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唐朝讲给你听——历史就是一本正经的八卦》
第61节

作者: 皮唐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1-08 20:29:06
  [136]
  我不跑
  此前,和尉迟敬德一起归附唐朝的寻相在战前突然逃跑了,考虑到这位仁兄是他的好哥们,一些唐军将领害怕再生变故(比如老将屈突通,他已经看尉迟敬德不爽很久了),就自作主张把尉迟敬德抓了起来,并力劝李世民杀掉他。
  “寻相都跑了,他迟早也会跑。”
  “即便他不想跑,现在仇怨也已结下,不得不杀了。”

  “对,这种人留不得。”
  面对大家七嘴八舌的怂恿,李世民的心意并没有动摇,他只是用淡定的语气说了一句话,一句谁也无法反驳的话。
  “如果尉迟敬德想跑,他怎会落在寻相后面?”
  众位将领顿时陷入了沉默。
  是啊,如果他真的想跑,为什么不一起跑?如果他真的想跑,就凭我们难道能拦得住他?

  看到大家的反应,李世民慢慢站起身,走到尉迟敬德面前,为他松绑,然后请到了自己的卧室(他们俩的关系是纯洁的,我可以用史书作证)
  “大丈夫以意气相投,我绝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怀疑你。”
  “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走,或者觉得今天受到了侮辱,我也不会勉强。”
  说完,李世民走到床边,掀开了被子(依然纯洁),底下亮出许多金银财宝。
  “你若不嫌弃,可以把这些东西带上,就权当路费吧。”
  尉迟敬德抬起了头,他看到了李世民的目光,那目光里透着真诚,带着信任,恳切、坦率得就像一片宽广的海洋,它能包容一切东西,也能抚平所有的创伤。那一刻,尉迟敬德被这种目光征服了。

  最终,他放弃了那一大堆金银财宝,原谅了那些要杀他的人,他选择了留下。而且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这么快就立下了战功。
  为此,李世民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公何相报之速也”。
  尉迟敬德没有说话,只是憨笑着挠了挠头。

  武功
  既然讲到这里了,我们就再聊聊尉迟敬德的武功吧。作为隋唐之际唯一一个和秦二爷齐名的人,在武功这点上他是值得大书特书的。
  尉迟敬德打仗很猛,这是常识。
  不过除此之外,他还有两项独门秘技:
  一是擅长避槊,二是擅长夺槊。
  这两项技能意味着他并不是只会杀人,同时还能保证自己不会被人杀。其实杀人并没有什么牛的,杀了人自己还毫发无伤那才是真的牛。而尉迟敬德就是这么牛,自出道以来,他大大小小打了几十仗,但在万军之中从来都是如入无人之境,从没有一个人能伤得了他。脱下衣服看看,除了可能是蚊子咬起的包,身上连一块伤疤都没有。
  但李元吉却打死也不信这个邪。

  比武
  李元吉是齐王,是唐朝的三皇子,唐军的二把手,时年十八岁,正处于令人闻之侧目的青春叛逆期,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他平日喜欢舞刀弄枪,并且以擅用马槊自居。现在,看到尉迟敬德刚刚KO了单雄信,骁勇的名声急速传播,感到很不服气,于是毅然向尉迟敬德发起了挑战。
  他一脸严肃的商量道:
  “喂,我们都把马槊上的刃去掉,比试一下如何?”
  尉迟敬德微微一笑。
  “我把刃去掉就行,大王您就不必了。”
  尉迟敬德这话或许是说者无心,甚至是担心伤到尊贵的齐王。但他并不知道,此举却已深深伤害了李元吉的自尊,因为这意味着他根本就没把李元吉视为平等的对手。而这样的冒犯是心高气傲的李元吉从来没有经历过,也绝对无法接受的。
  李元吉没有再说话,他气呼呼的跨上马,准备给这个冒犯自己的人一点教训。
  听说齐王要和尉迟敬德比武,唐军上下的将领闻讯都来围观。
  李元吉狠狠咽了口唾沫,抓起了马槊,往尉迟敬德的身上刺去,他已经使出了全力,以必杀之心。
  但奇怪的是,这一槊却离奇的刺空了。尉迟敬德只是身体轻轻一动,就闪过了这一击。李元吉急了,反手又是一槊,却依然没有刺中。再一槊,还是刺空.
  尉迟敬德的身材高大魁梧,按说是应该不太灵活的,但神奇的是只要他沾到了马背,身体就滑得像一条泥鳅,任李元吉使出了浑身解数,硬是不能伤他半根毫毛。
  李元吉杀得恼红了眼,已是累的气喘吁吁。尉迟敬德却面不红心不跳,依然从容的端坐马上。
  在旁观战的众将士都看的入神。
  此时,李世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久闻尉迟敬德擅长夺槊。既然如此,今天何不借此机会开一开眼,于是急忙叫停了二人。

  他清了清嗓子,对着尉迟敬德问道:
  “听说你擅长夺槊,夺槊和避槊哪个更难?”
  “当然是夺槊难。”
  “那你不妨再试试?”
  于是,尉迟敬德扔掉了本就没带刃的武器,赤手空拳看着李元吉,仍然面带微笑。
  李元吉被刺激的更加愤怒了,他已经出离了愤怒。他操起马槊冲过去,恨不能在这个黑家伙身上捅上一百个窟窿。但可惜的是,只用了片刻功夫,他的马槊就被尉迟敬德夺掉三次。
  经此一比试,李元吉才算口头上服了,事实摆在面前也不得不服,但是内心里却深以为耻(元吉虽面相叹异,内甚耻之)。
  以后,李世民对尉迟敬德恩宠日隆,备加亲爱,他也逐渐成了李世民最倚重的武将之一(综合之后历史的发展来看,把这个“之一”去掉也不为过)。

  日期:2018-01-08 20:31:59
  尉迟敬德狠狠的表现了一下,罗士信也迎来了发泄怒火的机会。
  十月十五日,罗士信挥军攻占了郑国的硖石堡(河南新安县),然后又进围附近的千金堡。
  堡中的军民想必对这位变态杀人狂的事迹早有耳闻,于是站在城墙上对他破口大骂。

  听着城内不堪入耳的辱骂,罗士信却一点也没有生气,而是咧开嘴笑了,只是那笑意看起竟是那么狰狞。
  当天晚上,他派了一百多人怀抱婴儿来到了千金堡下,婴儿大声啼哭,吵醒了堡里的梦中人。
  这时,这群人大声向堡内高喊“我们是从东都来投奔罗总管的。”说完之后,却似乎马上意识到了错误,于是赶忙改口“不对不对,这是千金堡,罗总管不在这里。”然后赶紧离开。
  这群人的话里话外传已经递出了这样信息—他们是从东都逃出来的,他们准备投奔罗士信,他们要投降唐军。而按照郑国的律法,这样做是要严令处死的。
  千金堡的守军不能放任不管,于是调派人马出来追赶。但令他们猝不及防的是,千金堡的大门一开,唐军伏兵就猛然杀入。罗士信早已在门口设下了埋伏,那一百多人只不过是他引蛇出洞的诱饵。
  一番激战下来,罗士信占领了这里,然后从容下了一道军令—堡中之人,格杀勿论。

  还骂不骂了?罗士信恨恨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