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7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的真元,往狼毫笔之中注入,随后经过笔尖的引导,按照之前研究出来的图样,在黄纸上缓缓的勾画起来。
  在狼毫笔的引导下,我的真元一点一点的汇入朱砂之中,随后,随着笔尖流转,在黄纸上烙下那些玄奥的图案。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黄纸上的图案也越来越多,第一张传音符的制作即将进入尾声,只需要我落下最后的一笔,此次尝试的结果便会显现出来。
  成功与失败皆在五五之数……我此时的心情,甚至比第一次绘制符箓时,还要紧张几分。
  屏气凝神,感受到黄纸上的真元已经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我一咬牙,将最后一笔落了下去,落笔之后,我便飞速将狼毫笔提起。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张薄薄的黄纸。
  金黄的纸面上,那些朱砂构成的纹路中,一道耀眼的光芒四下流转,眼见就要绽放出光华,但下一秒,那光华变成了一道刺眼的亮光,然后黄纸便在我的眼前。化作了一团明火。
  失败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心里早有预料,但还是忍不住一阵失落。随着这次失败,我也从之前的那种状态中退了出来。不过修行多年,我心智早已变得十分坚韧,并未气馁,而是一边看着桌面上的纸灰,一边仔细回想着这次绘制传音符时的细节,逐渐发现了其中的某些问题之后,我深吸口气,再次取黄纸出来,准备进行第二次绘制。
  提笔,运气,落笔,绘制。
  这些动作,我几乎是一气呵成,但最终的结果,却依旧不尽人意。
  前一次,我之所以失败,归根结底是因为注入的真元过多,才会使得黄纸在我面前燃烧。最后成了一团死灰,化作虚无。有之前的经验,这一次我将真元的用量保持在一个极微小的程度,保证不会超过黄纸以及传音符纹路的承受极限,但结果依旧是失败。
  再来!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默记下此次使用的真元量,又拿出一张黄纸。再次开始绘制。

  一次又一次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在我制作传音符箓的时候,时间在我房间里似乎变得格外的快,转眼便已经到了中午,直到最后一张黄纸,也在我面前化成了灰烬,我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终究还是没有制成,不过,经过这么多的尝试,我也不是全无收获。有好几次,我几乎已经完全掌握了真元的使用量,但最终完成时,却受迫于没有找到烙印个人印记的方法,最终还是陷入了失败。
  此时所有黄纸都已用完,我天脉之内也空空当当的,真元已经尽数用完,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再尝试制作符箓,于是只好作罢,随手把一堆符纸灰烬扫到一旁,拿起之前做好的金光符与烈阳符。走出了房门,准备将他们交给谢成华。
  下楼之后,谢成华还在大堂里候着,看见我手里拿着的厚厚一堆符箓,他的眼睛里几乎冒出了金光,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年过半百的人了,半点也看不出稳重。
  我把所有的符箓都放到了柜台上,一直在整理账务的刘传德也凑了过来,脸上的笑意一点也不比谢成华少,他咽了咽口水,开口问道,“东家,这次总共制作了多少符箓?”
  我看了他们二人一眼,回道,“五十张金光符,五十张烈阳符,够咱们售卖一段时间了。不过,黄纸和朱砂,我差不多用完了,还得你俩再去采买一些回来!”
  刘传德接过那些符箓。一个劲的点头称是,倒是谢成华有些皱眉,对我说道,“东家,您用的黄纸朱砂都是最上等的,黄纸是徽州老纸,朱砂是辰州砂,咱们这一片虽是深圳最大的古玩市场了,但这些东西也无法一次性足量采买,恐怕得一两天时间,才能置办妥当。”
  反正制作传音符也遇到了瓶颈,我还得想通其中关键,才能继续尝试,一两日时间倒也无妨。

  于是我便点点头,准备出去走走,舒缓一下方才制作符箓时的疲劳。
  见我点头,谢成华没再说什么,倒是刘传德,看着那些符箓,有些感慨的说道,“东家不经常在这里,这批符箓虽然不少,但东家若是再出去一年半载的,到时候肯定还会缺货。”
  我饶有兴趣的看了刘传德一眼,这老家伙,明显是话里有话。
  瞅他的意思,大概是想问我制作这些符箓的方法。倒不是我敝扫自珍,制作符箓的方法还真不太适合交给他们。
  这两种符箓中。烈阳符不是什么珍贵符箓,但凡感应到道炁之人,知晓制作方法的话,都可以去尝试着制作,谢成华和刘传德二人制作起来,更是不在话下。
  他们之所以不自己制作,而要等到我回来制作,原因便是我的修为更高,虽然制作的是同等级的符箓,但其中精良粗劣自有区别,这一点我根本无法传授,除非他们将修为提升到我这个境界才行。
  而金光符的制作方法,我就更不能传授给他们了。这次不是因为他们的修为不足,而是我得考虑他们的安全问题。
  我会制作金光符。完全是因为《死人经》有记载,但这种符箓贵为道家十大神符,却被龙虎山视作禁脔,不允许外人学习。自从上次龙虎山之行后,不但让我见识到了正一教那些牛鼻子的蛮横,也让我知道金光符的来历,若我将制作方法交给他们二人。谁知道龙虎山那些牛鼻子们,会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当然,现在只是售卖,数目多了,早晚也会阴气龙虎山的注意,不过他们根本不会制作,就算龙虎山的人找来,大可以把事情往我身上推,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心里寻思明白,我干脆没接刘传德的话茬,只是对着他一笑,便抬脚出门了。
  走出店里,因为刚才心里在思考龙虎山和金光符的事,出门之后。我依旧还在琢磨。
  为什么《死人经》中记载有道家符箓,莫非《死人经》和正一教那群牛鼻子还有什么关系?
  应该不可能,《死人经》是姽婳给我的东西,金光神咒在整篇《死人经》中,只能算是沧海一粟,根本微不足道,龙虎山却对其十分珍视。但从这种态度上看,两者也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所以,哪怕两者之间真有关系,最多也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关系罢了。
  从风水玄学店出来,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或许是空间开阔的原因,我心里也一下子舒缓了许多,原本因为制作传音符失败带来的些许烦闷,瞬间消散一空。
  传音符的事虽然着急,但算算时间,我至少还要留在这里大半个月,倒也不急于一时。更何况今日制作符箓的过程中,我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对符箓制作过程了解的更深入了一些。
  日期:2017-12-05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