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7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这一点上说,我还是蛮佩服陆振阳的。
  虽说他如今实力极强,龙虎山那些天师们对上他,肯定讨不到好处。但问题是,龙虎山还有一位张天师,一旦惹恼了张天师,陆振阳恐怕也很难讨到好处。
  说完陆振阳的事情,我便住了口。毕竟是王永军做东,我也不好喧宾夺主,一直说我们风水玄学店之事,转而问王永军,这短时间生意如何。
  说起生意上的事,王永军就没那么皱眉苦脸了,反而展颜一笑,说是这两年虽然自己基本甩手把生意交给手下来处理了,但赶上了好形势,加上我以前给他选的那片厂区风水,生意是越来越红火。本来他在深圳只能算是个坐拥几个小厂的土老板,虽然资产也有八九位数了,但在藏龙卧虎的深圳,实在算不上什么。但这短短两年时间里,他的资产硬是翻了两番,今年更是进入了深圳商会,还担任了理事一职。

  原本我只是随口一问,经他这一说,我才回想起当初为他选择厂区一事。
  当年我选了两个风水格局,一为“天驷出厩”。一为“仙鹤垂啄”。其中“天驷出厩”乃一大贵格局,当时我担心王永军不过一商贾身份,撑不住这富贵气运,故而为他选了第二个“仙鹤垂啄”格局。
  这“仙鹤垂啄”虽比“天驷出厩”略差,但胜在福泽绵延,且福而不贵,跟王永军的身份正相配。
  这才短短两年时间。他的生意就大有起色,接下来,富贵只会更长久。
  把这“仙鹤垂啄”的格局细细又说了一遍之后,王永军面色更是欣喜,拉着我,又要递支票过来。
  到了我如今修为,俗世财货对我已无什么作用,再加上还有风水玄学店的进项,我既不缺钱也不需要钱,于是便推辞未受。王永军这种商场上摸爬滚打半辈子的人,自然能看出我并非只是推脱,于是也未再坚持。
  说完这些,我们又聊起了代南州。也不知是不是我的原因,这两年王永军对代南州更加器重,上次在港岛的项目交给他之后,这段时间又把他派到了中原一代,参与并主持了另一个大项目,所以这次也不在深圳。
  听闻代南州已经稳步接手王永军的事业,我心里也颇为欣喜。除了胖子和张坎文之外,代南州算是我仅有的朋友之一了,自然希望他往高处走。
  觥筹交错。一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多小时,众人才终于离席,王永军自己回去,王坤则是把我们送回了风水玄学店。
  回到店里,时间已是深夜,我便自顾睡了。第二日一早醒来,吃过早饭之后,谢成华和刘传德拿出风水玄学店的账本,给我汇报起了账目。
  当初设立这个风水玄学店,不过只是我临时起意,当时想的是随便卖些符箓,好支撑我修行之路,不过两年过去了,我真正呆在这里的时间屈指可数,符箓倒是大多在这里制作,但一应材料物资都交由谢刘二人采购,账目方面倒是真没太在意。
  估计他俩也是看我做甩手掌柜时间太久了,心里没谱,这才找我汇报账目。

  左右无事,我随手接过账目,开始翻看起来。
  不看不知道,仔细一看,我才发现,风水玄学店这两年的进项还真不少。
  这里主要售卖的那些符箓,在我眼里,都是些不入流的小东西,但在世俗之人眼中,却都珍贵得很,哪怕只是一张小小的黄符,在这里,也能卖出上万的价格。而且,随着这两年名气的不断提升,价格还一直往上涨。
  我虽在修炼之事上还算拿手,但对于打理生意这种事情,却不擅长,拿着账簿翻了半天,除了看明白每年赚的钱都接近八位数之外,其他也看不出什么头绪。
  不过单看这份收入,也知道谢成华和刘传德这两人,这些年颇为尽力,否则的话,店里也不会有如此多的进项。
  当初我让谢刘二人照看这里的时候。就告诉他们,店里收益有一半是他们二人的,从账目上看,他俩这些年赚的也不少,油水甚至比他们之前担任两地玄学分会会长时候还大。
  看完那些帐簿,我准备出门四处闲逛一番,最近这段时间。我先是进蚩尤墓,又是罗天大醮上连番比斗,精神一直紧绷,许久没有放松过了。在深圳这几天左右无事,我准备先放松放松,舒缓一下身心。
  不过我出门的时候,谢成华却又叫住了我,神色有些犹豫,似是有话想说。
  见此,我笑了笑,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谢成华见我如此直接,也不再扭捏,开口说道,“就是些关于符箓的事情。之前,您离开之时,不是留了些金光符吗?那东西的行情倒是不错,您没离开多久,便销售一空。”

  “之后还有不少客人上门求取,我们都告之客人已经售空。但有好些人坚持要买,甚至留下了联系电话和不菲的定金,告诉我们说,不管什么时候有了存货,都要尽快联系他们,即便花再大的价钱也在所不惜……”
  “东家,说起来。补充货物之类的事情,本是我和老刘分内之事,毕竟您已经将店里的事情全权交由我们二人打理,但那金光符实在神异,我和老刘曾经多次制作,但都没有成功,所以……”
  谢成华说到最后又犹豫了起来,而一旁的刘玄德也是一副难为情的模样,不过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他们不说,我也知道是什么事情。
  无外乎就是金光符销售一空,他们见市场前景良好,想多制作一些,为店里盈利,但那金光符实在神异,即便他们二人多次尝试,也都没有成功,这才打算趁着我在的这段时间,多做一些出来。
  毕竟两人也拿店里的分红,有钱不赚也不是个事儿。
  想明白这些,我倒是笑了起来。

  这俩人之前还是两地玄学分会的会长。经营了两年风水玄学店,现在已经成了实打实的商人,一门心思都扑到了经营店铺上。
  原本我收他两人在身边,是想做个助手的。但这两年我修为进展太快,以他们的修为,也不大能帮得上忙,安心在这里做两个小商人,倒也合适。
  于是我便点了点头,对他们二人道,“这倒不是什么问题,这次回来,我的时间还算充足,抽空再多做几张便是。”
  与陆振阳河北之约尚还有大半月,这段时间我也没有别的事,留在风水玄学店里,一边修行,一边安心做做我的店老板,倒也不错。
  见我应下此事,谢成华和刘传德二人面有喜色,不过并未就此离开,反倒是说起另一个话题来。
  这次是刘传德开口对我道。“东家,还有一件事情我想您说一下……就是上次龙虎山派人过来的时候,我和老谢看着龙虎山那些天师,心里都有些发慌,想跟您联系一下,但电话打了好几通,一直都联系不上您,我想问一下,您是不是还有其他备用的联系方式……”
  他话说的委婉,但我却听明白了,他是担心我在外惹祸太多,给他们带来什么灾祸。
  这俩人本就贪生怕死,之前在风水玄学店里,一直风平浪静,倒也没什么。但自从上次陆振阳和龙虎山先后过来滋事,他俩估计是怕了。
  日期:2017-12-0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