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2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坛中人没好气的叫道:“我是他大舅子。”
  李牧野笑眯眯看着他,目光阴冷:“你这是在拿我寻开心吗?”
  坛中人诧异了一下,随即道:“别误会,我姓焦,叫焦小凤,真的是孙德寿的大舅子,还是这鼠国都城的知府,我妹妹嫁给了他,你说我不是他大舅子吗?”
  李牧野道:“原来是焦先生,没想到你还是一位鼠知府,失敬了,既然你也是鼠国人,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的?”
  焦小凤倒也坦诚,道:“这事儿说来也是倒霉,八年前我还是健全的人,有一次去越南赶鼠,在山中遇到个没有双腿的老不死,我这个人爱诙谐,又好说,寻思着同为江湖沦落人,就跟那老不死的开了句玩笑,结果他开不起玩笑,于是我们就口角了几句,然后那老头子突然冲我吐了一口黑烟,等我醒来时就成这个样子。”
  没有双腿的老不死?李牧野心中一动,问道:“可是个姓梁的?”
  焦小凤道:“不确定,他没说姓甚名谁。”又反问:“怎么?你也知道江湖上有这样的人是姓梁的?”
  “那人叫梁鸿农,是月部的虫师。”李牧野又问道:“那你是怎么回到这里的?”
  焦小凤颓然一叹道:“不管他姓甚名谁都没意义了,我被那老不死炮制成这个鬼样子,当时心里头除了报仇这一个念头外,没有别的想法,当时幸亏我的鼠神兵还在附近,就召唤过来叼着我回到了鼠国。”

  “原来如此。”李牧野难得遇到个活人,出于好奇先随便问了几句,也算是个试探,见此人言谈畅快直率,便将话锋一转问到关键之处:“你在这里八年了,应该知道鼠大王孙德福人在哪里吧?”
  “他离开很久了。”焦小凤道:“自从他把鼠国宝藏变卖一空后就离开了,至今有十余年,我就再也没见过孙老大,这地方早就落到了那缺德鬼孙德寿的手里。”
  “孙德福离开了鼠国?”李牧野大为意外,又问道:“你说他把鼠国宝藏全都卖了是什么情况?”
  焦小凤道:“十三年前,长江下游爆发洪灾,孙德福为保鼠国,驱鼠决堤,害死了很多人,回来后他很后悔,于是就不顾他人反对把鼠国宝藏贩卖一空,行鼠兵散财之术将所得款项尽数捐献出去,之后便离开了。”
  十三年前那场席卷全国的百年洪灾并不算遥远,李牧野也还有印象。下游水系决堤一事依稀还有些印象,数百万人口因此受灾,死伤人数不计其数,想不到会与这鼠国有关。
  “照你这么说,这鼠国里已经没有鼠大王了?”李牧野沉吟问道:“那这么些年来,都是孙德寿在照顾你生存?”
  “除了这恶毒小人外,还能有谁!”焦小凤愤恨说道。
  李牧野道:“怎么感觉你好像还挺恨他的?”
  焦小凤道:“废话,你若是活成了我这个样子,又明知道报仇无望,还会对帮你续命的人感恩戴德吗?”又道:“孙德寿这魔头留着我的命不过是想一直看我的哈哈笑,听几声我的哀嚎罢了。”
  “你知不知道他会逃到哪里去?”李牧野问道。
  “知道。”焦小凤道:“不过你小子不要指望我会白白告诉你。”
  “你还有条件?”李牧野道:“想请我帮忙报仇?”
  焦小凤道:“你在外面杀那个同伴的时候我听到了,我可不敢指望你这样的人能言而有信。”
  李牧野想了想,道:“你想请我帮你结束一切?”
  焦小凤摇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还没活够呢。”
  李牧野道:“你就说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吧。”
  焦小凤道:“我想好好吃一顿,我还想搂一搂女人,虽然我下半身没了,只有个皮囊,可我这张嘴还在,这带血的耗子奶我是一口也不想喝了,有生之年我还想再品尝一次人奶的滋味。”

  “就这么简单?”李牧野有些意外。随即想到他这种情况是不能吃任何固体食物的,排不出去会把他活活憋死。他困在这坛子里,靠喝耗子的奶和血为生,活了整整八年,其中需要忍受的滋味简直非人所能承受。
  焦小凤道:“对于一个没了屁股和前面下半身的人来说,已经很不简单了,年轻人,只要你愿意带上我,我就告诉你孙德寿那王八羔子藏在哪里,我要亲眼看着他死在你手里。”
  “我要怎么带上你呢?”李牧野想起了皮日修的那个大皮囊,走出石塔来到皮日修的尸体旁,拾起皮囊,那只红皮大耗子还在里边呢,自然是直接丢掉。提着皮囊回到塔内。
  “还得麻烦你帮我洗一洗,我这坛子里头装的是钟乳石液,一个月才能凑上这么多,我这都半个月没换了,味道不太好。”焦小凤龇牙咧嘴,流露出难为情之色。
  李牧野忍着极其难闻的气味把他从坛子里拿出来,放到旁边的水池里洗了洗,然后寻了一块布将他像包婴儿似的包起来塞进大皮囊里,留了个口子让他把脑袋探出来,道:“现在可以告诉我孙德寿逃到哪里去了吗?”
  鸡鸣村,焦大凤。
  鸡鸣村是个荒村,焦小凤和焦大凤是这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一对儿双棒孪生兄妹。他们从小生活在这里,涨潮的时候整个村子泡在水里,落潮的时候就在自家院子里捉鱼虾玩儿。
  村头有一处坟茔,五十六岁的焦小凤从记事起就在那儿了,据说是一个外地女人的阴宅。直到后来加入鼠国他才知道这坟茔里住的是孙德福三兄弟的母亲。
  李牧野用皮囊提着焦小凤走进焦小凤原来的家,他是来杀人的。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人在江湖,刀里火里打滚,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不懂得宜将剩勇追穷寇的道理,给对手留机会,就是给自己留陷阱。小野哥喜欢西楚霸王,但绝不会沽名学霸王。
  鼠国是一个很厉害很隐蔽的江湖门户,孙德寿和他的鼠帅是很可怕的对手,如果不趁着鼠帅受伤把他赶尽杀绝,等他缓过这口气来报复自己,就说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看到焦大凤的时候李牧野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她会是双胞胎里的妹妹。就这体格从母体里钻出来的时候,肯定得排在后面。跟身材瘦小的焦小凤比起来,他这个妹子简直是巨人。两米多高,膀阔三停,手臂跟椽子相似,大腿比檩子还粗,腰赛故宫博物院大殿里的柱子,粗布的大长裙下露出一双旱船似的大脚。
  李牧野站在村口的岗子上,看着院子里忙着铡草的大吨位女人,很疑惑的看了看焦小凤,没说话,但意思并不难理解:这他吗真是你的双胞胎妹子?

  焦小凤的狗油胡子翘了翘,咧起一丝苦笑,道:“我就这一个妹子,如假包换,绝对错不了。”
  “孙德寿平日里就住在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