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8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张符箓,就是为了方便沟通拯救叶翩翩的事情,才从韩稳男的手上得来的。
  把这张符箓夹在手上,我运起洞玄之力,开始研究起来。
  其实传音符箓的结构并不算复杂,王灿那张如此,韩稳男这张更是如此,只是我研究许久之后,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同之前一样,我虽然能够摸清楚传音符箓的结构,甚至能够发现其中不同之处,但我却依旧找不到最关键的那一个点。
  半刻钟之后,我摇摇头,放下这张符箓,从身上拿出最后一张符箓,陆振阳给的那张。
  因为今日一直在研究符箓,所以这张符箓刚一拿出来,我便明显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

  这张符箓中,有一股浓浓的阴邪之气,几乎同陆振阳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如出一辙,即便拿到此符如此之久,距离陆振阳已经有千里之遥,但这张符箓一出现的时候,我仍然能从中感受到那股讨厌的味道。
  王灿和韩稳男,虽然一个修行道炁,一个修行巫炁,但两人的气质却相差不多,都算中正平和,所以,研究他们赠送的符箓时,我老半天都没发现不同,而陆振阳身上那股让人厌恶的气息,此时却起到了巨大作用,让我一下子便找到了不同之处。
  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些气息,便是陆振阳在符箓上留下的烙印,只要找到这些气息的根源,便可以找到烙印之处!(洛带)机
  想清楚这些,我便将白日之制作的那些半成品符箓也一并拿了过来。
  那些符箓中,有许多化为灰烬,但还是留下了几张绘制完成,却没有功效的符箓,大概算是半成品。
  将这些符箓,以及陆振阳他们送给我的三张传音符,在我面前一字排开。
  一张一张看过去,在这种对比之下,我心中的想法更加清晰了。

  王灿他们给我的传音符箓,之所以能够精确的联系到他们,便是因为那些符箓之中,蕴含的不同的气息,而那些气息,应该就如同电话卡一样。如果你联系上某个人。那么他光有手机还不行,还得有代表那个人的电话号码,这具备这两种条件的情况之下,才能精确的联系到对方……
  现在的问题是,电话卡好办。把电话卡放入手机之中,更是简单。但困难的是,如何把电话号码跟电话卡融为一体。
  我看了看王灿他们给的传音符箓,又看了看一旁,我自己绘制的半成品,心里继续推衍。
  灵符之中,自然不可能被塞入电话卡之类的事物,所以不论王灿还是韩稳男他们,放在符箓之中的,应该都是一道真元,或者一些手印之类的神通。
  真元显然是不可能的,我的那些半成品传音符,全都是由我的真元绘制而来,但他王灿他们给的符箓相比,就没有传音的功用。形如废纸一般。

  步罡、口诀等法,仔细思索起来,跟这种留下印记之法,似乎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这么一一排除,他们设置在符箓之中的东西,极大可能是一种手印之法。
  这种手印之法,大概的功效便是,施展之后,可将自身气息融于符箓之内。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种手印之法到底是什么?
  我的修行的东西,几乎全部来至于《死人经》的记载。可《死人经》虽然神异,风水堪舆之类的知识记录不少,就连步罡符箓之类的手段也有涉猎,但传音符箓,其上却没有记载,相应的,我推测的这种手印之法更是没有。
  为了确定,我甚至还重新翻看了一边《死人经》,在上面繁多的手印之法中,非但没有发现这种,甚至连类似的都没有一个。
  或许姽婳说的《死人经》下卷之中会有记载,但要得到下卷,就必须得去逐鹿的蚩尤墓里走上一遭,若是将此事一直拖到那个时候,小王励这边再遇到什么其他事情,就不好解决了。
  我看了看眼前的几张传音符箓,一咬牙,心里冒出个主意。
  手印之法,本是点穴境界就可以修习的,本身并不算难。起码对于我现在的境界来说,只是一种低端手段。
  如果我将眼前的传音符彻底拆开,崩碎上面的纹路,找到最后烙印个人印记时留下的东西,便可以反向推衍。有极大概率,把这种手印之法逆推出来。
  传音符箓只有三张,思来想去,我还是选了王灿给我的那一张。
  这三张符箓之中,韩稳男相赠那张,关系着我与韩稳男之间的约定,需要等他通知去救叶翩翩的事情,断然不能出问题,否则的话,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联系。
  而陆振阳送我的那张,也影响到接下来的河北逐鹿之行,原本我答应去逐鹿,只是因为要为胖子把炼妖壶取出来,而现在,姽婳告诉了我关于《死人经》下篇的事。我更多了一个必须去的理由。所以,这张符箓关系着我与陆振阳之间的沟通,同样不能拆掉。
  算起来,只有王灿这张,暂时用处不大。而且王屋洞天那边刚夺了罗天大比的魁首之位,一时之间也不会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操心,拆掉的话,影响的不会太大。
  当然,王灿是跟我说过,接下来河北逐鹿之行,他安排好王屋洞天之事,便要过来陪我一起去,但我当时只是拗不过他,无奈答应下来的而已。实际上,以王灿的修为,即便陪我去了,也起不到太大作用,反而他自己也要面临极大危险,根本得不偿失。我心里并不同意。
  如此说来,拆掉这张卡也有好处,等到约定的日子,王灿无法与我取得联系,也找我不到,只能放弃这趟逐鹿之行,也算是两全其美。
  至于以后如何与王灿联系,倒也简单。只要我将这个手印之法弄清楚,回头便能制作出自己的传音符箓来。到时候,我亲自去王屋洞天走一趟,或者叫其他人代送一张,都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想明白之后,我再无心里压力,驱动着大量真元,往符箓里面涌入进去。
  任何符箓。都得注入真元才能使用,但一旦注入真元过多,超过了符箓的负载之后,便会崩溃开来。
  在我不断灌注真元之下,这张传音符箓上,那些被真元之力凝聚起来的朱砂,仿佛散开了一般,一冲而散。
  朱砂一散,符箓就成了一张没用的黄纸,今后,王灿若是再想通过传音符箓与我取得联系,那就不可能了。
  我看着那些散落的朱砂,现在想要反悔已经是不可能了。当然,我也没想反悔,只要能弄清楚其中隐秘,毁掉这张符箓也没什么。
  随着我注入的真元越来越多,黄纸上的朱砂便散落得越来越快,终于,随着最后一笔朱砂落下,隐藏在传音符箓之中的手印透体而出。在消散的一瞬间,化作一团无形无色的气息,从符箓上飘飞起来。
  就是此刻!我瞬间踏出九星天罡,用上洞明之力,朝那团气上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