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7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倒没觉得什么,贪生怕死,本就是人的天性,真论起来,我估计也不会比他俩好多少。
  惹祸这种事情,不是我主观能控制的,也无法给他们答案,不过他说的通讯问题,倒的确应该解决一下。
  他说的那个时候,我应该在王屋洞天里。洞天福地都是自古绵延而来,不可能有手机信号这种东西,他们联系不到我实在正常。而且不光是那里,这些年来。我东奔西走,去过不少地方,仔细算起来,根本没几个地方是手机信号能到达的地方。虽然我还一直带着手机在身上,但这几年基本上都是装饰,连电话都没接到过几个。
  而深圳这边,不光是谢成华和刘传德,张坎文和小王励还在这里,还有王永军、王坤等人,他们都算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朋友,一旦有事,联系不上我,的确是个大问题。
  就拿这次来说,如果不是张坎文用秘法催动了阴阳阎罗笔。小王励这里出了事我都不知道,更无法立刻赶回来救援。在张坎文压制不住的情况下,小家伙还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未知数。
  从我这两年的经历来看,以后这种事情,只怕还会遇上不少,如果不能把通讯问题解决。以后难保不会再有其他麻烦。

  思索片刻,我心里便有了主意。说来倒也不难,这次洞天福地之行,王灿和陆振阳都曾送给我一枚传音符,这东西跟手机的功效差不多,但原理却截然不同,根本无须什么信号,只要有修为之人,都能轻松使用,而且无论在哪里,都不会有影响。
  方法是找到了,但困难却还很多。这传音符箓,我上次在王屋洞天时候,无聊之下。也曾简单研究过。
  这东西虽是符箓,但却是我从未涉猎过的东西,《死人经》里面也没有记载,想制作出来,恐怕还要花费一番心思。
  心里这么寻思着,我告诉谢刘二人,让他们稍安勿躁。这个问题我尽量给他们圆满解决了。
  跟谢成华和刘传德交流完,因为心里惦念着传音符的事,我也没在外面多逛,早早便回了店里,钻进自己房间,开始琢磨传音符的原理。

  研究了大概两个时辰,我只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确不是符箓天才,这种单看符箓便能探寻其制作方法的事,我暂时还做不到。
  搞明白这点之后,我也没钻牛角尖,暂时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起身去了张坎文的房间,想看看小王励现在的情况。
  敲门进去之后,张坎文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双目看着小王励的婴儿床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发现我进入房间,张坎文才从小王励身上移开目光,对着我打了声招呼。
  我过去看了一眼,小王励还在熟睡,并未清醒。不过面色平静,呼吸均匀,看起来没太大的问题。
  我开口对张坎文问道,“小家伙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大问题了,经过昨天那么一闹,两三年之内,他应该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张坎文看了熟睡中的小家伙一眼。小声回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没有放松。
  小王励体内的那个东西实在太让人捉摸不透,之前从青丘王宫取回七星艾叶的时候,经过我和张坎文的一番努力,张坎文当时便说,一两年之内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但这前后却不过刚刚月余,小王励便又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就连张坎文也毁了半生修为。
  虽然最后靠我稀里糊涂的把小王励救了回来,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接下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不能一直留在小家伙的身边,而且就算我留下来,下一次再出这样的事,还能不能起到同样作用,也很难说。

  气氛暂时有些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我摇摇头,先不去想小王励的事,转而对张坎文询问道,“那你呢?”
  昨天。为了给小王励争取时间,他崩碎所有曜石,几乎耗尽了一身修为,今天又早早的守在小王励床边,情况肯定不会太乐观。
  张坎文似乎心里也不在意,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摆摆手,开口道,“我没什么问题,只是以后梳理小家伙经络的时候,可能会稍微困难些。倒是你,肩上的担子非常重,你得好好修炼,照现在这种情况,最终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只能是你。”
  说完,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看得出来,我不在店里的这段时间,张坎文和小王励的感情又深厚了许多,从一开始决定杀他,到现在拼了命也要保护好他,张坎文应该是真的把小王励当成自己徒弟来看了。
  原本张坎文的修为比我高,解决小王励这件事上,一直都是他打头阵,我偶尔帮忙。但现在,他修为受损,一时半会儿恐怕很难到达天师境界,也很难再像以前那样,尽力帮助小王励。所以,他的话语之中已有几分拜托之意。
  跟王坤一家的相识,跟小王励的接触,实际上是从我开始的,这件事不用张坎文说,我自然也会尽我所能去做。
  只是像张坎文一样,此时的我也非常迷茫,思索片刻之后,也提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只能简单点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
  在张坎文房间又坐了几个小时,这中间我俩一直在闲聊,不过每当我问起他伤势的时候,他都避而不谈。显然不愿多说这个话题。
  从这点来看,张坎文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心里实际上还是很在意。
  想想也是,修行这条路,艰难的无法想象。体内那几颗曜石,是张坎文无数次辛苦修行,历经诸多劫难。才终于获取的,现在一下子消失了,任谁都一时无法想得开。
  我脑子里也想了一些方法,但张坎文避而不谈,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只好暂时中止这个话题,等回头张坎文平复之后,再好好跟他商量一下。
  从张坎文那里出来,我往楼下走去,还没走出楼梯,就听见有客人在询问符箓的事情。
  我抬头看了一眼,正在询问符箓的客人,面容年轻,也是个修行界人士,修为只有堪堪点穴的程度。
  此时谢成华正坐在大堂,跟人好一番沟通之后,才起身把那人劝解一通,好生送到了门口。
  转身回来的时候,他目光一抬发现了我,便匆匆迎了过来,苦着脸道。“东家,您刚才也看见了,都是为了买符箓而来的人,刚才这位更是开到了七位数的天价,可惜咱们早就售空,我只好把人先劝了回去。”

  我点了点头,传音符和小王励那边的事。我暂时找不到解决办法,但制作这些符箓却不是难事,我今天便能将其做出。
  用过午饭之后,我便让谢成华给我准备好了黄纸朱砂狼毫笔,全部放在我房间的书桌上。
  看着这厚厚的黄纸和殷红的上好朱砂,我忍不住回想起刚练习符箓之术时,那时我还在大学,没什么钱,写坏一张黄纸都得心痛半天,但现在,却有一扎一扎的黄纸摆在面前,供我任意挥霍。
  以我如今修为,催动法诀时,根本无须再像以前那样,将全部口诀一口气念出来。我只需心有所想,口中念出一两个字,便可言出法随,催动整段法诀。
  日期:2017-12-04 06: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