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8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慈笑得眉眼弯弯,托腮好奇问,“妈妈是你无耻追来的吗?”
  乔苍丝毫不觉得害臊,大言不惭,还偏偏一本正经,“是你母亲追我,我不肯,她追着我的车又哭又闹,扬言不嫁我,就出家当尼姑。她性子刚烈,真钻了牛角尖想不开,我也觉得可惜,就勉强答应,全当是做一件善事。”
  她皱眉怔住,一时语塞。
  世人都说,乔太太年轻时,广东省真正的美人,国色天香的女子是什么模样,谁也没见过,如果像乔太太这样,才算是名副其实,否则也不会让华南虎与京城的高官争得你死我活。
  那些恩怨往事,她听都听厌了。
  怎么到了她老子这里,全都变了样。
  何笙描了眉毛,懒洋洋下楼来,乔慈冲上去挽住她手臂,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急着验证乔苍的话,问她是不是这样。
  她听了觉得有趣,走到桌旁揉了揉他耳垂,他最是这地方敏感,那酥麻的痒传入骨髓,他险些没有拿住勺子。

  “哦?乔先生是这样和女儿说的?”
  他沉默喝粥,故作镇定,心里却砰砰打鼓。
  何笙手指竖在他唇上,他无法再喝,只得停下。
  她媚眼如丝,藏不住的风韵,“怎么不说下去了?用我提个醒吗?”

  乔苍八百年才敢背着她吹一次牛逼,却被抓个现形,他目光凌厉射向罪魁祸首乔慈,“谁惯得你满口谎话,挑拨离间的臭毛病。是我为你母亲失魂落魄,千方百计才得手。”
  她脸色一变,“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我怎么说。有证据吗。”
  她还要出卖,他冷笑丢掉了纸巾,“这个月零花钱全扣,求我也没用。”

  傍晚乔苍将还没消气的乔慈叫进书房,郑重其事问她哪里可以做显年轻的拉皮。
  她一愣,“什么。”
  他开口有些烦躁,“你母亲常往脸上涂抹的东西,我看你也吵着要,管用吗?”
  乔苍总觉得自己比何笙老许多,还曾犯了脾气,偷偷把她的保养品扔掉,要她陪着他一起老。
  他只是太爱何笙,太在意与她的匹配,对年岁也太搁心上。
  如今的他站在人群中,依然无比耀眼。
  半点不像五十多岁的样子。
  乔慈揶揄发笑,津致眉眼与乔苍如出一辙,星月般皎洁灵动,十分漂亮,带一丝淡淡的英气,“妈妈知道吗。”
  乔苍不悦,“让她知道做什么,她又奚落我。”

  她扮了个鬼脸儿,“那我不告诉你,谁让你扣我零花钱,让你长长教训!”
  乔苍顾及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不肯收回对乔慈的处罚,偷偷从哪里淘换来面膜,躲在书房里敷了一贴,这一贴敷到后半夜,人也不见出来,何笙迷迷糊糊晃悠到门口叫他,发现门被反锁上,怎么都打不开,她吓得困意全无,以为出了什么事,大声让保姆拿钥匙,门忽然敞开一道缝隙,接着探出一只手,将她扯了进去,炙热的掌心一把捂住她唇。
  她透过昏黄的灯火,看清面前这张脸孔,一时惊慌失措,将他手拂开,不可思议问,“你怎么起了这么多疹子?”
  可不,那张迷倒多少女人的俊脸,此时浮了一层细细的红疹,他眉目间是说不出的懊恼,何笙探了探温度,发现滚烫,她正要大声吩咐司机去请医生,乔苍又再度按住她唇,“乔太太别闹。给我留些面子。”
  留什么面子。

  她茫然问,“你还有面子吗?”
  世人谁不知,华南虎宠妻,他时常坑自己一双儿女,但唯独对何笙,那是千百疼爱,万般纵容。
  “医生来了,闹出动静,乔慈又要笑我。我养两日也就消了。”
  他走到书桌前,将撕下的面膜扔进纸篓,何笙好奇低头扒出看了看,哭笑不得,“你敷它做什么?”
  他一言不发,沉着脸牵住她手,往卧室走,她一路追问你怎的还想起敷脸了,你一向不做这事的。
  他死活不肯讲,保姆把放在冰箱冻了几个时辰的糖山楂送上楼,她放在库头,懒洋洋窝进他怀里,看一秒他的脸,便兜不住笑上好久,她感慨说,“乔先生就算长出这么多疹子,也帅着呢。”
  他问是吗。
  她扑哧一声,笑倒在被子里。
  “笙笙。”
  乔苍忽然一本正经唤她,手指在她汗涔涔的眉心温柔流连,“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她翻了个身,趴在他腿上,喜滋滋吃着糖山楂,“错什么。”
  他手仍停在她眼角,嘶哑说,“不该娶你。”
  她一愣,顿时慌了神,指着他怒喝,“你后悔了!”
  她不等他解释,撒泼抓起枕头往他身上抡打,他一把抱住她,将她按在自己胸口。
  “我不后悔。可我迟暮之年,你还是大好时光,等我撒手人寰,你怎么办。”
  他几晚前做了一个噩梦,他始终没有对她说,心里却横了一道梁。
  他梦到他去了,乔慈和乔桢都忙着各自的生活,顾不得她,她眼睛有些昏花,耳朵也不灵,孤零零躺在露台上晒太阳,病了自己扛,消瘦得皮包骨头。
  他醒来时满身冷汗,这辈子流泪屈指可数,就那一刻,他落了一滴。
  在何笙的鼻尖,她睡得沉,并未惊醒,只是本能往他怀里靠了靠。
  他搂着她,恨他生得太早,恨她生得太晚。
  还有三篇,13号是盛宴大结局,应广大姐妹儿呼吁,14号会发布一章轮回番外,周何的,内容我构思的还挺有趣的,哈哈你们猜猜啥情况

  何笙顿时明白他脸上因何长出这么多红疹,她恍然大悟圈住乔苍的脖子,懒洋洋眯着眼,张嘴含住他下唇用力嘬了一口,“乔先生觉得自己老,是吗。”
  乔苍凝视她不正经的坏德行,荫着一张面孔,不吭声。
  他年长她十六岁,这道不可填补的沟壑,不只是皱纹,白发,疾病,更关乎生死,关乎孤独,关乎相思。岁月熬得越长,他越是畏惧,他怕他有朝一日坐在轮椅上,再也不能背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再也不能任由她扑进怀里撒娇,不能将她高高举起摘枝头最鲜艳的花,不能陪她奔跑,陪她肆无忌惮笑闹,无所不能呵护她。
  他甚至还要她来照顾,变成一个什么都不能做的废人。
  何笙幸灾乐祸抚摸他的脸,皮肤依然灼烧,她又心疼又好笑,“谁说你老呀,你背着我瞎弄什么,你瞧瞧,明儿还怎么去公司见人,跟偷摸了我的胭脂似的。”
  她竟然不怜惜他,也不安慰他,还反过来作弄他。他赌气说去什么公司,不干了。
  他解开睡袍束带,朝地上一抛,反手捞起她,压在库中央柔轮的棉絮内,“趁我还有力气,腰板还灵活,不如死在乔太太这朵牡丹花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