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53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爱他。”他认真地看着我,伸手拍了拍我的手背,“抑郁症病人,都缺乏安全感,没有自信心。他们表面上看似平静,其实,是在用平静的外表,来隐藏支离破碎的内心。这一点,云川这孩子,做得尤其好。”他微勾唇角,带了一抹嘲讽的笑意,“真正强大的人,外表都是柔和的。越是钢盔铁甲般的表皮,内心越是脆弱。”
  “我刚刚听阿东讲,说是他跟你分开后,开始发病。你能告诉我,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没有吧……”我不确定地小声说道。
  “那就把你们那天发生的事情,全都跟我讲讲。”任院长的笑容,很温和,让我对他放下了提防心。
  我把那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
  他低头沉吟一会儿:“我想,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出在哪儿?”

  “你的那个熟人。”
  “你是说,齐阳?”
  “对。再给云川治病期间,你必须跟他断了联系。云川这次发病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再受一次剌激,后果不堪设想。”
  断了联系?我心中苦笑,还用断吗?齐阳都骂我是清纯婊了,人家根本就不想跟我联系。
  我心情很沉重的样子,让任院长误会了,他见我不说话,又说:“其实,不真正断联系,也没关系。不过,在云川面前,你必须假装跟他不再联络了,可以吗?”
  我默了一会儿,便点头同意了。
  曾经说过,我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绝不会为了别人牺牲我自己。

  可是,洛云川之于我而言,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绊。
  他不由分说地夺了我的身子,我恨他。可是,见他今天发病的样子,我又是打心眼儿里心疼他。
  他待我好的时候,确实是极好的。
  就当是我上辈子挖了他们家祖坟,这辈子注定要偿还吧。
  我跟任院长步行回到别墅,他忽然顿住脚步,跟我说:“苏小姐,差点儿忘记告诉你,云川在抑郁症的同时,还有中度狂躁的症状。所以,你在跟他相处的时候,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狂躁病人很容易做出格的事情,比如打人,或者,杀人。”
  我脑海中,蓦地回想起参加黑金派对之前的事情。
  那一夜,洛云川拿鞭子把我抽得浑身是伤,当时的样子,像极了一个狂躁的疯子。
  事后,他又跑来跟我道歉。
  当时我很不理解他,打一巴掌再给颗糖吃的错误,我完全不打算原谅。
  但是,如果说是因为心理疾病的话,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任院长给我一张他的名片,说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联系他。
  我们正要进别墅时,大门处突然鸡飞狗跳地跑出好多人,一个个都是受到惊吓的样子。

  一个小护士哭着跑到任院长面前:“院长,你快去看看吧。洛总他疯啦!”
  我赶紧随着任院长,一起走进别墅。
  空旷的大厅里,洛云川正手拿着鞭子,像是草原上赶马一样,边跑边挥舞着鞭子,见人就抽。
  有几个人避闪不及时,脸上被抽出了鲜红的鞭痕。

  阿东怕他闹出事儿来,就挡在他面前,任由他的鞭子落在自己身上,好端端的一身高端西装被抽得四分五裂,鞭痕累累。
  “谁准许你们来我家?滚出去,都给我滚!谁都不准来我家!这是我的家!”洛云川骂得声嘶力竭。
  吓得旁边的小护士都哭了:“洛总,我们是来给你治病的。你怎么这样啊?”话没说完,就被阿东手疾眼快地捂住了嘴巴。
  “病?!”他的目光如刀子一样,瞬间射到那小护士脸上,“谁有病?我没病!你们才有病!你们就是想害我!”
  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全然不讲道理的疯子。
  好端端的别墅,被他糟蹋成了垃圾场。
  任院长沉声喝道:“云川,醒醒吧!看看我身边是谁。”
  洛云川浑身一滞,这才向门口看过来。看到任院长时,他脸上癫狂的表情微微有所收敛,后来,再看到我……

  洛云川的眼睛里,忽然腾起明亮的光。但是,转瞬间,又全部消失。
  他抱着头,弓着身子大喊大叫,暴躁得如同一头发疯的狮子,不停地喊让我滚。
  阿东从背后抱住他,立刻就有人拿着针筒上来,朝洛云川胳膊上打了一针镇定剂,他这才安静下来,昏睡了过去。
  阿东这才找到机会,把他背去二楼卧室。
  任院长长长地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苏小姐,你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太阳落山,夜幕降临。
  我坐在凌乱的别墅大厅里,脑子里都是懵的。
  这一天,过得太过匪夷所思。
  堂堂海城帝少洛云川,怎么就成了一个抑郁症患者了?而我,又怎么成了他最后的希望呢?
  到现在想想,还跟做梦一样,让人难以置信。
  医生说,洛云川这一针下去,至少能睡到明天早晨。
  客厅里所有人,都呈现出一种疲态,或站或坐地守着,等着洛云川再次醒来后,再打一场硬仗。
  阿东说,现在没什么事,让我回家收拾点儿贴身衣物,搬来别墅陪洛云川。
  我拒绝了。
  任院长说过,对抑郁症患者的关心,不能太刻意做作。而且,最好让他相信,你不知道他的病情。

  如果我主动搬过来的话,洛云川一定会有所怀疑。
  不过,既然洛云川这边暂时没事,那我还是有必要回去一趟。
  甜甜母女俩还在医院,我不放心她们。
  打了车,直奔市第一医院。
  回到病房后,发现甜甜病房门口,围了不少人,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来尖锐的谩骂声。

  我赶忙挤进去,正看到一个头发灰白的老太太,指着甜甜大骂:“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把我们家好好的孙子给祸害没了。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她骂的同时,她身边一男一女已经朝甜甜抓了过去。
  甜甜的后背抵在墙上,惊恐地看着他们,竟然都忘了逃跑。
  我已经看出他们的来头,怎么能让他们这样欺负甜甜,开走几步,把那一男一女扒拉开,就挡到甜甜身前。
  老太太一看我,气焰就更嚣张了:“你就叫苏米吧?”
  我抬眼瞧她,一看她的脸,我就知道她是黄能的妈妈。这脸跟她儿子,还真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半点儿没差。
  之前儿子闹,现在老妈闹,这黄家人还真够本事的。
  我说:“这是我们的病房,你们有话可以说,没事就赶紧走。”

  “呦,你还有理了是不?”老太太忽然两腿一盘,坐在地上,拍着大腿痛哭出声,完全一副泼妇骂街的无赖相,“大家都来看看啊,这个女人把我儿媳妇儿推倒,害我孙子没了。现在,她还来欺负我这个老婆子!”
  我觉得她骂街的样子很恶心,但是,她说到孙子没了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咯噔”一下,有点儿不忍心。
  都是足月的孩子了,不会因为摔一跤就没了吧?
  虽然赵蕊并不是我绊倒的,但是,我还是很后悔跟她吵架。

  心里有点儿难受。
  我本可以骂回去,但是,现在却怎么也张不开口了。
  我牵着甜甜的手,眼睛红彤彤地说:“让她骂吧,咱们出去走走。”
  甜甜听话地跟我往外走,可是,还没走几步,那个老太太忽然像一只灵巧的豹子一样,蹭地从地上爬起来,快跑几步,从后面揪住甜甜的马尾辫,就往地上拽。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骑在甜甜身上,左右开弓地扇起巴掌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