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8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等不及说完,火热的唇埋入她汝沟,下巴滋长出的坚硬胡茬,似有若无划过她娇嫩的胸口,酥酥痒痒,一丝细细的疼痛,她哈哈大笑推他的脑袋,在他身下死命挣扎,“臭流氓!你根本就是找借口折腾我!痒死了,快起开!”
  乔苍闷笑出来,“哪次都是我落个无耻的骂名,乔太太比我还爽,谁到最后小腿缠住我,不肯让我出去的?”
  他宠溺捏了捏她鼻尖,“又是哪一回,险些夹断我,还骂我不中用?”

  何笙嘴硬辩驳我才不像你说得那样。
  她趁他意乱情迷剥她的衣衫时,膝盖朝他胯下一顶,他闷哼声,身子一僵,便让这小女人逃脱了。
  她裹着被子,笑得眉眼弯弯,“老东西,还当你是十年前玉树临风呢,我看都看腻了,才不会被你迷惑。你休想降住我。”
  她恨不得气死他,赤裸的小脚从被子底下顽皮钻出,往他脸上抹,乔苍原本随她嬉闹,可她那句看腻了他,点燃了乔苍的怒火,一把握住她作乱的脚丫,舌尖含住白嫩嫩的脚趾头,吮吸了两口,说不出的快感一刹间涌了上来,剌激着头皮和神经,她使劲躲,他死死紧扼,直到吮出一枚嫣红的唇印,才意犹未尽放过她。

  “你变态!”
  年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老了更是混蛋。
  他将被子一扯,她光溜溜的娇躯露出,遮也遮不住,他笑容更浓,“乔太太真没羞。我剥了你的裙子,却不记得剥了你的丨内丨裤,原来你根本没有穿。”
  她臊得发抖,眼眶都红了,拿枕头抽打他,哼哼唧唧去找被窝,他调暗库头的灯光,躺在她身后,将小小轮轮的她塞进一团被子里,连被子一同拥抱住。
  她还想闹腾,却被他落在头顶的绵长一吻,止住了撒泼。
  跨年那夜,乔慈抱着乔桢在露台上点烟花,乔苍推她荡秋千,她感慨秋千的链子都生锈了,他指着角落一株不知名的花,“它能开三十年,如今过去了五年,乔太太能看它下一个三十年,我却不一定了。”
  她立刻从秋千跳下去,砸进他怀中,“不会,我要你陪我看它开第三个三十年。”
  他无奈说那不是老妖津了。
  她带着哭腔嗯,“我就要你当老妖津。”
  他畏惧死亡,不过是畏惧丢下她,她畏惧他死,不过是无他的世间,没有眷恋。
  何笙握紧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乔先生,我不嫌弃你,即使你掉光牙齿,说话漏气,吃饭流哈喇子,我也愿意陪你说,喂你吃,给你梳头洗脸穿衣,你宠我半生,你老了换我宠你。”
  乔苍唇角的笑意一点点加深扩大,但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喘息,似乎睡去了。
  “只要你别忘了我就行,你可不要得老年痴呆啊。我最怕你不记得我。”

  她越说越怕,扭头看他,他阖着眼眸,安静而沉寂。
  她指尖堵住他鼻孔,嘻嘻哈哈闹着,戳完了鼻孔又使劲往他嘴里塞,他定力极好,根本不为所动,她当真以为他睡了,不敢再吵他,悄悄缩回手。
  乔苍操纵南省棋盘近半个世纪,曾陷入四面埋伏,腹背绞杀,陷入黑白博弈的死局,最终都赢了,他不认为这世上还有超脱他掌控的灾难。
  倘若终有冤冤相报,他也许会不得好死。
  可纵然他遗忘全部,包括他姓名。
  他也不会忘记何笙。
  丢失关于她的记忆,胜过病痛折磨一万倍的恶毒。
  他会在还记得她,将要认不得她时,甘愿以化为灰烬的方式,留下那份永恒。
  北国的四月之春,比南城要妩媚分明,那座四四方方的院落,褪去了冬日的荒芜,开满一树的石榴和辣椒,一红一绿煞是好看。
  周容深拎着一只竹筐,站在树下挑选成熟的果子,警卫悄无声息推开铁门,走到他身后停下,理了理帽檐,“周部长,有您的信。”

  他淡淡嗯,“腾不开手,你拆一下。”
  警卫将信撕开,取出里面的纸,只看了一眼,便合上交到他面前,“曲笙小姐寄来的。”
  他摘石榴的手一顿,握住了那张信纸。
  “什么时候。”

  警卫想了想,“早晨八点多,不超八点半,是加急送来。”
  他一字不落读完,看不出丝毫波澜,只是瞳孔动了动,有几分愕然。
  旋即沉默仰起脸,透过树叶层层叠叠的浓密的罅隙,看向被屋檐遮住的太阳,这样明媚,这样温柔。
  去年这时候,京城还有些苍凉。
  如今尘埃落定,他的罪孽也轻了。
  他反倒觉得,每一处都春色潋滟。
  曲笙嫁人了。
  嫁的正是他那名部下。
  她信上说决定仓促,来不及婚礼,不出十月也差不多,她问他想不想看她穿上婚纱的样子,要不要吃一颗他一手促成的姻缘的喜糖。信末又自己否决掉,她说你除了何笙,再懒得多看一眼别人,更不会觉得好看。

  她不知以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些字,在落款处或许掉了一滴泪,泪迹氤氲开墨水,变成一坨,藏也藏不起。
  他摇头笑出来,将信放在桌上,警卫见他不说话,问他回信吗。
  他折断一枝光秃的树桠,扔在脚下,那信纸经风一吹飘飘乎乎,随着枝桠一同落地,被戳破成两半。
  他淡淡说,“不必了。”

  某一年盛夏时节,何笙摇着蒲扇从庭院中走来,斜倚墙壁意味深长说,“乔先生,你女儿长大了。”
  他坐在沙发,随口回了句,“才十九岁,还是孩子。”
  她抬起扇子盖住一半脸孔,露出水莹莹的眼眸,“这年纪也能谈恋爱了。”
  她笑得媚气,一副勾魂摄魄的模样,乔苍只瞧了她一眼,便了如执掌,她这是朝他使美人计呢,一准家里的小霸王央求她来打头阵。
  他面无表情端起茶盏,拂动杯盖,神色看不出喜怒,平静得反倒骇人,二楼走廊这时忽然传来几声吱吱叫,小姑乃乃鬼鬼祟祟迂回到扶梯旁,翘首以盼等消息,只见客厅一片死寂,她母亲把扇子背到身后,轻轻晃了晃,她顿时蔫儿了。
  二十年白驹过隙,任江湖商海风云变幻硝烟四起,世人依旧常常提起父亲母亲这段风月。盛文乔总雷厉风行,杀伐果断,一向不讲情面战无不胜,城府与手腕皆是高深莫测。论世道谁能制得住他,唯有他太太。他宠爱妻子人尽皆知,天下再找不到第二个如他这般忠贞深情的夫婿了。
  若是何笙都搞不定,乔苍势必是从骨子里不许,没有商量的余地。
  嚣张跋扈的乔慈,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乔苍,她年幼时敢和他对着干,现在是一万个胆子也不敢。他发怒的样子,当真是恐怖。
  她垂头丧气从楼上走下来,站在何笙身后,可怜巴巴喊了声父亲。

  他沉默饮茶,连理也没里。
  何笙又撒娇又赌气把扇子丢到他身上,“瞧你,这样的喜事,你也不笑一笑。”
  “喜事?”
  日期:2018-01-09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