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6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他便不再看贺兰鲛一眼,转身走到梁小月和宋小纯身前蹲下,歉意的柔声问:“我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们了?”
  两个小丫头齐齐点头,然后钻进他怀里,一人占了他一个肩膀。
  “鲨鱼叔叔好可怜,”梁小月望着仍低头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贺兰鲛,小声道,“爹爹你为什么那么凶他呀?他是犯什么错了么?”
  “是啊!他犯了很严重的错,还不听话,爹爹非常的生气。”轻抚着两个孩子的后背,萧晋说,“所以,你们以后可要乖乖听话哦!”
  “嗯,小月一定一定会非常听话的。”梁小月赶紧保证,“要是爹爹像刚才那样对我,我肯定会难过死的。”
  “我也是。”宋小纯跟着点头,“师父和师娘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听你们的话肯定没错。”
  “乖!”欣慰的分别亲亲两个小丫头的脸蛋,萧晋松开她们,说:“好了,外面冷,回屋里玩去吧!”
  待孩子们都进了屋,他的神色瞬间又恢复了阴冷,掏出电话拨通了贾雨娇的手机。
  “雨娇姐,你帮我调查一下薛良骥原来夜总会里的所有小姐、鸡头和妈妈桑,找到跟一个名叫贺兰艳敏的女孩儿有关的所有人,先控制起来,等我初四过去。”

  “贺兰?”贾雨娇惊讶道,“这姓可不多见,我记得,你那个比石三还要冷冰冰的手下就是这个姓吧?!”
  “是的。”萧晋说,“具体的电话里说不清楚,总之拜托姐姐你费下心,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贾雨娇笑了起来:“瞧你说的,一直都是你在帮姐姐,这终于有了一件我能为你做的事情,姐姐开心还来不及呢!”
  “那就这样了,其它的初四见面再说。”

  挂断电话,萧晋再次深吸口气,然后慢慢吐出,表情才恢复了正常。他原本是不愿在家里做这些不干净的事情的,但是没办法,既然贺兰艳敏早早的就染上了毒瘾,那么,导致她和贺兰鲛两人今天这个地步的罪魁祸首,很可能并不是薛良骥。
  那个人必须找出来,使人吸丨毒丨的人比贩毒的人可恶百倍,根本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最起码不能舒服的活着。
  摇摇头甩去心里的阴暗,他刚要回屋,忽然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凉,转过身,就对上了一双清冷如月光的眸子。
  梁二丫一手挎着一个小竹篮,另一手拎着一个黑陶罐,如一朵小花一般静静站在他的身后,望着他的小脸儿上似乎有那么一丝疑惑,好像再问他为什么这么不开心一样。

  说到不听话,眼前这丫头才是最让萧晋头疼的一个,微微苦笑一下,他弯下腰,拿过她手里的竹篮和陶罐,发现里面分别装着一些松露和寒泉甘露水,就板起脸道:“你怎么又自己一个人上山了?寒泉甘露家里就有,想吃松露了也可以叫上你云苓姨或者彩云姨一起呀!”
  “叫上她们,就不算是我采的了。”
  梁二丫的回答一如既往的充满了个人风格,简单,却不那么好理解,于是萧晋只能问:“这有什么区别吗?”
  梁二丫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说:“你喜欢喝蘑菇汤。”
  对于这孩子固执的称呼松露为蘑菇的行为,萧晋已经无力吐槽了,因为他这会儿又开始习惯性的头痛。

  梁二丫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你喜欢喝松露汤,那我就得亲手去采,别人采的不能代表我的心意。
  如果让萧晋在与沙夏那样的职业杀手生死搏斗、和听梁二丫说情话之间选择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因为跟杀手斗是为了活,听梁二丫说情话,他生不如死。
  将竹篮和陶罐还给梁二丫,他疲惫的捏捏鼻梁,说:“好!谢谢你二丫,老师等着晚饭时喝你做的蘑菇汤。”
  梁二丫点点头,往厨房的方向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回头问:“如果我同意拜你为师,你是不是就会像对待小纯那样待我?”
  萧晋闻言一怔,进而大喜,心说难不成这丫头因为吃醋而开窍了?太好了,有了师徒这层关系,再想打消她的小心思,可就简单多了。

  赶紧重重点头,他赌咒发誓一般地说:“只要你愿意喊我师父,我保证对你和小纯不会有丝毫区别,哪怕……哪怕晚上抱抱睡。”
  为了达到目的,竟然试图利诱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萧晋觉得自己是越活越回去了。然而,他把脸皮扔到了地上,满以为胜利在望,却不料梁二丫非但抵抗住了诱惑,还在他的脸皮上踩了一脚。
  “那算了,虚情假意,我不喜欢。”
  “哎!怎么就是虚情假意了?”拉住要走的丫头,萧晋郁闷道,“我对小纯可是真真儿的好呀!”
  “不是我想要的,就是假的。”
  这个回答很强大,强大到让萧晋想哭。他算是看明白了,梁二丫和宋小纯果然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孩子都对某件事特别的固执,谁都无法改变。
  宋小纯是对亲情的渴望,而梁二丫则对爱情兴趣浓厚,看上去都没什么错,但萧晋作为当事人,个中滋味儿,却是根本无法言说的。
  看着小丫头双马尾甩啊甩的进了厨房,萧晋仅仅只想象了一瞬自己当禽兽的样子,就特想给自己一巴掌。
  在这世界上,任何一个打十五岁以下孩子主意的人,都该下地狱。
  推开沙夏房间的门,一股子闷闷的味道立刻扑鼻而来,他屏住呼吸将窗户推开,让外面的寒风吹进来片刻,才看着依然盘膝坐在床上的东欧大洋马道:“你丫是不是着了魔了?虽说我们华夏有勤能补拙这个词,可也有欲速则不达的说法啊!”
  沙夏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将一口气缓缓吐出,这才睁开眼,毫不掩饰目光中的不满道:“这世界上所有哲学意味的说法都是不能被当做真理的,因为总能找到与它对立但同样正确的观点,人们只会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那一个,我也不会例外。”
  萧晋咧咧嘴,在她身旁坐下,立刻就闻到了一股酸酸的味道,不由惊讶道:“你几天没洗澡了?”
  沙夏眼中闪过一丝尴尬,没有回答。
  “我去!你不会从我上次离开到现在一直都没出过这间屋子吧?!”

  沙夏似乎很不满他这种一点面子都不给女士留的非绅士行为,看着他冷冷道:“我还是会上厕所的。”
  萧晋拍了下额头,不容置疑道:“待会儿吃完饭,跟我去后山洗澡。”
  “后山温泉的位置我知道,为什么要跟你去?”
  “我想看大洋马光屁股,行不行?”
  沙夏无语的摇摇头,说:“我实在无法想象,周女士和郑小姐那样温柔的女性是如何忍受你这么粗俗的男人的。”
  萧晋摇晃着脑袋嘚瑟:“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识过小爷儿的好。”
  很自然的,沙夏的目光就落在了他的裆部,轻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那东西很可爱,并不算大。”
  “一听这话,就知道你肯定没有过多少经验,可能连高chao是啥都没体会过,真可怜。”萧晋煞有介事的摇摇头,说,“现在连十几岁的中学生都知道,那玩意儿大了顶多在视觉上更吸引人而已,并不一定就代表有同等规模的实用价值,床上最重要的事情,永远都是技术。”
  日期:2017-12-0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