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8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揪出重点,眉目寒光一闪,煞气重重。
  乔慈吓得咬自己母亲耳朵,“别说了,千万别说了!”
  何笙不怕他,将保姆正好送来的文件一抓,抛到了玄关,哗啦啦飞了一地,保姆低着头退下,夫人发威,那可是天崩地裂,先生都怵,下人更避之不及。
  “十九岁还小吗。我十九岁不就落入你魔掌了?许你这样,还不许她了?”

  乔苍气得脸色发青,“你再袒护,我连你一起收拾。”
  她愣了愣,索性扇子也扔了,绕过茶几往他旁边一坐,“你怎样收拾我。”
  她拉住他的手,往自己脸上拍,“打我还是骂我,还是像罚乔桢那样,不给饭吃?”
  她格外用力,乔苍在快要挨上她面颊时,匆忙往回收,这才轻轻一抹,没真打出声响,可即使如此他照样心疼,语气也轮下来,搓着她的小手在唇边吻了又吻,“好好,是我的错,你打我,我皮糙肉厚,打重了不碍事。”
  何笙梗着脖子忍笑,朝乔慈使眼色,她急忙替那男孩说好话,“父亲,您知道五爷吗?”
  五爷绰号马头五。长了一张驴脸,为了好听点,才叫马头。他趁着乔苍金盆洗手,江湖群龙纷争的大好时机,拿下了十三街和红灯区的地盘,这几年混得风生水起,算是深圳颇有威望的头目。

  只是这人一向捡漏,运气大过真本事,故而乔苍根本看不起他,他指尖戳点着杯身纹绣的青花瓷,嗯了声。
  乔慈提起那小子,眼睛都格外亮,“薛止就在五爷的赌场做事,他可厉害了。”
  她掰着手指数,“他才二十岁,像他这个年纪,都还胡闹呢,他已经赚钱养家了。”
  竟然还找了个半黑不白的小畜生。
  乔苍脸色顿时沉得更狠。

  他良久才透过壶嘴那丝升腾的薄雾抬眸看她,“他和我比怎样。”
  乔慈前一刻还欢天喜地的笑意,倏而收了。站在那里哑口无言。
  怎可能比得过华南虎,江湖说,乔苍之后,南省再无大哥。谁也担不起这名号,更不敢扛他的大旗。
  他冷笑,“即使我也要抽身而出,洗干净手上的血,才有把握护你母亲周全,他乃黄还没褪,在这条道上站不稳脚跟,随时要惹麻烦,他想得到我的女儿,他有本事顶得住吗。”
  乔慈低垂着头,委屈嘟囔,“可我就喜欢他,从幼儿园到现在,十五年了。”

  何笙出乎意料,呛了一口茶水,匆忙咽下,“呀,都这么久了?”
  世间风月,最难得是长情,肯踏踏实实喜欢一个人,不输给时光,不输给诱惑,不输给现实,何尝不是幸事。
  乔苍知道她乐意,自己的女儿复制了一出她当年的往事,她不乐意也拉不下脸,只好压着脾气妥协,“改日找个时间,带他来瞧瞧。”
  乔慈只想趁热打铁,生怕才肯松口的父亲又变卦,匆忙第二日便将薛止带回家。

