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7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让我的心情好了不少,在风水玄学店四周的街道上随性走着,天上将晚,街边的店铺都点亮了门前的小灯,举目望去,一整条街上都是各色各样的灯光,人声鼎沸,看起来好不热闹。
  风水玄学店坐落于着深圳的古玩城之中,没想到晚上也是如此热闹,仔细想来,风水玄学店在古玩城落成也有些年头了,可我这个甩手掌柜,至今连这个古玩城都还没有逛熟。
  我挤在人群中,打算趁着这个时间,在四周好好逛逛。
  说起古玩城,我也不陌生,当初刚踏上修行之路时,我为了研究符箓,曾在无数个古玩城中淘买过黄纸、朱砂等物。后来那只藏有蛇灵的罗盘,也是在开封古玩城内所得。只不过这些年随着修为的提升,不管我自身行事还是周遭相处的人,都与凡尘俗世相隔很远,如此人声鼎沸,充满鲜活人气儿的地方,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接触过了。
  如此想着,不知不觉中,我便走到一条漆黑的小巷之中,或许是因为没有灯光的缘故,这条巷子里几乎看不到人影,就连两边的小店都已经早早关门,没了声响。顺着小巷一路走到尽头,这里已经算是古玩城最深处了,街道两旁只有各自一家店。
  本来我也是信马由缰四处瞎逛,到这里就准备转头回去了,但目光一瞥,却发现街道左侧的这家店面,门上挂着“老店”二字。
  看见这两字,我顿时一乐,刚才我还想起以前在古玩城购买藏有蛇灵的罗盘之事,结果一转眼,便见了一家挂着同样招牌的店面。
  当然,此“老店”非彼“老店”,当初我是在开封城,现在却是在深圳,只是不知,这两家店有没有什么关联。
  我脑子里还依稀记得,当年购买罗盘时,我曾认出那罗盘是从地底下摸出来的明器,继而推测出这挂着“老店”招牌的店家,恐怕跟掏坟摸金这些勾当脱不开干系。
  当初那家老店规模就不小,想来背景也不差,在国内多个城市开设分店,恰好被我两次遇到,倒也不算太稀奇。
  眼前这家店门口挂着厚厚的布帘子,虽然时至盛夏,却半点没有掀开的意思,完全隔绝了从外面往里面看的目光。
  更让我奇异的是,这家店的招牌上,还挂着一张符箓,我凝神一看,正是烈阳符。
  烈阳符有驱邪破煞之能,挂在门口,可保家宅平安,这本没什么,但因为距离颇近,我凝神感受了一下,眼前这枚烈阳符上带着一些我自己的气息,显然是这店里的人,从我风水玄学店里买去的符箓。
  我虽然奇异,但却没有过多的好奇心,只是看了两眼,便转头离开了。
  在古玩市场逛了一个来回,回到店铺时,我的心绪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正好赶上吃晚饭,我便跟店里的人一起吃了晚饭。
  饭后,我准备上楼其看小王励的情况,谢成华却又叫住了我,笑着又跟我说起了今日制作的那些符箓之事。
  他告诉我说,我们店里的符箓卖的好,一方面是因为金光符这种东西十分稀罕,别的地方一般买不到,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制作这些符箓,品阶很好,譬如烈阳符,虽然其他很多地方也有售卖,但我制作的这些烈阳符,几乎无限接近于赤符,效果比别家好得多,这也是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他说的这些我本来也知道,听他说完之后,不由有些疑惑,问他忽然说起这些干嘛。

  谢成华这才笑着又道,“东家,我是这样想的,既然咱们的符箓受欢迎,何不做一些标记在上面。我听说有些制符大师,每做出来一张符箓,都会在上面留下一点个人印记,或是一个字,或是一个图案,表明这些符箓是出自本人之手。这样一来,也能避免别人拿着自己制作的符箓滥竽充数,也能打响自己的名气。”
  听他说这意思,就像自己做一个商标一般,给自己的产品打上标签。
  我点点头,谢成华能琢磨这些,肯定是一门心思扑到了经营之上,也算上心。
  略微一琢磨,我便让谢成华把狼毫笔拿来,自己随手在今日制作的符箓右下角空白处,下了个“周”字。
  总共一百张符箓,我手腕翻动,没一会儿,就把一百个“周”字全部写完了,正欲放下笔时,我却忽然发现了一个怪事。
  最后写的一些符箓上,殷红的“周”字还清晰明显,可最先写的几张符箓上,“周”字却已经消失不见了,中间的符箓上,字迹也变得非常模糊,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我眉头微皱,谢成华更是直接傻眼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翻看着这些符箓,思索许久,脑子里才慢慢找到了原因。
  符箓之物,本就蕴藏灵性,有排污去垢,洁净自身之功效,我胡乱草签上去的“周”字,并未跟上面的纹路融合在一起,所以才发生了排斥,逐渐消散不见。
  虽然看起来奇异,但道理说穿了,却也很简单。我回想起方才谢成华的话,他说很多制符大师,都会把自己的标记留在符箓上……如此说来,那些制符大师,肯定也会遇到这种情况,他们是如何解决的呢?
  手头没有那些留有个人印记的符箓可以观摩,所以我只能自己心里思索,约莫半刻钟之后,我目光一亮,想出了办法。
  符箓有洁净自身之功效,但排斥的是自身之外的东西,只需把这个印记与符箓本身的纹路融合到一起,才不会发生这种排异反应。

  刚想出这个主意,我立马就又联想到了今日制作传音符时遇到的困难。
  事实上我几乎已经摸索出了传音符绘制时候真元分配问题,现在最大的困扰是不知该如何留下个人印记。
  在传音符上留下印记,从理论上说,跟在其他符箓上留下印记,是同样的道理。
  脑子里隐约像是抓到了点东西,我顾不上跟谢成华多说什么,只是说我回头再来留下标记,然后便带了两张烈阳符,匆匆回了楼上自己房间。
  因为今天制符时候消耗不小,到这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恢复,于是回到房间之后,我也没有着急开始研究符箓,而是盘坐在床上,一边恢复真元,一边继续思索方才心中所悟。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我体内真元恢复大半,这才将身上的符箓拿出来,开始研究。
  我研究的不是刚拿上来的烈阳符,而是手里的几张传音符。
  有个人印记的符箓我暂时无从寻找,但若我推测的没错,传音符实际上也算是带有个人烙印的符箓,所以我便从此处下手。

  首先是王灿给的那一张。
  这是我到手最早的一张传音符箓,王灿通知我到王屋洞天参加罗天大比,靠的便是这个东西,我也曾多次研究,但这张符箓翻看了多次,除了会使用之外,找不到半点头绪。这次也是一样。
  我并没有气馁,把这张符箓暂时放在了一边,从相柳皮袋中拿出另一张韩稳男所赠的传音符。
  先前的罗天大比上,对我个人来说,最值得高兴的事情有两件。其一是将玉环中的真龙脉的修补完全,其二则是再次遇见了韩稳男,因为这次碰面,不但化解了我和韩稳男之间的误会,他还帮我分担了一件最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拯救叶翩翩。
  日期:2017-12-0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