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2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咧嘴一笑:“孙德寿,我就不需要你胡乱拍马屁了,你不愿意下来,我只好上来会一会你,现在挺好,你的大耗子对上我的小花猫,你我再放对,咱们生死各安天命!”
  孙德寿往后退了一步,藏到了白冠黑皮大耗子的后面,道:“年轻人,你已经连杀我几十只鼠将,人在江湖,保不齐谁都有走窄了的时候,你何不留一线,咱们日后还好相见!”
  当的一声!

  李牧野屈指一弹,一枚钢珠飞出去将他从袖子里弹出的手枪打的脱手而去。嘿嘿冷笑道:“孙德寿,你是聪明人,何必还要说糊涂话,我既然来到这地方,看到了这些东西,你我之间便不只是你容不下我的问题了。”
  孙德寿深吸一口气,长叹道:“财不露白,自古刀枪剑戟杀人便不如黄白之物藏的杀心厉害,更何况老夫这里的东西又岂是那些黄白俗物可比。”
  李牧野道:“事到如今,你我都明白,不管有没有这些东西,你都死定了。”又道:“不为别的,就冲你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孙德寿,闲话就不要说了,你还有什么杀手锏不妨都用出来吧。”
  杀!

  孙德寿没什么好说的了,沉声吩咐道。
  鼠帅是他豢养多年,喂食了无数人脑心肝才养成的虫兵,这东西凶残至极,但也聪明至极,其灵性实已不逊十来岁的孩子,闻声而动,却没有扑向对峙的魁斗,而是一转头扑向了李牧野。
  尽管李牧野在鼠帅发动的瞬间已察觉到它的意图,但这畜生的动作之快,却完全超出了小野哥的预判。转瞬便已到了眼前,锐利的前肢探过来时,李牧野只来得及后倒躲避,根本没办法发挥青云镰月的锋利去抵挡招架。
  孙德寿的耗子的动作快,小野哥的大花猫也不含糊,猰貐魁斗紧跟着大耗子启动,鼠帅没能伤到李牧野,它却一下子跳到了大老鼠的背上。爪钩入肉,蓝牙咬住了鼠帅的耳朵,歪头一扯便扯了下来。

  李牧野狼狈倒地,毕竟毫发未损,毫不迟疑的就地一滚,迅速脱离了鼠帅的攻击范围。与此同时,对着大耗子的前肢屈指一弹,削首飞链无声弹出,鼠帅虽有察觉,但主要注意力被魁斗分散,意识到危险时已经来不及,李牧野那边一收线,这东西的前肢便悄然与身体分离开来。
  那鼠帅立即发出一声凄厉悲鸣,跳上鼠背的魁斗却不打算放过它,爪子一探就摸到了眼珠的位置。刚要下爪子去挖,不料这大耗子反应异常机敏,受伤吃痛的情况下仍不失冷静,千钧一发之际猛然甩头,将魁斗硬甩了下去,而这家伙却毫不停留,转头扑到了孙德寿面前,叼起这瘦小枯干的老头儿,嗖的一下跳了出去……
  孙德寿被他豢养的大耗子给叼走了,李牧野赶忙追过去。只见那大耗子从窗口飞纵而下,落地后迅速弹起,动作奇快如电。这七层浮屠不过三十米高度,鼠国地窟的这点阴风也不足以让飞天夜甲发挥作用。小野哥眼看追之不及,这才悻悻然返回到屋子里。
  这时候终于能平静从容的欣赏一下石塔顶层内的三件宝物。如果换做其他人遭遇这些奇事后又落到这步田地一定早就急火火追下去了,但李牧野却不着急。有风的地方就有出口,这里的空间广大别人不好追踪到风口,对魁斗来说却是小菜一碟儿。他从容来到三件宝贝前,首先拿起唯一方便携带的凤鸣玉箫。
  入手的分量很轻,青白色的玉,古雅精致,刻着两行古篆,虽有不凡之处,但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它哪里会比下面的两个衬托物价值更高。李牧野随手拾起那颗火埦石的架子放进百宝囊中。把玉箫对着嘴边吹了一下,声音清亮嘹亢,但似乎感觉不到有何奇特。随便拿在手里,屈指轻轻一弹,叮的一声,虽为玉质,竟发出金铁之声。
  随手插在腰间,天下物有德者据之,这鼠国地窟里的宝贝都不是正道来的,小野哥拿它几件不需要跟任何人打招呼。李牧野自我安慰的想着,随即哑然失笑,他吗的,人都能杀,还在乎他们的宝贝吗?等小野哥解决了那只藏头露尾的耗子王之后回到地面上去,一定召集人手把这下面的宝贝全搬空。

  一想到以后这些东西早晚都是自己的,便不急着看剩下两件宝贝有何特殊之处了,顺着原路从容走下高塔,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在一层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呼吸声,不由心中一动,举目四面观察,这屋子里除了有个不大的坛子外,没发现任何人或者能藏人的东西。
  “别看了,我就在坛子里呢。”那个声音虚弱无力的说道。
  李牧野吃了一惊,不是被这人吓的,而是因为那坛子实在太小了,完全无法想象那里头能装得下一个大活人。他小心翼翼走了过去,只见一颗枣核脑袋从坛子里探了出来,三撮老鼠胡子,圆鼻头,肿眼泡,几乎看不出有脖子来,没有双肩,整个人上下一样粗,看着就像一根香肠,泡在臭烘烘的水里,完全察觉不到他的心跳声。
  这他吗又是何方妖孽?李牧野吓了一跳,险些蹦起来。
  “是不是把你吓到了?”坛中人道:“你单枪匹马挑翻几十只鼠将都无所畏惧,却怕我这个无手无脚坛子里吃喝拉撒的废人吗?”
  “不被吓到才不正常。”李牧野道:“毕竟你老兄外形容貌如此特立独行,可不是经常能见到的。”
  坛中人苦笑道:“连你这样的人物都被我的丑怪惊到了,可惜我却没办法再遇到我的仇人,不然吓唬他一下也是极好的。”
  这人谈吐从容,甚至还有点幽默感,连李牧野听到这句话都不禁心中暗自钦佩,人生到了他这个地步,还能在精神上保持清醒理智,这样的人真是比世间许多手足健全,却动辄崩溃绝望者要强大太多了。
  “小老弟,我刚才听到了鼠帅的惨叫声,孙德寿那魔鬼可是败在了你手下?”坛中人关切的问道。
  李牧野点点头,道:“可惜那白头耗子太厉害,把他给带走了。”

  坛中人道:“那要这么说的话,凤鸣箫,龟书龙图屏风和首阳彭公鼎也都落到了你手中?”
  李牧野愣了一下,随即拍了拍腰间的玉箫,“凤鸣箫我已经取了。”又道:“你说的是最上面一层里存放的那个翠玉屏风和石头鼎?”
  坛中人道:“正是。”随即又赞叹道:“年轻人厉害啊,那上面三件奇物都是老魔头最喜爱之物,龟书龙图屏风能预测风雨气候,凤鸣箫可以伏百鸟,而那首阳彭公鼎用来烹饪肉食则可以延年益寿,这三件宝物是鼠国的镇国之宝,孙老魔这回损失大了,哈哈哈。”
  “你是谁?”李牧野问道:“跟孙德寿又是什么关系?”
  日期:2018-05-09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