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4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密支那到老帕敢有一百七十多公里,夜晚开车,大概要开六个多小时,这里不是内地,没有那么好的路,车子不能开太快,而且,还有那么多叛军在,只能小心翼翼的开。
  我们十二点出发,早上六点钟左右能到,刚好天亮,然后在去赌石,铁棍开车很稳,对缅甸来说,他闭着眼都能找到路,我们尽管在车上睡觉就好了,但是车子摇摇晃晃的,你也睡不着。
  当阳光刺进我眼睛的时候,我睁开眼,看着太阳,在太阳之下,是那群山,很壮观,突然,一声枪响,我们所有人都从睡梦中惊醒,车子停下来了,我们急忙查看,我看到一辆军车拦着卡车,一个人倒在地上,都是鲜血。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着几个军人,从车子的地盘下面,搜出来很多原石,铁棍说:“这里是政府军设置的关卡,这些人真不走运,被他们给拦截下来了。”

  我听着就松了口气,铁棍也开车继续走,苏秦看着我,眼睛有点肿,他说:“这就是矿场吗?运石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真的是惊心动魄。”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石头从帕敢山里运送出来,并不是最惊心动魄的,而在于辗转若干主人之后,被下决心切割开来的那一刻,此前,它们真正的价值完全可以任意驰骋,这些人,为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只是换来很小的价值,离不开这里,他们就是一堆看上去很值钱的石头而已。”
  苏秦看着外面,我也看着外面,离帕敢山区越来越近了,帕敢,这是一个不能轻易入内的地方。
  缅甸现在对玉石管制相当严格,以上世纪90年代为分水岭,此前,如果被查出带玉石进出,会立即被抓去坐牢。

  上世纪90年代后,缅甸政府将玉石开采纳入管理,土地由政府拍卖,只有注册公司才可以进入。
  开采出来的石头登记上税之后运到仰光的公盘拍卖,然后才可以从海路出口。
  不参与拍卖的石头只能在缅甸加工销售,任何私人不得进入矿山自由买卖。
  几百年来,帕敢在缅北的角落静静地看着冒险者前赴后继,看着从最初的人工挖掘、大象驮运演变成机械的怪手挥舞,看着自己从大山变成寨子,而自己身上的宝藏则变成了人们的装饰品。

  这里的变迁很巨大,但是唯一不变的是我们这些赌客对赌石的狂热,越进入矿区,军车越多,虽然政府军收回了土地使用权,但是老帕敢还是在克钦人的实际控制当中,否则,政府军也不会在外围设置关卡了,不过他们也很聪明。
  你进去,我不管你,但是,你总得出来,只要你出来,就会带石头,只要被他们抓到,你就惨了。
  车子在五点钟进了矿区边缘,我拿着手机,给大胡子打电话,在矿区,就很难说了,这里鱼龙混杂,我需要有人保护我。
  电话打不通,或许,他在矿区吧,大胡子是矿区的私人武装,现在是开采季节,在矿区的旱季,很短,只有几个月,所以,这里的老板们,都会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二十四小时疯狂的开采,而这里又很偏僻,除了有卫星电话之外,其他的手机,很难有信号。
  我给吴昂吉打电话,我说:“喂,你人呢?”

  “在帕敢原石集市呢,人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也找了阿力昆来保护我们。”吴昂吉说。
  我听着就挂了电话,我说:“进市场……”
  在旱季的帕敢,你绝对会怀疑人生,这里非常的热,虽然现在是一二月份,但是这里没有任何寒冬的征兆。
  车子朝着集市开,我看着那破烂的集市,摩托车大军依旧显眼,无数的摩托车停在集市外围,很多背包客在集市口转悠,物色买家,虽然这里危险,政府军也管控严格,但是只要你在这里合法交易,还是能出去的,只要你的料子是去瓦城加工的,不离开缅甸,你也是安全的。
  但是谁会冒险来这里买翡翠而不偷运回内地呢?要知道,去了内地,你赚的可就是十倍,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的。
  车子开到了集市,我们的车子开不进去了,人太多,我们只能下车,陈闯拎着箱子,我们一行人朝着集市里面走。

  这里很破烂,都是自建房,铁皮房,在房间的门口,坐着很多人,有收石头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内地人,缅甸本地的商人很少,因为,他们都在矿区。
  所以中国人很聪明,那种又苦又累又要命的事情,让别人做好了,我们控制资本,来收他们的货物就行了。
  在缅甸,每分钟都会有人因为采矿而丢命,运气不好的,遇到塌方,那死人都是成百上千的,所以说,每一块缅甸翡翠,都是带血的奢侈品。
  我们朝着马觉老板的店铺走,这个死胖子,我们上次来的时候,从他店里赌赢了,但是出去就遇到游匪了,他没有搞鬼,傻子都不信,但是我还是来他店里赌,因为没有熟人,大胡子又联系不上,我现在非常的缺钱,所以,我只能冒险来他这里赌一次了。
  看到我来了,马觉老板赶紧走出来,很热情的跟我握手,他说:“周老板,好久不见啊。”
  我笑着点头,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说:“好久不见。”
  我说完就看着吴昂吉还有阿力昆,他们走出来,我跟阿力昆拥抱了一下,算是打招呼,没有多余的话,倒是吴昂吉,脸色非常难看,很愤怒的样子。
  我笑了起来,我知道他很生我的气,谁平白无故的被人冤枉,要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谁都会生气的,何况还是这个在内地好不容易立足的老缅。
  “你最好把这件事摆平,否则,我让你离不开缅甸。”吴昂吉愤怒的指着我说。
  我看着他的脸色,很有威胁性,但是我却笑了起来,同意的点头,他虚张声势的样子很难看,也没有实质性的作用,所以显得苍白无力。
  我没有理他,而是看着满屋子的原石,我就兴奋了起来。
  赌徒的手,开始发烫了!
  仓库的料子很多,料子都已经堆到前院来了,现在是旱季,真的是每时每刻都在挖原石,我站在院子里看着料子,大小都有,这些原石,就像是石头一样丢在院子里,有的冲洗了,有的上面都还是泥。
  这说明,这些料子都是山料,水石是不会有石头的。
  而且,我觉得马觉老板挖石头有点吃相难看了,现在都不冲洗,直接就搬回来了,他搬回来干什么?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卖了,而是要进行挑选,把有价值的料子给挑选出来,剩下的没价值的料子在给卖了。

  院子里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往仓库,周围都堆满了翡翠,马觉老板带着我们走进去,来到仓库门口,他看着我说:“周老板啊,我跟你说,我的公司,最近挖出来不少好料子,你看,这些都是老帕敢三层的料子,都是高货。”
  我听着就看着地上的料子,都不是公斤料,小的也有三五十公斤,大的估计有成吨重,妈的,有矿区真的是太爽了,这些石头,可以随便挖随便切,我看着切割机附近的料子,切了很多了,都是新料。
  日期:2017-12-05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