躺着,有大半截腿悬在外面,那个姿势睡觉,肯定不舒服。

  我起来,轻轻地挪动他的腿,准备把他的脚全部放到床上去。但他一翻身醒了。
  “对不起……”
  “还疼吗?”
  我们同时发声,但说的内容不一样。
  我愣住,傻傻地看着他,想等他先说。我对他心里充满感激,一时不知怎么表达。

  “还疼吗?”他整了整衬衣,伸手捋了捋睡乱了的头发。
  “不疼了。谢谢你啊。”我轻声说。
  他没有直接回答,“到底为什么那么害怕打针?”
  我摇了摇头,“不是害怕,是特别恐惧。打针会让我生不如死。”
  他微微眯了眯桃花眼,“那我们开药回家吃吧,医生说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吃的东西有问题。没事了。”
  他说‘吃的东西有问题’几个字时,眸底很冷。我忽然记起,昨晚是在他父母家吃的晚饭。
  不过他没细说,我也没有去深究。也不便胡乱猜测。

  外面雨已经停了,天已拂晓,大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清新。华辰风给我打开车门,小心地给我系上安全带。动作细致温柔。我心里一暖,心里忽然一激动,伸手抱住了他。
  他的动作顿住。抱了几秒后,我觉得自己有些唐突,放开了他,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他轻轻伸手拍了拍我的脸,然后关上车门,坐回驾驶位,发动了车。
  一路无话。看着被雨清洗过的城市,看着默默开车的华辰风。有种重获新生般的喜悦,甜丝丝地在心里轻轻荡漾开来。
  到家后华辰风换了衣服就上班去了,临走前他吩咐我不要上班,在家休息一天。小峰听说我不上班,吵着要陪我在家呆着。
  我也确实好久没时间没陪他好好地独处了,也就答应让他请假一天。
  中午吃完药后,我身体已经完全没事了。和小峰在院子里玩的时候,他玩的气球不小心就飞上了三楼。
  小峰一直要求我去把气球拿回来,我有点犹豫,因为我知道华辰风不让别人去三楼。
  但我心里也有好奇三楼到底有什么?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我到三楼去帮孩子取个气球,应该也不算过份吧?
  人内心想要做一件事的时候,总是会给自己找很多合理的理由来支撑自己的想法。在小峰的要求下,也在自己内心各种合理想法的怂恿下,我鬼使神差地到华辰风房间的抽屉里找到了钥匙,打开了那扇一直锁着的门。

  我又好奇又紧张,手心都出了汗。走到第一个房间门口,我轻轻扭了一下锁把,门没有锁,轻易就打开了,推开门,眼前的情景,让我一愣。
  本来我以为,里面会有什么复杂的东西。但其实恰恰相反,房间里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两件东西,一架钢琴,一辆单车。
  两样物件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尤其是单车,是很老的款式。但那些被锈蚀的位置,被小心地重新打理过。
  钢琴上放着一个水晶像框非常漂亮,相框里的人,更加漂亮。年轻的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斜斜地靠在单车上,容颜俏丽,笑得像花儿一样。
  我看着女孩那张漂亮的脸,心里感觉酸酸的。很明显,这是住在华辰风心里的女孩。钢琴和单车,都是和女孩有关的物品。
  我正拿着相框浮想联翩,忽然听到有汽车声传来,然后是小峰惊喜的叫声,“华叔叔!”
  华辰风竟然突然回来了!我心里一慌,赶紧把相框放回原处,因为太过慌张,手碰了一下钢琴架,相框失手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碎了。
  我更加慌乱,赶紧伸手去捡相框,一块一块地把碎片捡起来。
  这时楼梯传来了脚步声。一步一步,像踩在了我的心里,华辰风来了。
  我感觉自己紧张得快要窒息。但逃避已经不可能,我侵入了他的秘密花园,还失手摔坏了他的相框,我完了。
  门被推开,华辰风铁青着脸站在门口,眼神像刀一样向我射了过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弱弱地说。
  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我手里的相框和地上的碎片,眼里要似要喷出火来。

  下一秒他冲了过来,从我手里抢过相框,捧在手里,轻轻地发抖。
  “对不起……”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一耳光扇了过来,他似用尽了全力,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好不容易才扶墙站稳。嘴角咸咸的,伸手一抹,有血。
  一个相框而已,他竟然发这么大的火。可见我一个活人,终究抵不过一张老照片。我的心一直往下沉了下去。
  “滚,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他冷的声音冷得彻骨。

  我往外走去,走了几步停住,我想对他说,这一段时间,谢谢他对我和孩子的照顾,谢谢他给我们母子的温暖。
  此时他低着头,一只脚跪在地上,一块一块地拾起我没有收拾完的碎片。他佝偻着的身躯,散发出巨大而沉重的悲伤。
  我的心又酸又疼,眼泪更加汹涌冒出来,不知道是为他难过,还是为我自己而难过。
  想说的感谢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我知道他此时已经对我烦透了,根本不想再听我说什么。

  我脚步沉重地下楼,看到佣人正在阻止要上来的小峰。
  我擦拭眼泪,不想让孩子看见,但他已经看到了,“妈妈,你怎么了?你和华叔叔吵架了吗?”
  我弯下腰抱起他,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小峰,我们走。”
  “妈妈,我们去哪儿啊?”小峰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