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47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烦躁地双手抱头:“你胡说!”
  “胡说?”莫沫轻笑,“我有证据。”
  证据?
  我蓦地瞪圆了眼睛,看着她掏出手机,一张一张地展示她储存的照片。照片里,我衣不蔽体地被绑在银质支架上,泳池里,全是男人。

  “啊……”我被自己的回忆吓到了,轻叫一声,懊恼地把手C`ha 进头发里。
  “哇哦,苏米,想不到你还有这么豪放的一面啊!”黄经理故作惊讶,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嘲讽。
  “那不是真的!”仅仅是几张照片,都差点儿把我给击溃,我疯了一样地吼出来,“我不是‘幸运女神’,乔薇才是!”
  “乔薇?”莫沫唇角扬起一抹荫邪的笑容,“你说她是,她就是吗?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我气得恨不得上去咬死她。
  “黑金派对不让带个人物品上船,你怎么可能拍照片?”
  她摇了摇手里的手机:“我自然有我的办法,苏米,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吗?”说完,她就得意地大笑出声。
  黄经理这会儿也不害怕了,趾高气扬地跟我说:“苏米,我跟你讲的事情,你好好考虑。至于甜甜的事,我就当你没来过。”
  这群无耻的贱人!
  我气得双目赤红,浑身颤抖。
  “苏米姐。”门被推开,小燕被我现在的样子吓坏了,抱住我,一直问我怎么了。
  百合慢步走了进来,仍旧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只跟黄经理说了一句话:“听说,官三爷快回来了。”
  说完,就带着我和小燕,离开了黄经理的办公室。
  不得不说,语言Ju有无比强大的力量。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黄经理吓得脸色惨白。

  我们一路走到走廊尽头,百合停下脚步,淡淡地看着我,说:“所有的果,都有因。苏米,你种下什么因,便会结出什么果。不管这果子是甜、是苦,或是有毒,你都要自己咽下去。”
  她这一段话,似乎很有深意。
  我抬头,眼神茫然地看着她。
  她长得不算美艳绝伦,但,也算是个大美人儿。三十多岁的年纪,眼神中藏了极深的阅历。
  千年不变的冰山脸,比阿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燕听着她的话,都愣了:“百合姐,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好深奥哦!”
  百合却根本没有打算跟她解释,跟我说:“苏米,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
  “甜甜今天没来上班,电话也打不通。我想请你下班后,去她家看一下。”
  听她这么说,我一下子紧张起来:“甜甜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她微微摇头,说:“应该不会,也有可能,就是手机没电了。”
  我“哦”了一声,但是,心里始终感觉惴惴不安。
  百合今天有几个大客户来了,实在没空出门。她把甜甜的地址给了我,我本来想偷偷溜去找甜甜,却被虹姐给拽进了包厢里。
  “苏米,你可得把今天的客人给我陪好了。”进包厢前,虹姐冷着脸威胁我,一进包厢,瞬间就换了一副谄媚的笑容,“齐老板,这是我们这儿最漂亮的姑娘啦,她叫苏米。”
  “苏米,快去陪齐老板多喝两杯!”虹姐说着,就把我给推了出去。
  包厢里,坐着三个男人。坐在左右两个短沙发上的男人,身边都有小姐陪着了,只有坐在长沙发上的那位……绿头发……
  齐阳?!
  虹姐的力气很大,我正神游之时,被她一下子给推过去,刚好撞进齐阳怀里。
  齐阳脸上有难以掩饰的错愕,紧皱的眉头让我很不安。
  下一秒,他手上一用力,又把我给推了回去:“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换一个。”
  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虹姐显然没想到,齐阳会这么挑剔,赶紧陪着笑脸:“齐老板,苏米可是我们这儿最漂亮的姑娘啦!”
  齐阳眯着眼睛,用一副无赖的表情:“我喜欢骚的,她行吗?”
  我被齐阳现在的样子,给惊呆了。
  心里的那个齐阳,在我心里住了11年,一直都是阳光少年的模样。如今,见到齐阳这样,心中的少年形象轰然崩塌,碎成了一地粉末。

  就像是一件津美的艺术品,被无情地破坏掉,我心疼不已。
  我真得难以接受齐阳现在的样子,他身边的男人,色眯眯地瞅我:“阳哥,她是我喜欢的类型。来,咱俩换换!我这个够骚!”
  说着,就把他身边的女孩儿,给推到齐阳身上。
  那个男人一身肥膘肉,女孩儿当然更愿意伺候齐阳这种帅哥。一扑过去,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恨不得粘在齐阳身上。
  他伸手想来够我,我下意识得就往后退了一小步。
  齐阳厌恶地把那女孩儿又推了回去:“我不喜欢这个,丑。”

  那男人有些生气,却不好发作的样子:“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齐阳微眯着眼睛看我:“反正不是她这种清纯婊的类型。”
  我心里,像是被刀划过,疼得钻心入肺。
  清纯婊?
  在红夜,被客人退掉,说出去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而,我更无法接受的,是被齐阳拒绝。
  “不就是骚吗?!谁不会呀?”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红着眼睛,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
  我不明白齐阳为什么找我茬,上次在腾龙苑附近见面,难道说,他已经知道我跟洛云川之间的事情了?
  所以,他才会生气地假装不认识我?
  我一直很小心地隐藏自己,不敢让齐阳知道我在红夜陪酒。
  但是,今天面对面见到了,我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不就是骚吗?!”我把裙子的领口往两边拉开,露出肩膀和上半边胸部。
  齐阳用带着讥讽的眼神看我,让我难过得呼吸都困难。
  我一狠心,“剌啦”一声,把裙边给撕掉,半长的裙子一下子变成了动作稍微大一点儿就铁定会走光的紧身小短裙。
  我故意扭着水蛇腰,一步一步踱到齐阳身边。

  “齐老板,请问,你喜欢明骚、暗骚还是混合骚?我一定尽量包您满意。”
  包厢里另外两个男人,跟着起哄。
  齐阳一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一丝变化。
  我学着别的小姐那样,扭着腰肢,想要往齐阳大腿上坐去。
  然而,他额角青筋突然暴起,在我坐下的瞬间,突然抓住我的手腕儿,异常气愤地把我从包厢里,扔了出去。
  我被他甩得,重心不稳,重重撞到墙上。
  “我都说不要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齐阳气呼呼地指着我骂。
  走廊上的人,都跑来看我的笑话。

  我囧得没脸见人,恨恨地瞪着齐阳,不死心地问他:“难道,你不是齐阳了吗?”
  回答我的,是“砰”得一声,重重关闭的包厢门。
  一道门板,把我和齐阳隔在了两个世界里。
  所有人都看着我,指指点点。
  我狼狈不堪地跑到卫生间,把隔间门关得死死的,整个人像一个撒了气的气球人一样,无力地滑落到地上。
  我使劲儿咬着手,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眼泪“啪嗒、啪嗒”得滴落在手背上……

  我以前也没少哭,却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会有这么多眼泪。
  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