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2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下空间巨大,空洞无际中,巨虫在浅水中前行出五百米左右,眼前出现了一座相对高耸的建筑,依稀竟是一座塔的样子,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这座塔上居然挂了电灯,一共七层,那惨叫和啼哭就是从最上面一层传出来的。
  李牧野听得更真切,不禁奇道:“还真有人在这里生儿育女过着小日子?”
  皮日修的脸色却忽然十分难看,咬牙道:“那不是为了传宗接代在生儿育女,而是为了养鼠帅专门捉来的孕妇。”
  “什么意思?”李牧野诧异问道。
  “你跟我过来看看就知道了。”皮日修说着话,示意巨虫低头,他顺势滑落下去,引着小野哥往塔下走,径直来到塔周围的八座水池旁,往下边一指,道:“你仔细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李牧野心中已有猜测,只是还不能确定而已,顺着他手指看过去,不由瞬间气的须眉皆炸,同时一股寒意从头到脚,深吸了一口气,盯着水池里大小不一的人骨架,道:“这些女人和孩子都是怎么死的?”
  皮日修道:“鼠国最强的兽兵叫鼠帅,孙德禄给我的丹书中提到一种养鼠帅的秘方,世间奇兽天赋各异,其中以智为贵,养兽为虫,以虫为兵,其实就是一种人工干预导致物种进化的方法,在这个过程中,最优先提升的能力就是虫兵的智慧,其次是体力,养鼠帅就是鼠国一门培养最高战力的方子。”
  李牧野意会道:“意思就是用女人和孩子做食物给耗子吃?”
  皮日修道:“原本的方子是用狗,猴子和海豚,但成功率缺乏保证,在清末民初时期有人琢磨出了新方子,就是用人来喂养鼠帅,可以大大提升成功率。”
  李牧野一下子想到自家的闺女小安琪和儿子来,忍不住破口骂道:“**的它祖宗的江湖!”

  皮日修道:“这鼠帅的威力可不是鼠将和鼠神兵能比拟的,如果真的被孙老怪给练成了,咱们这一趟恐怕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徒弟,依我之见,咱们最好选择撤走为上策。”
  这时候李牧野忽然听到一个极其细微的声音,依稀是人语声,一个女人在喊救命。但声音微弱至极,几乎已是心声。以皮日修的道行绝对听不到,但小野哥却十分肯定这声音是真的。
  皮日修道:“你快别琢磨了,赶快跟我走吧,这鼠帅的本领不在猰貐之下,智慧则更胜一筹,在这鼠国绝境内就是无敌的存在,即便是玄尘白无瑕之流亲至也绝非其敌,咱们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
  李牧野心中鄙夷,这货这点勇略胆气还不及个鼠辈,枉费了文榜大方士的名头。听他这言论就知道其在修行方面也就是个井底的蛤蟆,哪里能够想象白无瑕和玄尘那等人物的层次。别人小野哥心里没数,但白无瑕却是最知根知底了。当日若把云中子换做白无瑕,这大花猫似的猰貐恶虫也就真只是一只大花猫了。

  “这个时候走,二位不觉得晚了些吗?”一个声音居高临下忽然说道。
  李牧野和皮日修一起循声看过去,只见高塔最高一层上站了个人,距离远又是逆光,以皮日修的目力根本没办法看清此人模样。李牧野却看得一清二楚,那人是个青衣白发,形容枯槁瘦小干瘪的老者。
  “你是孙德福?”李牧野扬声问道。
  老者嘿嘿冷笑,摇头道:“对付你们两个小辈还用我家王上大人吗?”
  皮日修道:“鼠国有左右丞相,左丞相是孙德禄,右丞相叫孙德寿,就是你吧?”
  “皮日修,你这小辈还有些见识。”青衣白发老者道:“老夫正是孙德寿,两位现在起就不要想离开的事情了,你们擅闯鼠国禁地,已经犯了不赦死罪,还是想一想接下来怎么死吧。”
  李牧野问道:“踏上的女人和孩子怎样了?”
  孙德寿道:“二位都是江湖行家,又是五部同门,何必明知故问,今天被两位撞破了我鼠国密事,就更加不能留下二位从这里逃离,两位还是不必废话了,有什么手段用出来吧!”
  李牧野将穷奇之珠取出来戴在了脖子上,幽光浮动,散发出神秘苍远的气息。

  皮日修放开猰貐恶虫,但这小东西竟不知为何,气势比之先前莫名弱了许多。没有这最大依靠来支撑胆气,皮日修更加害怕了,猰貐恶虫虽然厉害,但也分在谁的手中,他只懂得驭虫依靠虫的本能来做事,而不知道如何开发虫的潜能,提升虫兵的实力,所以这猰貐恶虫在他手里根本没办法达到最强的水准。
  他看过鼠部地师的丹书,知道如果对方的鼠帅已练成,在这鼠国绝地中,猰貐恶虫很有可能不是敌手。加上至少十只红皮鼠将,基本可以肯定没什么获胜的机会。之前他说过这五部当中鼠部最厉害,其实就是指的这鼠帅。
  李牧野手中青云镰月寒光一闪,转而对心生怯意的皮日修说道:“情况有变,老师不妨先走,弟子为您老人家断后,今日死在此地,别无所求,只求您能好好对待我义母,早日为她解毒。”
  皮日修闻言竟有些感动,万万没有想到李牧野在这生死关头竟有这样的担当和义气。他一句多谢刚到嘴边,就感到喉咙突然一热,没来得及说出的话一下子被压了回去。接着就看到李牧野拿着短刀的手在面前一掠而过,胸前暗藏的药匣子已经落到对方手中。他想问你是什么意思,可胸腔里的气顺着喉咙咕嘟咕嘟喷出的血一起离开身体,他只能不甘心的看着李牧野,眸子里带着愤怒和不解,缓缓躺了下去。

  鼠部虫地师有虫宝丹书,月部又岂能没有。李牧野早就知道他的宝贝都放在这匣子里。这王八蛋觉着小野哥年轻,仗着之前成功利用过李牧野一次的经验,便习惯性的把老练狠辣的小野哥当成了被他吃定的江湖凯子,到死这一刻才明白,自己从未真正控制住这豺狼一样的男人。终于带着一腔未酬壮志身归那世去也。
  李牧野一刀杀了他之后,立即出手夺走他怀中的药匣子。这里装着他的虫宝和风膏,而月部丹书他根本没有。这风膏就是控制猰貐恶虫的关键。同时有了虫宝也就不怕那条地虫王造反。
  高塔上的孙德寿万没有想到李牧野会突然把一起来的同伴给宰了,他大吃一惊,看着李牧野惊讶问道:“年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只道李牧野是见势不妙,突然出手偷袭杀了皮日修是为了向他进献一个投名状,所以语气也和缓了许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