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女人有错吗?生不逢时却恰好遇到》
第1296节

作者: 山间老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鲁星跟高紫萱并肩下楼,笑呵呵地说:“你们可真够损的,是谁想出这个法儿来折腾李哥的?”高紫萱一脸无辜的说:“损吗?我还觉得已经很便宜他了呢,我青曼姐哪是那么容易被人娶走的?”鲁星笑着说:“那就是你想出来的啦?”高紫萱道:“你不废话嘛,鞋子在我脚上穿着呢,当然是我想出来的啦。”鲁星笑道:“你这么折腾李哥,小心他回头不饶你。”高紫萱撇撇嘴,道:“不饶我还能怎样?他还能吃了我?”

  婚礼定在香格里拉酒店的贵宾厅里,所以婚车队从小区里驶出去以后,就直奔香格里拉酒店。
  李睿与吕青曼坐在头车的后排座上窃窃私语。
  吕青曼说:“爸等婚礼结束就回去办公了。”李睿哦了一声表示知道,愤愤的说:“我要狠狠收拾姓高的一顿,到时候你别拦着。”吕青曼听了就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要收拾高紫萱,笑着说:“咱们什么时候回青阳?”李睿咬牙切齿的说:“我今天要不让姓高的说了好听的,我就不姓李!”吕青曼笑道:“哎呀,她就是跟你闹着玩,又没有恶意。”李睿哼道:“闹着玩有这么闹着玩的吗?你告诉我,谁们家结婚,把鞋子藏到别人脚上去?这不是耍我玩吗?耍猴儿?”吕青曼呵呵笑道:“你呀,咱们这次婚礼多亏她给操持着,你不谢她就算了,还要收拾她,你好意思吗?就是闹着玩,你不用往心里去。”

  李睿之所以当着她的面说这番话,是想表现出自己与高紫萱之间那不可调和的矛盾,是做样子给她看的,其实未必想要如何收拾“小老婆”。当然了,不收拾她也不行,那丫头实在太坏了,但是要注意收拾她的方式方法,譬如,不能打她脸,要打她屁股;不能用力,要轻点……她要怕疼,用嘴打她也就是了。
  车到香格里拉酒店,李睿揽着吕青曼的腰肢,踩在红地毯上,缓缓走上台阶,一步步往门里走去。与此同时,礼炮并响,鞭炮齐鸣,喷花飘洒在空中,好一番热闹喜庆景象。
  很多人看到这对新人男的高大帅气,女的娇小美丽,走在一起,非常般配,也都很有气质,都是赞不绝口。
  在亲戚朋友们入席的时候,李睿与吕青曼夫妻,还有鲁星与高紫萱两个伴郎伴娘,正在宴会厅外面一个小间里接受婚礼司仪的短暂培训……一刻钟之后,婚礼仪式正式开始。四人在司仪的带领下走进宴会厅,到了台上。之后的程序毋庸赘言,与大家常见的婚礼大同小异,甚至是稍嫌简化,自然是李睿吕青曼夫妻刻意低调的缘故。
  婚礼仪式结束后,吕青曼回更衣间换上了一水红的短款旗袍,与李睿再次回到宴会厅里。此时酒宴已经开始,夫妻二人在吕舟行的带领下给众亲友敬酒。

  李睿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吕家所有亲戚包括大姑与两位表姐在内的人,没有一个向自己发难,也没有一个露出瞧不起人的样子来,对自己都是热情客气,脸上带着笑,看到这一幕,一时间有些心神恍惚,感觉自己跟做梦一样。不过再一想也就明白了,就算有谁看不上自己,也不会在这种场合表露出来,真要是当众表现出来,就不只是打自己的脸了,也是打吕舟行与青曼父女的脸。在座哪个都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这么干。再说了,在场亲友,不论官位还是家势,都以吕舟行为尊,谁敢讨那个没趣去招惹他的女婿进而得罪他?