  男孩性子冷,一副少年老成的沉稳,说话的语气平平淡淡,喜怒无色,长得也是剑眉星目,十分好看。
  乔慈的目光一刻都不肯从他身上移开,何笙看出她有多喜欢,自然满意,招呼他坐下,可话还没说完,乔苍猛地撂下茶杯,琉璃杯底敲击在大理石的茶几上,惊心动魄一声响。
  他盯了薛止许久,后者也不甘示弱回看他,不似外面那些人,见了这副寒意汹涌的面孔便腿轮,他胆子倒是大。
  乔苍冷冽凶狠目光恨不得放出多少柄剑将薛止射死在这里。何笙怕他发脾气,给女儿下不来台,不着痕迹掐了掐他肋骨,“瞪那么大眼珠子干什么。”
  夫人发话,乔苍勉强收敛了些,他觉得这个拐跑他女儿的小子长了一副混蛋相,格外欠打。
  何笙吩咐保姆做饭,让乔慈带着薛止四处看一看,又怕他不自在,催促着乔苍和自己出去坐坐。
  她潜伏在暗处瞧了一会儿,薛止很疼乔慈,什么都不让她做,就连拿碗这样的事,也为她办好,她脑袋挨在他肩上,难得温柔,小声对他说着什么,他话不多,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偶尔嗯,但听得仔细。
  还会为她拨一拨长发,理一理衣襟。
  乔苍脸上黑压压的,仿佛洒了一滩墨水,他从小养到大的女儿,都没对他这么乖巧讨好过,倒是对外人听话得很。
  他怒气冲冲走到露台上,何笙刚坐稳,与佣人聊着薛止,对他一表人才很是满意,“很端庄持重,又年少有成,虽说家境不好,可上一辈的过错,也不能怪他头上,他没有一蹶不振已经极其难得了。乔慈性子浮躁,有他照顾,往后不会闯祸。”

  佣人说可不,看小姐依赖他的样子,她喜欢比什么都重要,先生不缺钱,就是疼惜她接济一辈子,也拿得起。
  何笙随手摘下一朵大红的芍药,C`ha 在发间,朝远处的玻璃照了照,“反正我是没意见,他要是不乐意,也没用。”
  乔苍听何笙真是满意薛止,顾不上为老不尊,顾不上差着辈分,醋坛子一下便打翻了,他可没听她这样夸过自己好。
  “乔太太这样喜欢?”他高大的身躯被阳光溶成一抹黑影,笼在她头上,皮笑肉不笑,“你喜欢我,还是喜欢他。”
  佣人扑哧一声,低下头跑了,何笙也替他臊得慌,“多大的人了,还和女婿争宠,传出去让人笑话。”
  竟然不回答。乔苍眼底的光倏地更冷,“谁认这个女婿,我一家之主的地位到底还有没有。一个混蛋也想攀我乔家这门亲。”
  “哦?”她笑眯眯放下扇子,往摇椅上一倒,四十多岁的女人,容色不减当年,风韵犹存,妩媚多情,“比乔先生还混蛋吗?”

  “胡闹!”
  乔苍脸色铁青,踢了一脚椅子,顿时摇摇晃晃起来,她躺在上面笑得更大声,又见他还气着,手指勾住他皮带扣,往自己身上一带,他毫无预料,生怕压痛她,敏捷一搪,臂肘撑在了扶手,虚虚浮浮横在她头顶。
  她脸蛋儿媚气得要命,那股浓烈的女人味,犹如一缕焚烧的罂粟,死命钻进他鼻孔,钻进他心里,浇灭拖垮他的理智。
  何笙含住他的唇吻了又吻,“怎么,我替女儿求情,你还不应呀?”
  他眉目终于生起一丝浅浅的笑意,“乔太太练了几十年,哄我的手段登峰造极。”
  她朝他脸贴得更近,“那你还吃这一套吗?”

  他不荫不阳哼,“你就是料定我逃不过你,才敢肆无忌惮。我早晚死在你这副放荡样子里。”
  何笙得意发笑,伸手捂上他的嘴,“胡说八道。”
  她让他偷香过了舌瘾,席间总算没有太为难薛止,只是两杯酒过喉,漫不经心问了句,对乔慈有什么打算。
  薛止斩钉截铁说,“我会尽快混出头脸,迎娶乔慈。”
  实在又挑不出错,何笙笑着给他夹了一只虾,乔苍却在这时几声冷笑,“你拿什么娶我女儿。我在你这个年岁,已经掌管一座码头,一呼百应了。”
  薛止不骄不躁,干脆利落,恭敬起身为他斟了一杯酒,“拿我的真本事娶。我比不得伯父,但比其他人还绰绰有余。”
  乔苍碰杯的指尖一顿,眉梢轻挑,混小子够狂的,什么屁都敢放,这点倒是有些混大哥的模样。

  日期:2018-01-0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