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2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以最快速度冲进石塔,一进来就看到一吊笼,居然是电动的。刚一头钻进去,身后一只红皮大耗子就追上来了。小野哥毫不迟疑,扬手就是一枪,砰地一声,血光崩现,那红皮大耗子被打的肠穿肚烂!但是李牧野来不及对自己的枪法感到满意,因为很快的,第二只,第三只,也纷纷扑上来。
  小野哥双手双枪,连续发射,一枪一个固然威风八面,但很快就陷入弹尽的囧境。
  吊笼徐徐启动上行中,下边的红皮耗子依然前赴后继冲上来,随着吊笼升高,这些家伙开始沿着周围的墙壁奔走,到一定高度后依然能跳到吊笼中。白牙森森,利爪闪寒光,吊笼的栅栏根本没办法阻止。
  子丨弹丨没了,李牧野只好又亮出青云镰月来。但这些红皮耗子是以团队方式作战,一冲上来就是三五只,小野哥没练过正经的刀法,没有狄安娜那种一把短刀风雨不透的技术,只能是凭着自身敏锐的感知力,循着本能反应应对。
  后背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一只红皮大耗子跳上来在腰背部狠狠咬了一口。虽有飞天夜甲护身没能咬穿,却还是把小野哥疼的一咧嘴。反手一刀刺入这只耗子的脑袋。同时身子一侧避过另一只扑过来的家伙,右手屈指一弹,一枚钢珠准确的从眼珠部位贯脑而入。
  吊笼内空间有限,让李牧野不得施展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耗子们的攻击行动。初时李牧野刀法不精,虽有超快的反应速度,却没有精准迅捷的技巧,被弄的有些狼狈。但在短暂的手忙脚乱后,李牧野很快就领悟出短刀运用的诀窍,劈刺挥斩手法转换之间,已颇有狄安娜怯薛刀法的风范。

  这就是练习导引心诀的好处了,真观大成者,通达自身内外境况,对周围一定范围里发生的任何细微变化都能敏锐察觉到,同时做出精准的应对,手足协调,气血运转,都能在这个感应体系里达到最合理的境界。在这个感知范围内,小野哥不需要把自己强化的铜皮铁骨,只需要将自身所有能力精准发挥,就可以以攻代守,处处料敌先机。信手一刀,随手一弹,便能无往不利。
  都说实战才是最好的老师,古人诚不欺我也。小野哥一边应对红皮大耗子们前赴后继的攻击,一边从容想到。自己练的再好,境界再高,不经历这种生死考验,也绝难将全部战力发挥的这般淋漓尽致。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塔顶最上面的一层,那些红皮大耗子也已经所剩无几,还活着的几只也都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眼前出现一片宽敞的空间,李牧野一眼看过去,顿时被所见到的景象惊了一下。
  作为十二生肖之首的动物,世间的耗子不但数量位居哺乳动物之冠,且种类繁多,也非其他物种可比。其种类可谓是包罗万象千奇百怪。那死鬼皮日修得到鼠部丹书后曾向小野哥讨教一些生僻难懂的字,李牧野就顺便也瞟过几眼。
  其中写道:‘春秋?运斗枢’玉枢星散而为鼠。世间鼠类繁多,分作水,火,冰,阴,耳,香,天,避毒,鸟,马这十大类。小如香鼠,原产河南禹州密县雪霁山,长寸余,齿须毕具奇香,类麝,过大路则死。最大的是水豚,产于南美洲,无异状者也能达到百斤以上。这些耗子各具奇异之处,可谓不一而足。
  当中郭璞在山海经序中提及一种耗子叫做阴鼠,这种耗子生于炎山,此山是传说中上古时期的一座火山,喷发了许多年,人兽难以接近,终于在某年某月停止喷发,随着天地演变形成了一座湖泽,在湖泽之下炎山犹在,山阴处有一种耗子,体态硕大,白冠黑皮,善做人态,喜欢砍树结坝,其性凶残善妒,爱吃人。还经常在夜里发出人类孩子一样的哭声。
  李牧野眼前出现的这只正在跟猰貐魁斗形成对峙的大白耗子就是一头阴鼠。长了一头白毛,通体乌黑,前肢短,后肢长,蹲踞如人态,目中凶光毕现。体型不输人类。肚皮的位置有一条白线,鼠部丹书中说鼠帅养成时胸腹部就会出现一条白线,这只耗子看来就是这鼠国里的大元帅了。
  让李牧野吃惊的却不是它。而是这层塔里摆放的三件世间罕有的物件。
  其中在一面玉质屏风上彩绘着龟书龙图,龟书洛书六十五个字,笔法古意苍远仿佛非人所书,龙马河图的线条天然如行云流水,玉色青翠动人,恍如天然流动的水。这东西不必多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无价之宝。
  在屏风旁边摆着一张桌子,上置一流光溢彩的架子,在架子上摆了一管玉箫。不必看这玉箫如何,只看那桌子和架子就知道此物不凡。三十八寸的桌子是用整块的老山檀雕琢的,雕龙画凤不足贵,难得的是四条支撑腿竟都是天然形成的龙足形态。李牧野对木头颇有研究,一眼就看出这东西若入方家之眼必定价值亿万。
  还有那架子,竟是一整块彩色宝石雕琢打磨而成的。这宝石晶莹剔透无光自明,彩光照人,有异色流转于表面,恍如火焰在其上流动。李牧野是识货的,一下子便瞧出这东西叫火埦石,是从火山深处熔炼生成的奇石,若以宝石价值衡量,这颗石头比英皇权杖那颗都要贵重数倍。

  但在这洞箫面前,这两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只是个摆放物件的粗鄙物。李牧野眼快,只一扫而过便看见那不知是何材质的洞箫上镌刻了两行古字,一行为琼姿炜烁,翩若游龙。另一行是玉貌丹唇,纶音引凤。
  李牧野心中暗忖:这竟是萧史和弄玉的凤鸣箫?看来很可能就是了。史书记载,这弄玉是秦穆公的女儿,关于她和老公萧史的传说有点玄幻,可算是个半神话的人物,历史上是否确有其人在正史中是有争议的。
  此时此地,显然没时间细细研究那些物件。凤鸣箫的旁边的地上陈列着一尊石鼎,看似平淡无奇,但是按照中华传统的左尊右卑的习俗,这东西能摆在最左边,足见其尊。由此可见其价值在这里的主人看来是胜过其他两件的。
  按照皮日修之前乐观的说法,鼠国内秘藏的宝物多不胜数,看来还是有些道理的。这三件宝贝随便哪一件拿出去都是价值连城的奇物。依照这南柯鼠国的规模,这里的一切不过冰山一角。
  孙德寿也在这一层,此刻正惊讶的看着李牧野,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后,竖起大拇指道:“年轻人,你还真有两下子!”又道:“几十只鼠将都挡不住你,就凭这身手配得上武榜前茅了。”
  真正的武榜名列前茅的所谓大宗师还真未必能挡住那些红皮大耗子,小野哥一来身上零碎多,二来心法修养高深,三来占据地利,那些鼠将没能发挥数量优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