  敬完一圈酒之后,夫妻二人要走的婚礼仪式就算是彻底结束了。从今以后,李睿作为吕家新姑爷就被在场这些人认可了,而吕青曼从此也会成为李家的媳妇,算是有了着落。
  在宴会厅的角落里,单有一个小房间,是供新郎新娘夫妻吃喝休息用的。此刻,李睿与吕青曼坐在圆桌旁,面对一桌子佳肴没有半点食欲,正在观看高紫萱拿过来的礼金单子。来的这些亲戚朋友,按辈分与情谊的不同,出的礼金也不大相同。有人一下子出了五千块,也有人只出了五百块。
  高紫萱看了李睿一眼,对吕青曼介绍说:“李家亲戚一个没来,只来了一两个朋友,譬如宋书记老婆孙老师那样的,青曼姐你这边的亲戚也不算太多,又没邀请任何朋友同事,所以一共只开了五桌。五桌每桌八人,满打满算也才四十人,所以礼金也就不多。不过我估计你们俩也没指望能收多少礼金。”
  吕青曼说:“你把这次婚礼前后所有的花销拉个单子给我,我给你报销。”高紫萱一摆手道:“得了吧,一共花了也没几个钱。你们俩就少惦记了,当我送你们的另外一份礼物。”吕青曼忙道:“那怎么行?咱们姐妹是姐妹,但也要明算账。你这样我还怎么跟你做姐妹?”高紫萱道:“既然是姐妹,还说这种外道话干什么?我命都是你老公给的,你们结婚给你们花点钱怎么了?”
  李睿道:“那就别跟她废话了,本来这些钱我也没打算还她。”吕青曼笑嗔着拍了他大腿一下,道:“你倒真是不客气。”李睿道:“跟她客气干什么?她都想得开,咱俩有什么想不开的。”
  三人正在说笑,大姑妈家的两个表姐携手而至,李睿夫妻急忙起身相迎。
  大表姐走到李睿身前,从包里摸出一个盒子,笑着说:“小睿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这当表姐的也得表示表示。这是你姐夫从欧洲买回来的江诗丹顿最新款男士手表,世界十大名表之一哟,送给你当个小礼物,你戴着玩吧。”说着已经将盒子递了过去。
  李睿听说过江诗丹顿这个牌子,据说是世界顶级的表类奢侈品牌,就跟汽车领域里的法拉利、保时捷一样,这个牌子的表,随便一款都得十几万或者几十万,而且几十万的表只是这个品牌里的中等水平,上百万过千万的也不是没有,因此见大表姐一上来就送这款表,非常的震惊,也不无疑惑,这位大表姐最早看到自己的时候还是冷嘲热讽呢,怎么今天亲热得就好像是亲姐一样呢?是她吃错药了,还是自己在做梦?

  旁边站着的二表姐见他不接,帮腔道:“小睿你就拿着吧,这也是你大表姐一份心意呢。江诗丹顿一年只产两万块手表,你大表姐夫给你弄了一块回来,也挺不容易的呢。”说完问道:“姐,这块表多少钱买的呀?”大表姐一唱一和的说:“呵呵,三十出头。”二表姐表情平淡的说:“嗯,不便宜。”
  李睿越发吃惊了,什么时候轮得到自己佩戴三十多万的手表了?这要不是自己在做梦,就是老天爷在跟自己开玩笑吧,忙摆手道:“不行不行,太贵重了。大表姐,你的好意我跟青曼都领了,可是这表我实在不能收,太贵重了。”大表姐笑着拉起他的手,一把将盒子塞到他手里,道:“贵重什么呀,再贵重也不如咱们亲人贵重。这是我跟你姐夫的小意思,你务必收下。不要就是嫌礼物轻哦,呵呵。”说着转身退了开去,不给他推拒的机会。

  李睿拿着这个盒子,就好像持着一个烫手的山芋,接下不是,扔出去也不合适,苦笑着看向青曼。
  吕青曼将盒子从他手里拿过来,走几步去追大表姐。二表姐忙赶上几步拦住她,道:“别推来推去的了,是不是一家人啊,怎么说也是你大表姐的一份心意呢,就快拿着吧。”
  大表姐躲在她身后笑道:“青曼,你别给小睿拿主意,这是我送他的,没你的事儿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