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4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邵利点了点头,开始忙他的事情,我跟苏秦走了出去,我靠在墙壁上,很累,既然不是因为我要加入云顶而杀张叔,那么他到底为什么要杀张叔呢?
  我实在搞不懂,苏秦捏着我的肩膀,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她在鼓励我。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看着是我三叔的电话,我就知道,马拉西亚那边也应该有结果了。
  “喂……阿斌,那个老小子弄出来了,那见?”
  我皱起了眉头,他出来了,我也要做事了,阿勇,谁输谁赢还不定,走着瞧!
  缅甸的夜晚漆黑一片,密支那也一样,站在别墅的高楼上,朝着远处望去,在对面的河流,就是内地,但是即便对面只是内地的一个小地区,但是依然灯火通明,这两个地方相距的并不是很远,但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黑,一个名,却是两个世界。
  发电机的声音不绝于耳,让燥热的缅甸,显得更加的燥热。
  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我看着一辆黑色的车子开进来,我走了过去,我三叔从车上下来,从后面,把一个人给拽下来,我看着那个人,很瘦,佝偻着身体,脸色惨淡。
  他抬头看着我,没有什么话说,我三叔拿着单子给我,说:“那个,那个老板说了,他利滚利,已经欠到了三千万,他女儿卖了三十万,一共,三千零三十万,都,都要你给。”
  我看着单据,就捏着鼻梁,真的,有点痛苦,妈的,我要花三千多万捞这个人,他看着我,对着我笑了一下,说:“给我弄点吃的,在给我弄点洗澡水,缅甸的天气太热了,来点冰镇的葡萄酒。”
  我看着他,他的态度,很嚣张,我挠了挠头,他看着我们没有动,就很奇怪,说:“老弟,想要我做事,就把我伺候好了。”
  他说着就要朝着屋子里面去,我看着他,很不爽,我三叔也不爽,但是没辙,我们要他办事,不过,我当然不会允许他这么嚣张,我看着范森从车里下来,他说:“老板要我告诉你,尽快把事情办好,但是,我看这个人,并不是很听话,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愿意受教。”
  范森笑了一下,说:“很好。”
  他说着,就朝着老张走了过去,老张回头看了一眼,刚想说什么,突然,范森身后的那个人直接朝着他的嘴巴就打了一拳,打的老张满嘴鲜血,老张捂着嘴,对方从背后拿着一把铁钩,直接从老张的下巴勾了下去,我看着他拖着老张的身体朝着别墅里面走,老张连哀嚎的声音都不能发出来。
  我三叔看着,瞪大了眼睛,说:“我草你吗的,这,这人什么人,这么狠?”
  我看着也觉得异常的狠毒,那钩子穿进嘴里的样子,真的,很血腥,我看着都疼,这个范森,真的不是普通的人物。
  “救救我妈妈,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妈妈……”

  我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朝着车子里面看了一眼,是老张的女儿,我记得这个女孩,皮肤黑黑的,二十多岁的样子,头发披散着,脸上还有几道血口,他抱着一个女人,是他妈妈,我之前见过,是个缅甸女人,我看着他嘴角发白,进气没有出气多,我就知道他时日无多了。
  “这个王八蛋,把他们母女两给卖了,这女人也挺可怜的,被卖到了虾奴窝里面,被糟蹋的不成人样了,找到的时候,就这样了,去医院,人家也不收了,就带回来了。”我三叔说着。
  “救救我妈妈,求你了……”
  我看着那个女孩哀求的眼神,我挥挥手,说:“让医生来看看……”
  我说完就朝着别墅里面走,这栋别墅,是范森的私人别墅,有私人医生,对于这对母女,我并不同情,这是他们的命运,但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我虽然知道医生也救不了那个女人,但是我还是希望给与一个女孩人道上的鼓励。
  绝望太悲凉了,他需要一点向上的勇气。
  我跟苏秦朝着别墅的地牢里走,缅甸人很喜欢修建地牢,水牢,好像任何有点势力的人,都会做一点坏事一样。

  地牢很昏暗,我听着老张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看着,很惨,范森坐在椅子上,擦着他的眼镜,而那个大汉在往老张的嘴里倒酒,老张很痛苦,酒进了嘴里,从下巴上的窟窿露出来,我看着都觉得疼,但是范森很冷漠的坐着,似乎对于这种酷刑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个时候,几个人开始倒水,我看着热气腾腾的水,很热,我走到范森面前,我说:“够了,我留着他还有用,不要弄死他。”
  范森抬头看着我,说:“我只是满足他的条件的而已,他要喝酒,洗澡,我都会满足的。”
  我看着大汉吧老张给抓起来,丢进水桶里,老张急忙要窜出来,里面的水肯定很热,他痛苦的哀嚎着,但是大汉死死的抓着他,我看着他嘴里的血在流,很惨。
  我说:“别弄死他……”
  范森说:“他有用的只是手而已,其他的部位,留着也没有什么大用……”

  范森的话不紧不慢,让人有点难受,我看着老张,他被拽出来,丢在地上,躺在地上的他,身体在颤抖,地上都是血,翻着白眼,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范森站起来,走到我面前,说:“老弟,我在缅甸见过的鬼,比你见过的人都多,这样的人怎么对付,我比你清楚,现在他一定会老老实实的,让你很舒服,不用谢我,尽快把三千万打到我卡上。”
  我听着就看着他拿出来纸笔给我写了账户,然后把纸条塞进我的口袋里,把眼镜戴上,然后离开了地牢,我看着那张纸条,就无奈的摇头,妈的星辉的人,都是阎王,真的,都是阎王。
  苏秦看着我,说:“有些事情,你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手段是非常有用的,像他这种人,根本还分不清楚自己现在的地位与情势,所以,范森需要他们看清楚自己的地位与形式。”
  我没有说什么,蹲下来,看着老张,他很痛苦,说不出来话,我说:“老张我花三千万把你赎回来,是要你帮我做事的,不是把你救回来当做大爷供着的,如果你有点眼力的话,就听话点,这里的人,不是澳门赌场,他们会养着你,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吗?”
  老张拼命的点头,嘴里的血,甩的到处都是,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需要做一次活,需要一批精品的料子,高价值的料子,帮我做好了。”
  我说完就走了出去,看着他血肉模糊的样子,我都要吐了,我到了上面,看着我三叔拿着铁锹,我问:“怎么了?”

  “挂了,那娘们死了,那个眼镜男要我找个地方把她埋了,我他娘的,怎么成苦力了我。”我三叔不爽的说着。
  我听着就走了出去,看着坐在地上抱着那个女人的女孩,她眼神空洞,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我三叔说:“把人抬走……”
  几个人要过来把那个女人的尸体给抬走,但是这个女孩死死的抓着不放,一句话也不说,我看着就皱起了眉头,我抓着她的肩膀,我说:“看的出来,你妈妈一辈子很痛苦,现在她已经脱离苦海了,为什么你还要抓着他不放呢?”
  日期:2017-12-04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