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5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秦把我拉到一边,说:“这个马老板,有点不对劲啊,刚才他看着你箱子里的钱,很失望,如果他没有鬼,他怎么会觉得失望?”
  我点了点头,我说:“嘘,如果一会出事,你要先走,不要拖累我。”
  苏秦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远处抱着胸,看着那个马老板,我没有多说什么,走到我三叔身边,我说:“这块料子,你觉得怎么切?”
  我三叔看着料子,他蹲下来,说:“这块料子,好切,先切个片,看看是不是表皮料,不是表皮料,背后来一刀,有肉有种,就是满料,这块料子,就是卖一个种水料子,两千万还行,想要赢大钱,还是得看有没有色,里面透着蓝,肯定会见蓝的,但是就要看有多浓了,要是淡撇撇的,那就没意思了。”
  我听着就点头,我三叔说的对,蓝水翡翠,冰种翡翠的一种,蓝水翡翠具有均匀的,淡淡的蓝色。

  但蓝水并不单纯指代颜色,同时也要种地尚老、细腻、水头好透度高,再配上颜色,才可以有这样的称呼。
  以前的蓝水翡翠并不值钱,蓝水以前是油青的一个分支,后来喜欢的人多了,逐渐被台湾那边作为独立的一个概念分了出来,所以油青经常和蓝水混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蓝水翡翠非常的贵,种水好,蓝色浓,价格不比绿色的翡翠差,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蓝水都那么值钱,一翡翠的种水要好,也就是翡翠晶体的细腻程度和透明度,像之前看的那块,冰糯种,种水就差了许多;另一个是翡翠颜色,包括蓝色色调的纯正度和颜色的深浅。
  蓝水翡翠是翡翠之王冰种翡翠中的少见品种,其颜色和透明度似海水之蓝色,似蓝色之幽灵,这种蓝色,我们行里的人叫做海水蓝,每个翡翠的颜色,都有等级,蓝水翡翠也是一样,海水蓝是最贵的,其次就是深蓝,再者就是淡蓝了,淡蓝色的牌子都要上万,这块,就算是出淡蓝,一块牌子也得十万左右,灰蓝也有,这种也是最不值钱的,当然这块料子不可能出灰蓝,因为他是高冰种的。
  所以,我看到这块料子的时候,我就知道,算是稳赢了,就看赢多少了。
  我看着料子,这次,如果能赌一个深蓝,或者是海水蓝的话,那也得上亿了,足够解决我现在的燃眉之急了。
  我摩拳擦掌,心里很兴奋,也很期待。
  “三叔,开切……”

  这块料子没有多少表现可以去赌,但是切出来的窗口是高冰种的带着蓝水,就只有闷着头赌他是全料,再者,赌这块料子的蓝水够浓。
  这个蓝水,并不是说翡翠的水头,而是说这块翡翠的地张,地子,翡翠整块材料,极少通体带色,绝大多数是色、地相间,而且色少地多,凡翠料无色之处,行内人称之为“地张”,地张不一定是白色,有灰、黄、黑、青、紫、湖、蓝色,许多人把种和地的概念混淆起来,以为种即地,这是不对的,种是种,地子是地子,这是两种概念。
  种是指翡翠的成熟程度,可有老嫩之分,而地却是指色的背景,有干净、清秀或是脏、粗与细等分法,两者是不一样的。
  我看着料子,上了切割机,我三叔在画线,对于切石头,他是比较在行的,我三叔以前在王老板的店里帮忙的时候,虽然好吃懒做,但是有时候真的是穷的熬不住的时候,还是会帮王叔干活切石头。
  其实他要是肯干,现在也不至于一分钱没有给我跑腿,但是他所有的心思都用到了干瞎事上面去了。
  他在切口上画了一条线,这块料子皮薄,之前的马老板只是切了几寸就见肉了,所以我三叔理片也没有太厚,够镯子位就行。
  我三叔把石头放上去,料子往大了赌,能有上亿的价值,往小了去,也不会亏本,当然,如果我运气非常差的话,这一刀下去,砖头料垮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我站在一边看着,切割机开动,这里的切割机非常大,看着都吓人,所以我们躲的比较远。

  “周老板,有没有兴趣投资矿区?你那么有钱,赌石的本事也非常了得,如果你能投资矿区的话,我们两个联手,我保证赚大钱。”马觉走过来说着。
  我三叔听着,就赶紧过来了,两只眼睛瞪的很大,他说:“我听说现在投资矿区很难了,政府军不给投资了,想要买开采权,都他妈要花很多钱,还要找关系,是不是?”
  马觉笑了起来,说:“那都是政府军规定的,克钦人想干什么还都干什么,没什么大的改变,挖矿是很辛苦,但是,挖出来的石头很赚钱,你看这些石头,送出去就是几百万几千万,我一个人干,太吃力了,跟那么多老缅竞争,搞不过,之前我跟吴昂吉商量了一下,我的矿区开采权快到期了,我续租,在投资几千万,再拿下两座矿山,他愿意入股,周老板,你呢?”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吴昂吉走过来,说:“周老弟,我在内地卖石头,早就想开一家矿山了,马老板跟我商量好几次了,这次来,我也打算考察考察矿区,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投资,你看看这些石头,如果是我们自己的,想怎么切,就怎么切嘛,不用一块石头花几千万嘛,是不是?”

  吴昂吉的话有一定的道理,我们都是赌客,这一块石头价值几千万,很贵,如果矿区是我们自己的,那么这样的石头,我赌,就不用花钱,但是,我看着哪些被切废掉的石头,他为什么只看到了哪些有价值的翡翠,而看不到这些切废掉的翡翠呢?
  这些翡翠也在资本里面,我承认,开矿对于赌客来说,是比较有吸引力,甚至是利润更大的,但是,开矿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多了,缅甸不是个稳定的国家,我当然不希望在这里投入的太多,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么多钱投资矿业。
  我听马觉的话,每天光是机器喝油都要几十万,这个是个天文数字,当然,这些理由都不是我不投资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相信马觉这个人。
  跟不能相信他的人合作,我是做不到的,两者有猜忌,根本就和做不到一起去。

  我听着就摇头,我说:“我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占时就不考虑了。”
  听到我的话,马觉有点失望,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我看着切割机,切割石头非常快,巨大的刀片快速的把石头给切割开。
  我看着石头被切下来一片,就跟切肉片似的,看的很过瘾,我三叔看着石头被切开了,急忙去停掉机器,我很紧张,也很期待,我希望这块料子的蓝水底子能浓一些。
  我三叔跟几个人,用手托着石头,将切片的石头放下来,当石头放下来的那一刹那,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么蓝,真不可思议,为什么石头从外面看是黄色的,但是切开了之后,里面的颜色却是蓝颜色的,为什么会这样?”苏秦不解的问着。
  日期:2017-12-0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