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7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要把自己塞进去,又实在等不了。
  我怕再老一些,你更加不愿意。
  我回了一趟常府。

  重新坐上那条小舟。
  可惜月亮不够美,湖水也没有当年清澈。
  我偷了你的一件肚兜。
  我会把它烧掉,随我一起走。

  你不要怪我。
  因为这世上,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是我这样割舍不下,我为我父亲,自抑了四十九年,只这最后一刻,我自己做主。
  谢谢你送我那朵桃花,你说得对。
  来年春季再盛开,我看不到了。”
  信纸飘荡,从何笙手上坠离。
  她立刻去抓,它却落入石墩后,被风刮得越来越远。
  曹荆易没有对她说过,有关爱情,或者占有。
  除了那天在车上,他情不自禁的一个吻,他近乎残忍克制着自己。
  对于一个没有什么得不到,更没有珍惜过什么的他来说,那不知有多煎熬。

  他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如此沉默,连他自己都猜不透。
  或许因为他清楚,本就不会有结果。
  她连一个吻都会推开,他所幻想出的未来,简直就是荒唐。
  保姆悄无声息离开这一处。
  漫山遍野的寂寞。
  她在寂寞里红了眼眶。
  当她把袋子内的所有东西都倒出来,倒在杂草丛生的地上,她彻底崩溃。
  是她许许多多的相片,旗袍掉下来的一粒扣子,几根他偷偷从她身上捡起的长发,还有她在医院喂他喝水用过的杯子。杯口她残留的那枚口红印,早已结咖,干涸,溶进了玻璃中,再也擦拭不净。

  相片被风卷得四下散去,一张张映入,像锋利的刀子,割着何笙的眼。
  她伏在窗台,端着酒杯,妖娆的旗袍与窗纱相连,身后衣香鬓影,她独自落寞。
  他写着:那年她十九岁。
  她坐在车里,街道五光十色的霓虹,透过玻璃,从她脸上一闪而过,她眉目间的斑斓,温柔,定格在他长长的相筒里。
  他写着:那年她二十三岁。

  她穿着婚纱,被乔苍高高抱起,举向房顶摇曳的风铃,他将她拍得真是美,只是那一刻,他心里隐隐泛起疼,镜头定格时,他手指抖了抖,除了她之外的一切,都尽数虚无。
  他写着:那年,我爱的女人出嫁,我是无数看客其中的一个。
  她将这些东西抓紧,按在胸口,嚎啕大哭出来。
  她不该,不该在那天说那样的话。
  她当时还恨他,气他会变成那副残忍冷血的模样。
  她竟然要毁掉乔苍,更间接毁掉了容深。
  她如何不愤怒,不绝望。

  可倘若她知道,他要见的不过是最后一面,她死也不会说那样的话。
  她会骗一骗他,哄一哄他,至少让他快乐些。
  何笙忽然爬着,跑着,甩掉了鞋子也浑然无觉,沿着她下来的小路,跌跌撞撞冲回陵园,墓碑笼罩在一团朦胧白烟里,她扑倒在未曾熄灭的火盆旁,眼泪不是水,像一滴滴油,滚入盆中,疯狂的燃烧。
  她手指在碑石冰冷的边缘抚摸,她浑身都在颤抖,连贯不成一句话,仿佛快要成为哑巴,每一句都太挣扎,“我不怪你,曹荆易,我没有忌恨你,我真的没有。”
  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牙齿搅拌碰撞在一起的声响。

  “我会记住,我不忘。”她一声声啼哭,惊了山谷歇脚的鸟,惊了小溪喝水的禽,回荡着,飘渺着,反反复复。
  那张相片里的男子,浅笑凝视她,似乎时间流逝一秒,便深情一分,他这辈子爱过的女人寥寥无几,他戴着风流的面Ju,直到死后才肯揭开。
  她匍匐在碑陵,用力抓着大理石的一角,风刮起何笙的长发,她发梢盖住曹荆易的眉目,只是数秒,风过了无痕,他又再次露出。
  她说破了喉咙,一遍遍重复,那人依然含笑不语,再没有半点回应和知觉。
  他在人世最后一刻,听到的不过是那句,我不会记住你。
  何笙三十二岁生日,乔苍包下了市区最高一栋摩天大楼的led,她躺在露台上正喝水,老远便瞧见屏幕上五颜六色的字,酸得牙都倒了,楼顶的烟花铺天盖地无休无止,足足闹腾了半小时。
  她略有惊讶侧过头,看向教乔桢背诗的乔苍,这不解风情的老东西也学浪漫了。
  她摇晃着扇子,兜不住笑,戳了戳他肩膀,“呀,那是乔先生安排的吗。”
  他连头也未抬,淡定自若,仿佛根本不是他做的,“安排什么。”
  这是害臊了。何笙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挑起来媚极了,努了努嘴,“乔先生都跑到那上面发誓了,往后别人更以为我私下有多嚣张刁蛮,把堂堂华南虎调教得这样会谈情说爱,夫人长夫人短的。”
  乔苍被她逗笑,保姆低着头目不斜视,将几份加急文件放在桌上,抱起乔桢离开,合上了露台的窗子。
  他流氓本色顿时原形毕露,手臂用力一扯,何笙坠入他怀中,他撩起她裙衫下摆,在白嫩的翘臀上揉来揉去,她扭着不让碰,又逃不出他魔爪,反而增添了情趣,他摸得格外过瘾,“乔太太别的本事没长,得了便宜卖一手好乖。”

  他何尝不清楚,他如此昭告天下,对乔太太深爱入骨,她心里欢喜得很,只是嘴硬罢了。他记得从半年前她照镜子便开始唉声叹气,多生出一道皱纹,她无措许久,多长一根白发,她也魂不守舍,她怕极了。
  她这辈子,成也美貌败也美貌,见过她艳丽绝伦白玉无瑕,便知道她韶华渐逝的不美好。她时常噩梦,梦到乔苍贪恋那些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厌弃了她。
  那一张张犹如初开桃花的面孔,年年岁岁迷人眼,让何笙畏惧了时光的凉薄。
  世人都说,盛文的乔总多年未变,依然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往那里一站,天下男儿尽失色。
  她听了禁不住喉头发涩,岁月当真格外优待他,他的皱纹长得比她还少,半点瞧不出快五十岁的样子。
  风月情爱最是变幻莫测,磨断心肠,她万万不敢想,乔苍有朝一日忽然看腻了她,后悔娶她,对她横眉冷目,她该怎么办。
  何笙耷拉着脸,指尖意兴阑珊玩弄他纽扣,“我身边除了你和乔桢,就那几个保镖是男人,他们和我说句话都怕你这醋坛子翻了,可你倒好,外面应酬,总离不了女人。”

  这可冤枉了乔苍,这么多年他哪次不是只喝酒,在那些花枝招展色艺双绝的诱惑面前丝毫不动容不触碰,生怕她胡思乱想,听到流言蜚语受半点委屈。
  他张嘴惩罚似的咬住她鼻尖,根本不疼,他哪舍得她疼,她却矫情极了,死命踹他,他哭笑不得,“怎么,乔太太给我扣这样一顶帽子,哄也哄不好,是挖坑等我跳吗。有什么求我的事,老实交待。”
  日期:2018-01-07 07: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