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4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到二叔的话,就抽出来一根烟,抽了起来,我说:“那边有多少钱?”
  “钱,这边还有不少,总的加起来有七百万多一点,你要用钱?我现在给你准备。”
  我听到我二叔的话,我就说:“给我准备五百万,要现金,晚上在密支那大桥等我。”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三叔看着我,一脸害怕,说:“你这小子,真的,你三叔我真的小看你了,你真的是不要命了,我看着你,跟当初的那个你,完全是两个人。”

  我瞪着我三叔,我说:“还他妈不是你逼的?”
  我三叔瞪着眼,说:“你怎么跟我说话呢?”
  我没有理我三叔,我看着手机,我给吴昂吉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吴胖子,你好啊。”
  “你这个混蛋,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现在我都不敢回瑞丽,到处都是要杀我的人,我什么时候跟你一起合谋了?混蛋,你毁了我的生意。”吴昂吉愤怒的说着。
  我很开心的抽烟,哈哈大笑,我说:“我确实是从你店铺里赌石的吧?这是真的。”
  “你,你这是陷害我,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吴昂吉愤怒的说。
  我拿起来酒杯,喝了起来,随后说:“晚上我要去矿区赌一把,那边你熟,顺便带一些人,帮我联系好,记住带上钱。”

  “我才不会去,现在缅甸到处都是要你命的人,我去了,会连累我的。”吴昂吉愤怒的说。
  我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脚,我说:“你啊,要是不来,我就去自首,我说,是你跟我一起杀了张叔,到时候,我挂了,你他妈的就算不死,以后一辈子也别想回内地了。”
  “周斌,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是想做生意想赚钱而已,你为什么要害我?你知不知道我在瑞丽打拼了多久才有今天的身家?”吴昂吉质问我。
  我听着他都快哭了,就哈哈大笑,我说:“我都他妈要死了,不拉几个垫背的?别跟我耍花招,今天晚上,我看不到,你不把事情办好,咱们走着瞧。”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苏秦坐下来,看着我,问我:“你有点不择手段了。”
  “我这叫不择手段吗?那阿勇叫什么?他叫丧心病狂,跟他比,我还差的很远。”我认真的说。
  我看着太阳,很刺眼,从兜里拿出来墨镜带上,人在绝境的时候,不要说什么手段,能活下去,人一定会活下去的,不管用什么手段。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电话,是薛毅的电话,可能是康怡打来的,我就接了电话,我说:“喂。”
  “阿斌,说我。”
  我听到薛毅的声音,就皱起了眉头,我急忙站起来,我说:“大哥……我……对……”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是我一手带起来的人,我知道你的人格,既然他们想要搞事情,那我们就奉陪到底,我跟你大嫂正在收集证据,你在那边,千万要保住命。”薛毅说。
  我听着很感动,热泪盈眶的感觉,这就是大哥,这就是薛毅,所有人都质疑我的时候,他居然相信我,无条件相信我。
  我说:“知道了大哥,我会小心的。”
  “你说阿勇为了云顶而陷害你,但是这件事的理由很牵强,因为,就算你去了云顶也只是负责拉客,而最重要的核心权利,还是在阿勇手里,所以,我觉得很另有隐情。”薛毅问我。
  我点了点头,薛毅很聪明,直接就看穿了这点,我说:“我的人,找了监控,虽然没有彻底的看到监控的内容,但是我可以断定,当天晚上,他们有争吵,而且摔了东西,邵利的分析,是有什么东西压垮了阿勇,只要找到这点,我觉得就能搞清楚了。”
  薛毅点了点头,说:“我跟刘贵接触一下,这边事情,我来搞定,记住,在那边保住命,不要忘了我们的梦想。”
  电话挂了,我看着手机,楞了很久,梦想?
  我们的梦想是什么?入主星辉最高层,是的,这是我们的梦想,我绝对不能死。
  既然薛毅出来了,那我就等于松开了手脚。
  在缅甸这边,大胆的干吧!
  在绝望与困境中,有一个人那么支持你,你的内心就会燃烧起很多希望,这证明,你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单。
  这次困境之中,有很多人在支持我,不遗余力的支持我,这让我很开心,没有那么悲观,也让我燃烧起动力。
  深夜的缅甸,漆黑一片,铁棍开车老旧的日本车,朝着密支那河边的大桥开着,一片漆黑,除了大灯之下的光能看到一些东西之外,深夜的密支那,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车子停下来,我看着在桥头,听着两辆车,是我二叔的车,我下车走过去,我二叔拿着箱子过来,说:“阿斌,这是你要的钱。”

  我把箱子交给铁棍,我二叔看着我,说:“阿斌,这件事很严重了,你有没有想过……想过以后?”
  我笑了一下,很苦涩,现在都过不去,我怎么想以后?我低下头,我二叔说:“阿斌,要不,你就留在缅甸吧,我们现在手里也有不少钱,我们留在缅甸,也可以做一些事业的,现在缅甸遍地黄金……”
  我伸手打住,我说:“二叔,我妈跟我说,做人当立,我没有做过,就不会因为别人冤枉我,我就得趴下,我一定会正正当当的做人,这件事,我会解决的。”
  我二叔看着我,点了点头,说:“你是了不起,但是,我说的是以后,长远的以后,这条路,太危险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我二叔,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但是我摇头,我说:“二叔,现在我只能看眼前,以后,以后再说,好吗?”
  我二叔还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再说,我转身上车,铁棍开着车走,我们离开了密支那,但是没有朝着别墅的方向走,而是直接去矿区。

  老帕敢矿区是密支那克钦人控制的地盘,我要过去赌一次,我现在手里没钱,跟他妈乞丐没什么差别,这个社会,没钱,你就真的寸步难行,范森虽然收留我,但是也是给大土司面子,但是,这也不是我可以白吃白喝的,我没有钱,他也不会收留我的。
  大土司做的并没有错,他在用这种方式教育我,他告诉我,没有钱,你亲爹都会把你给卖了,所以,不要相信别人,最好相信自己。
  “你真的不带人过去吗?缅甸有我们星辉很大的势力,张叔的势力,也遍布缅甸,如果他们找到我们,就死定了。”苏秦看着我说。
  我看着外面漆黑一片的世界,我说:“哼,这是密支那,是克钦人的首府,他们不敢动手,而且,这是通往帕敢的路,如果他们敢打我们,你要知道,有几十只军队在等着他们,政府军,克钦人,游匪,所以,他们不敢在这条路上尤其是在黑夜里动手,黑夜里,分不清你我。”
  苏秦看着我,无奈的摇头,说:“你总是这么自大。”
  “这叫自信,局势,可以很清楚的分辨,你要做的,就是相信自己。”我认真的说。
  “哼,你要是真那么厉害,你也不至于被人害到这个地步。”我三叔嘟囔着说着。

  我听着就瞪了他一眼,他立马闭嘴,我没有再说什么,小心的握着枪,我虽然把局势分析了一下,但是我还是要小心,毕竟,我现在走在一条独木桥上前后都有敌人,我必须得小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