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7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扯着他毛衣下摆,“比去年暖和嘛,我不放心你。”
  他心里高兴,面容却不露,还想继续数落,余光瞥见桌上的酒坛,他伸手启开瓶塞,嗅了嗅酒香,把她淘气也忘了,“桃花酿,我最馋它。”
  她荫阳怪气说光想它呀。

  周容深担忧酒香淡了,匆忙盖住,将浓郁的气息压回去,放在屋檐下的台阶存着,走回来宠溺戳了戳何笙的额头,“更想酿酒的人。”
  她蹭地蹿起,围着桌子抽打他,“口是心非的老男人,想我来还吓唬我!”
  她起先只是发谢,却越跑越开心,他笑着躲,陪她在簌簌飘落的杏树下嬉闹,她累了跑不动,他就捡起一枝树桠丢到她身上,她气得再去追,他这次没有躲,任由她爬上后背,咬他肩膀和耳朵,他背着她朝庭院最深处的篱笆架跑,她哈哈大笑,“我怕你摔了我,你慢点!”
  周容深怎会摔着她,他可是赤手空拳打赢了无数毒贩的男人,他故意不稳,将她朝地上甩去,她吓得搂紧他脖子,惊叫出来,叫了一半又继续笑,笑得脸蛋红扑扑。
  曲笙在屋里听到动静,打开窗子扒头,见是何笙,到嘴边的话咽回去,不动声色合住了玻璃。
  她玩累了,懒洋洋坐在石凳上,指了指他身上毛衣,他笑说舍不得脱,你给我织得最合身。
  她托人送来的几件毛衣,他像宝贝似的捧着,京城的三九天,当真是天寒地冻,大雪一下,冷得人骨头发麻,他小心翼翼穿好,生怕刮在钉子上破了,偶尔太阳高照,他就在院子里坐着,总能从丝丝缕缕的毛线间嗅到她的香气。
  淡淡的山茶,淡淡的薄荷草,淡淡的兰花与茉莉。
  这一年他心脏反反复复发作,起初吓得曲笙不知所措,跪在铁门前嚎啕,求人救一救他,次数多了,她也不慌了,喂他吃过药,蹲在库头守着他,看他手里捏着何笙十九岁那年的照片,比灵丹妙药还管用。

  他疼得蜷缩成一团,一米八几的汉子,大汗淋漓抽搐,稍微好转些,他睁大空洞的眼睛嘶哑说,“我不能撒手人寰,我要盯着乔苍,他如果敢对她不好,招来女人欺辱她,我还能闯出去,拼了性命毙掉他。”
  曲笙一声不吭,为他掖好被角,默默流泪。
  他这条命,早已不是他自己的了。
  倘若世上没有了何笙,他也活不到今天。
  他到厨房亲手烧了两样菜,卖相很丑,味道却极好,他没有告诉她这一年他日日学,只想着万一她来了,能让她尝一尝。
  他往何笙的碗里不停夹菜,也供不上她狼吞虎咽,仿佛饿极的猪崽儿,连鼻头都沾满油花,他好笑问怎么没有吃吗。
  她摇头,“我想来陪你吃嘛,我怕吃不多你会不高兴,胃口昨晚就空着。”

  他眉心皱了皱,有些生气,“不许饿肚子,能记住吗。”
  何笙不理,他掌心按住她的碗口,迫使她停下,表情十分严肃,寸步不让,她知道他的脾气多执拗,只好妥协,“好嘛好嘛,我不敢了。”
  她猫儿似的用自己温热的脸蛋磨蹭他手背,蹭得他心都轮了,他笑出来,在她鼻头上捏了捏,将何笙垂在菜里的碎发温柔拨弄到耳后,“你只要来,我就很高兴。”
  她瞳孔炯炯发亮,“那我三个月来一次好不好。”
  他说不好,不要再为我折腾。
  她赌气撂下筷子,别别扭扭不肯吃,他对她没办法,“一年。”
  她气鼓鼓和他讲价,“半年,最迟了。不然我就…”
  她四下找着,见墙上挂着辣椒,她大声说,“我就辣死我自己。”
  周容深露出几颗牙齿,笑了很久才说好。
  他为她擦拭唇角的米粒时,曲笙挎着一只竹筐从屋里出来,她看了一眼桌上融洽的景象,男子眉目疏朗,神采奕奕,三百多天她求不来的一笑,这一刻他却怎么都笑不够,她忍了忍心底的苦涩,什么都没说,径直往菜地里走。
  何笙叫住她,问她做什么,怎么不一起吃。

  她拿起铁锹,弯腰一边铲土一边说,“我不饿。三月末正是种植粮食和蔬菜的时候,乔太太养尊处优惯了,不知道这节气。”
  她叼着筷子头欠身张望,尘土飞扬间,她倒是不嫌弃,很能吃苦,那么瘦的手臂抡起锄头丝毫不娇气,周容深皱了皱眉头,对曲笙说,“等一会再翻,她还在吃饭。”
  曲笙掸了掸裤腿溅落的泥点,“等不了,种晚没收成,明年吃什么?那些人拜高踩低,送来的都不好,总不能月月麻烦乔先生派人来救济。”
  尘土越来越浓,周容深也愈发生气,何笙在这时忽然跳过去,蹲在菜地旁瞧着,曲笙的手心磨出厚厚的茧子,似乎还破过,有血疤的印记,她沉默了一会儿,“我来替你,你歇息下。”

  “乔太太干不了这重活,若是被乔先生知道了,他可要心疼的。”
  何笙没有听她的,她掌握了铲土的路数,兴致勃勃接手这活儿,她知道这是周容深明年的口粮,格外卖力气,不消片刻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周容深拦不住,只好无奈宠溺笑着,伸手为她擦拭。
  他的眼睛里,除了何笙,似乎什么也看不到。
  这世间万物,再美好绚丽,都换不回他眼底这一刻灿若星辰的明亮。
  曲笙没有打扰,无声无息离开了这一处。
  庭院外停泊良久的黑色奔驰,车窗摇下一道缝隙,里面传出男人有些顾虑的声音,“乔总,夫人待了四个小时,从院子到菜地,现在又进入卧房,您还等吗?”
  乔苍专心致志批阅文件,“等。”

  秘书迟疑,“可是这么久…”
  他欲言又止,不敢说下去。
  后座的男人似笑非笑,眼尾溢出的几丝皱纹,恰到好处衬出他的成熟风雅,仿佛一杯醇厚的酒,味道浓郁极了,“我都不担忧,你怕什么。”
  秘书笑说夫人确实不会出格。
  他言下之意很明了,乔苍当机立断说,“周容深更是正人君子,他绝不会做出不齿的事,尤其他这样疼惜她,更无意亵渎。”
  再说,不是还有个曲笙吗,那姑娘性子刚烈,想必周容深被她缠得也头疼。
  夕阳西沉时,何笙慢吞吞从院子内出来,她百般担忧叮嘱周容深什么,一步三回头,几秒钟的路,愣是走了几分钟。

  她没有留意到这辆暗处蛰伏的黑车,径直迈上等候她的那辆,从另一条路口驶离。
  曲笙收拾了碗筷,庭院顷刻间空空荡荡,最后一抹火红色的晚霞映在周容深眉目,他平静注视地面逐渐逼近的黑影,从轮廓便认出是谁,未曾回头看,似笑非笑说,“今天我这里如此热闹,乔总也来了。”
  乔苍沉稳的步伐一顿,“周先生人逢喜事津神爽。”
  日期:2018-01-0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