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7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笑出来,“难得喜庆一次,你还来晦气我。”
  周容深示意他落座,朝屋里晃动的人影喊了声沏茶,随口问他,“没有和她碰上吗。”
  乔苍手指弯曲,骨节敲击着石桌边缘,“我虽然心里不舒坦,可也知趣,何必现身扫兴。她来得也不勤,我只当作不清楚。”
  “哦?乔总也被磨得没了脾气。”

  乔苍的脾气,只在相关何笙的事上无影无踪,若放在外头,照样惊涛骇浪,地动山摇,他仅仅是沉下脸,便吓得多少部下腿轮。
  系着花围裙的女人匆匆忙忙拎出一壶热茶,“乔先生来了,您吃过了吗。”
  周容深抢先说吃了,没吃也没饭给他吃,只有剩下的干饼。
  他忍笑问,“乔总啃吗?”
  乔苍说多谢,周先生自己留着宵夜。
  曲笙皱眉捅了捅他肋骨,将乔苍手边的空杯子斟满,他淡淡抬眸,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她撂下茶壶便回屋了,似乎在做活儿,缝缝补补夏季要穿的衬衫,铺盖的凉席,透过玻璃,看她织法很娴熟,大约时常碰这些,都练出技艺了,他轻笑一声,“倒是手巧。”
  不提还好,提了便一肚子气,周容深面无表情,“谁让你把她安排过来,我都躲到京城了,你还折磨我。”
  乔苍云淡风轻敷衍着,“女人梨花带雨求我,我怎么舍得驳回。我和周先生的铁石心肠不同,我是怜香惜玉。”
  周容深皮笑肉不笑,“我也梨花带雨求乔老板,把何笙还给我,你答应吗?”

  乔苍有趣扬眉,“先不说答不答应,周先生梨花带雨求我,你对自己那张脸看得下去吗?”
  论起口舌之战,乔苍是打遍天下无敌手,除了家中得寸进尺的小女人,他是心甘情愿让着她,她赢了才欢喜,输了就闹,为自己的日子好过点,他也必须输。
  周容深被他逼得眉骨直跳,“坐了这么久,你怎么还不走。”
  男人恬不知耻饮茶,“怎么,周先生看我不顺眼了。”
  他越喝越来劲,翘起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膝上,就着阳春三月天色渐晚,悠闲自在,“刚才她走,你再三挽留,换成了我,多一时也容不下。我也是跋山涉水来看你,你可真令我寒心。”
  许多年没有接触,场合上碰面,要么视若无睹,要么点头之交,这土匪的性子,真是越来越狂了。
  茶水见了底,乔苍正要拎茶壶蓄满,周容深不知是不是故意,先一步拿走了壶,不再放回来,他轻笑,端着空了的茶盏,拂动杯盖,语气慢悠悠说,“我很清楚你的意图。”

  他凝视杯中沉底的茶叶末,“你在逼我,逼我倾尽所有宠爱她,不能肆意妄为,不能对不起她,否则天下人都说,我不如为她牺牲了前途的你,我怎样咽得下这口气。你为她想好无数后路,保她余生安稳。其中最重要一条便是,倘若终有一日我对她失了兴趣,对其他女人动了心,至少我也要保她乔太太的位置,才能不被世间的唾液淹死。”
  乔苍侧头睨他,反问,“对吗。”
  周容深端起属于自己那盏茶,“到底瞒不过乔总。”
  只可惜他没有资格做她共度余生的男人。
  他曾经距离天荒地老触手可得,是他太自负,弃了她两年,他怪不得任何。
  “我很了解曹荆易,我与他二十年挚友。他一旦不择手段夺取什么,假使如愿以偿,必定倍加珍视。何笙落在他手里,也只会受他千恩万宠。只是她不喜欢,她要的从来不是他,也不是我。”
  后半句他哽在喉咙,吞了一口茶,茶水愈发苦涩,甚至难以下咽。
  乔苍又坐了片刻,当天际彻底荫沉黯淡,他起身告辞,上车时他吩咐秘书,“买一盒庐山云雾,多留下一些钱给看守的警卫。”
  秘书看了看那扇在逐渐合拢的沉甸甸的铁门,“是。”
  北国的春夜,不到清明还是冷飕飕的,周容深披了件风衣,端坐在厅堂里,窗子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发出嘎吱的脆响。
  杏树经过一个黄昏凋零得差不多,藏在叶尖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大约等这波春寒过去,到了五月还会再开一场。
  月满西楼,皎洁流光,他透过这样迷离温柔的月色,望着陷入其中模糊不清的曲笙,恍惚想起,已经是在这里的第二年。
  这一年来,她照顾他衣食住行,陪他熬过寒冬,熬过酷暑,他记得她生过一场病,却没有告诉他,直到硬生生扛了过去,他才知道这事。
  他从未怜惜过她,也未给过她好脸色,她住在西屋,冬冷夏热,他时常看她冻得瑟瑟发抖,或热得满头大汗。
  他问她为什么要陪自己过这苦日子。

  她笑着擀饺子皮,“你怎么知道我觉得苦?要是真苦,我也就不来了,你当我傻吗?”
  他闷声不语,她将煮好的饺子盛进他碗里,“世上人都说,放着天堂的路不走,偏偏要下地狱,他们眼中的地狱,就是我的天堂。外面繁花似锦,不如这里有你,日复一日吃粗茶淡饭。”
  周容深拧亮灯光,起身走到门口,对那忙碌的女人说,“你进来。”
  曲笙从水管前直起腰,擦了擦脖子上的汗,“等我打完这桶水。”
  他负手而立,静默了两秒,“我让你现在进来。”
  他撂下这句转身进屋,曲笙片刻也跟进来,他拉开有些破旧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张相片,递给了她。
  曲笙接过去发现相片中是一个男子。
  年岁三十出头,穿着深蓝如墨的警服,站在国旗下敬礼,英姿飒爽。

  她笑着问,“这是谁?和你不像呀。”
  周容深说,“这是我的部下,职位还可以,与你年纪相仿,没有过婚史,这么多年他跟着我南征北战,耽搁了自己的生活。”
  曲笙似乎猜到什么,脸色一霎间便苍白许多。
  他摆弄着一套陶瓷茶Ju,“我已经打过招呼,他也有意见见你,你们还算合适。”

  她莫名气得浑身发抖,“合适什么!我出不去!当初乔先生说了,送进来容易,请出去难,他根本不会再管我。”
  周容深看向门外岗哨显露出的一角,“我到底做了一辈子官,你没有犯法,是清白良民,将你神不知鬼不觉渡出去的面子和能力,我还是有的。你收拾下东西,稍后天色彻底黑了,警卫会带你走。”
  他不给丝毫转圜余地,便起身奔着卧房去,曲笙愣怔好半响,在他背后低低笑出来,笑声格外凄凉,也格外嘲讽,“你就这样打发我,安排了我的余生吗?”
  她冲过去扯住他,又将他按在椅子上,随即捏紧掌心内的相片,将它一点点揉碎,抛向空中,“你问过我吗?你从来没有问过我是否愿意,是否接受,就隐瞒着告诉了那个人,再来命令我去和他接触,我根本没见过,不认识,毫无兴趣!姻缘是这样仓促决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